第四十一章 不约而同

小说: 海贼之随身空间 作者: 死亡记 更新时间:2020-09-05 06:56:24 字数:2603 阅读进度:41/51

“布噜布噜布噜,布噜布噜布噜。”

打开抽屉,一只手掌大小,白色卷发的电话虫躁动不安,发出轻微的响声。

鲍勃皱眉。

这个时候电话虫怎么会有异动?

他和格里芬一般都在约好的时间段内联系,为的就是防止场合不对,被人发现。

好在鲍勃现在是革命军基地长,办公室除了他之外没有别人。

关上房门,拿起电话虫上的对讲机。

“喂。”

“鲍勃,方便么?”

“嗯,怎么突然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我需要你帮我找个人。”

“找谁?”

格里芬将大金牙船长的一系列信息简单描述了一下。

“找到了第一时间告诉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鲍勃嗤笑一声,“你这算是在命令我么?”

他很不满格里芬的语气,作为基地长,在维尔市,只有他使唤人,哪有别人使唤他的份儿。

白色卷发的电话虫面色倏地一变,阴冷森然。

“这个人事关我们的身份,你要明白,背叛皮耶鲁国革命家的事情要是暴露了,等待你的将是什么下场。”

“什么?暴露?这个人到底做了什么?”

鲍勃一下子便得意不起来了,头冒冷汗,联想到军长的铁血手段,心中大急。

“做了什么你不用管,给我尽快找到他,如果实在找不到,为了防止变数,我们得提前行动了。”

鲍勃有些犹豫,“提前行动会不会太危险了?”

“大可放心,最终决战快到了,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维尔市的。”

“好吧。”鲍勃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平复了心情,嘴里嘟囔道,“有个事我得说一下,下次别再在非约定的时间打过来了,不然…”

话还没说完,白色卷发电话虫就睡着了,萎靡不振。

挂了?

鲍勃暴躁地锤了下桌子,瞧不起人么?

卧底就算完不成任务也可以全身而退,而自己的根基可是在维尔市,失败的下场将是万劫不复。

看到电话虫奄奄一息的样子,鲍勃心里有些肉疼,不过他可不敢让格里芬的电话虫死亡,从怀里掏出一颗能晶,和电话虫一起放进抽屉。

能量贫瘠,电话虫每次通话后,都需要能晶补充体力。

鲍勃的背叛,第一是为了基地长的位置,因为只有基地长才拥有对本基地能晶的自主分配权;第二就是不看好没有能晶矿脉为后盾的皮耶鲁国,他见过格里芬的手段,知道对方远远不止于少校这么简单。

鲍勃沉思了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心腹奥利弗的电话。

“奥利弗,交给你一个任务,……”

另一边,海军基地。

格里芬动作迅速,熟练地将电话虫放入一个露出小孔、类似闹钟的盒子里,再将盒子塞到枕头内部。

枕头内部充满了蓬松的羽毛,能够有效地阻隔声音。

那是格里芬在安博利国专门培育出的电话虫,是总机,另外还有分机一号、二号,为了更好地传递消息,分别暂时借给了鲍勃、哈金斯两人。

电话虫是以生物电波作为传导介质的,每个个体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电波,和培养的人息息相关,这就导致了电话虫和主人很像。

两个电话虫之间只要知道双方的生物电波即可通信,所以鲍勃、哈金斯是可以通过分机打给他的。

格里芬一收到哈金斯关于大金牙船长失踪的汇报,就意识到计划可能出现了披露。

协助“夜枭”,是格里芬接收到上级的命令后,吩咐哈金斯做的。

至于哈金斯用了什么方法,格里芬并没有关注,更没有直接和“夜枭”联系。

上级明确表示过,安博利国和“夜枭”所在的组织是合作关系,可以顺手帮助,但绝不能暴露自己。

谁曾想,哈金斯那边出了篓子,和他合作过的大金牙船长失踪了!失踪了整整一天!足够引起警觉了。

更让格里芬在意的是,哈金斯提到一点,“夜枭”那天办的事情刚好和李斯特相关,而李斯特又刚好和弗里曼打得火热。

所以,若是李斯特顺着“夜枭”这条线查到哈金斯,很大概率会查到自己。

格里芬神色阴晴不定,但他性子沉稳,没有轻举妄动,准备先让鲍勃那边发动革命军的力量调查看看。

毕竟,大金牙船长失踪并不一定和李斯特相关,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格里芬,下班了,出来喝酒啊!”

门外传来路易的粗犷的声音,砰砰砰地敲击着大门。

格里芬中断了思绪,揉了揉面部,挂上他招牌式的温和笑容。

“来了,来了。”

房门打开,路易一手拿住酒瓶,一手搂住格里芬的肩膀。

“好不容易空闲下来,躲在屋里干啥呢?”

“收拾东西,这阵子不是忙完了嘛,我要回自己的房子住了。”格里芬苦着脸说道,“住在基地里的滋味是真的不好受。”

“哈哈,哪有?住在海军基地多舒服,白天可以和士兵们练练,晚上还可以和他们开宴会。”

路易是个战斗狂人、单身汉,在他看来,海军基地就是他的家。

路易喝了一口酒,打了个酒嗝,说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呐,你要回家,基地长明天也要回家,说是好久没和他老婆一起运动了。格里芬,你说,为啥基地长不和我们一起运动啊?我们明明也能运动啊,不懂。”

格里芬嘴角抽搐了几下,无言以对,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有数么?

真是巧啊,弗里曼也要走。

格里芬说要回家其实是想找个理由离开基地。

除了拜托革命军那边调查,他自己也要看看大金牙失踪的事情到底是否跟李斯特有关。

如果是,找机会干掉。

不过,格里芬曾远远地看到过校场上李斯特和路易的战斗,对方实力不弱。

他做了最坏的打算,没有把握拿下李斯特的话,只能去杀了哈金斯,拿回电话虫,借以拖延暴露的时间。

至于以后,议会层面再扶持一个好了。

只要将海军、革命军牢牢控制在安博利国手中,格里芬就能以a等评价完成任务,获得上级承诺的东西。

宴会,篝火,格里芬接过酒瓶,对瓶吹,借着酒精,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之色,明天,就等明天。

“喝啊,给我喝,哈哈。”火光映着着士兵醉醺醺的面孔,热闹非凡。

遥远的城市某处,平安到家有限公司。

哈金斯是下一任市长的有力竞争人选,李斯特为了稳妥,今天一直在翻看6月5号晚上的搜查档案,作进一步确认。

终究还是找到了哈金斯的名字,那天晚上曾有人见过对方从郊外回来。

嫌疑越来越大了呢,真是人不可貌相。

李斯特还记得当初在皮亚加市的时候,和哈金斯相谈甚欢,甚至一度对他很是欣赏。

走出公司,黑色正浓,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

明天再说吧,底牌现在没有带着身上,而且李斯特有些困了。

他打了个哈欠,踱步回去。

哈金斯,希望你乖乖配合,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