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新的消息

小说: 海贼之随身空间 作者: 死亡记 更新时间:2020-09-05 06:56:29 字数:2685 阅读进度:45/51

电话虫没有接通。

场面陷入沉默。

“我再试一下。”

格里芬面露尴尬之色,再度拨号,这次通了,只不过电话那边寂静无声。

在李斯特的注视下,格里芬只好主动开口。

“长官,我有事情需要汇报。”

“说。”

“夜枭又来找我了。”

“嗯?”

“长官,您还记得6月初命令我协助一个名为夜枭的人么?最近,有一个自称为夜枭的人来维尔市找到我,希望寻求安博利国的帮助,我应该怎么做,请指示。”

“那是假的。”

“哈?”

“真的夜枭此时就在我身边,跟着我在安格鲁大陆做事。”

“…”

电话被挂断了,安格鲁大陆一间屋子内,一个地中海男子心里有些莫名其妙,摇了摇头,继续撸铁。

地中海男子不是很关心格里芬的生死,他的主要任务是安排所有潜藏在皮耶鲁国的卧底配合完成6月10日的偷袭作战。

之后,离不离开就是这些卧底自己的事了,地中海男子不用继续负责。

卧底中部分人,就比如说格里芬,为了获得a级评价,甘愿留在敌方腹地,尝试完成控制地级市的任务。

话说另一头。

格里芬已经被制服在地。

“你以为你的小动作瞒的过我么?”

李斯特脚狠狠踩在格里芬的右手胳膊上,蹂躏着。

“啊!”

格里芬吃痛,手中的能晶无法握住,掉落在地,轱辘几下滚到脚边。

可恶。

他双眼噙泪,很不甘心,明明就差一点,只要再拖延一会儿,就能反击了。

像格里芬这样身体锻炼极深的人,可以加快吸收能晶的速度,只是吸收快的时候会导致部分能量逸出。

李斯特就是感受到了逸出的能量,才猜到格里芬在偷偷地利用能晶恢复体力。

既然猜到了,怎能让对方如愿?

所以,李斯特在听到想要的答案后,立刻就将最后一发十倍增幅药剂注入身体。

尽管连续服用药剂,会给身体带来极大的负担,但如果不这样做,在场的人还有谁能打得过格里芬呢?说不定连同妮蒂亚在内,他们最后都得死。

好在李斯特小时候曾进入“超频”状态,感受过更大的疼痛。

这次第二次注射药剂,身体负荷虽强,但终究还是坚持下来,只是效果比之前要弱上许多,不过,足够了。

霸气催生,缠绕双腿,李斯特不再犹豫,攻击,几个回合就将格里芬打倒在地,后者毫无还手之力。

“咔嚓,咔嚓,咔嚓。”

格里芬四肢关节全都被狠狠踩碎。

李斯特奉行的就是对自己狠,对敌人更狠,格里芬已经因承受不住疼痛而昏迷过去。

“妮蒂亚,过来。”

李斯特大声喊道,声音在空荡荡厂房回响。

身体撑不住了。

他眼睛有点花,脚步踉跄,摇摇晃晃。

就在快要倒地的时候,手臂突然被架住。

妮蒂亚瘦小的身躯撑住了李斯特,白色的裙子沾满灰尘,看上去极为狼狈。

她体术不强,从制高点跳下来的时候,作为缓冲,落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妮蒂亚关切地问道。

“少爷,怎么样?身体还好么?”

黑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真是太可爱了,李斯特实在没忍住,手掌摸了摸妮蒂亚的头。

“没事。”

被搀扶着,好受多了。

李斯特看了看地上的敌人,确认无误,ko。

可惜,电话虫在格里芬身下,被压死了,无法再和他上级通信。

安博利国的卧底是么?

李斯特掏出手机,拨通了弗里曼的电话。

“喂。”

“干什么?”

电话那边的弗里曼喘着粗气,呼哧呼哧,没好气的应道。

“?”

李斯特看了看外面,夕阳还倔强地挂在天边。

“兴致这么好么?这么早就开始做运动了么、?”

“…”弗里曼满头黑线,他也是老司机了,当然听的懂李斯特话里的意思。

“臭小子,请立刻停止你那危险的想法,我只是在做晚饭。”

厨房里,弗里曼正围着碎花围裙,与食材做斗争。

“哦,这样啊。”李斯特一脸狐疑。

“有事快说,老子还忙着呢。”

李斯特正色,“那个,格里芬才是安博利国安插在维尔市的海军卧底,已经被我制服了,赶紧来我这里把人领走。”

“什么?”

弗里曼大惊,手上的刀用力过猛,直接将案板拦腰截断。

“千真万确?”

“嗯。”

“你在哪里,我赶紧过去。”

“xx街xx道xx号,一个废弃的造船厂。”李斯特说出地点,接着问道,“对了,上次拍卖会的灵药,你那边还有剩余么?”

“还剩一点。”

“为了打败格里芬,我受伤了,灵药带过来给我用用。”李斯特咳嗽两声,嘴角流出鲜血,解释道。

“格里芬确实很强,你伤势还没恢复,真不一定打的过。算下来,你可是欠我人情了,我可是帮你们揪出了海军的卧底。”

“…好,我尽快。”

弗里曼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也不是小气(缺钱)的人,当即去储藏室翻出了还剩下半颗的金胎梨,驱车前往。

大约半刻钟,就来到了李斯特所说的厂房。

里面一片狼藉。

好在厂房早已被废弃,不然李斯特说不定会受到类似毁坏公共财物的刑事指控。

弗里曼将金胎梨抛给李斯特,后者将其几口吃完。

李斯特身体暖洋洋的,依靠在妮蒂亚身上,伤势在逐步恢复。

这是他第一次生吃灵药,以前他都是喝母亲先榨汁,再用酒酒恶魔果实配好的灵酒。

生吃效果其实挺一般的,还算凑合。

弗里曼走到地上的格里芬前面,面色凝重。

旁边被压死的电话虫,白色短发模样,已经证明了它是格里芬的所有物,而要知道,皮耶鲁国可没这玩意。

我被耍了?卧底真的不是老四?那老四去哪里了?

弗里曼心中越想越气愤。

土拨鼠吼叫jpg

他提起格里芬的衣领,上去就是两个大耳朵光子。

然后。

格里芬就被抽死了。

“…”弗里曼脑壳嗡嗡嗡。

就这么被自己给抽死了?他还有好多问题要问呢。

大老远地跑过来就为了带回去一具尸体?

又想抽烟了。

弗里曼掏出雪茄点了起来,怀疑人生jpg。

此时李斯特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示意妮蒂亚不用再搀扶,踱步向前走去,看到地上的格里芬已经死亡,微微有些惊讶,不由问道。

“弗里曼,你审完了?这么快。”

“呃…结束了,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处理。”弗里曼总感觉李斯特在嘲讽自己,一心只想赶对方走。

“好。”

李斯特不多废话,转身就走。

天色渐晚,又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了,况且,灵药只能恢复伤势,肚子还饿着呢。

李斯特走出厂房,乘坐妮蒂亚开来的车回去,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忘记说了。

一拍脑袋。

对哦,忘记跟弗里曼提到,维尔市还有一个叛徒,哈金斯。

不过,反正已经死了,忘了说就不说了吧。

李斯特躺在后座,休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