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爱 001恶劣的男人

小说: 军宠一大牌千金 作者: 火淼 更新时间:2015-02-09 04:57:56 字数:3617 阅读进度:1/58

看了看手表。

凌晨两点四十分。

外面奠下的雨不算小,卓婉刚参加完一个晚宴,在这边已经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可是,要来接她的齐叶却一直都没出现。

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即便是堵车堵到现在,也该到了吧?更何况帝豪山庄离这里并不算很远呐。

连把伞都没有的她,又穿着一件拖拖拉拉的礼服,这么出去,不狼狈死才怪。

早知道她刚刚就不拒绝那几个要送她回去的男人了,现在这么在这儿该死的活受罪。

手机也没电了,并且她还坑爹的没有箭齐叶的手机号。

望天,何其残忍。

跺了跺脚,又抬头看了看显然没有变小迹象的雨势,卓婉下定决心,将裙子往上一捞,提起就向路边跑去。

先打车回家睡觉再说,至于齐叶那的帐,胳再算!

可是,半夜三点,又加上下雨的原因,哪里会有几辆的士?即便真有,车里面也载着人。

气死了。

卓婉从小到大从来就没这么怨念过,此刻她是真的想蹲在地上画圈圈,诅咒一下那个没良心的,就将她一个柔弱的小女子抛弃在这鸟不拉屎荒无人烟的破地方。

虽说用鸟不拉屎来形容这里有点牵强了,可是,现在的卓婉是真想把所有的坏词语用在这个地方,谁让她连一辆的士都打不上的?

“以后这样的地方,姑娘我再怎么请都不来了!”双手叉腰,卓婉转过头去对着后面的国际大酒店吼了一声。

刚转过头,还没来得及反应。

哗……

连躲都来不及躲掉,本来就被淋了个半湿的卓婉,这下是真的变成了传说中的“湿人”了。

且不说别的,单就从地上溅到身上的水,绝对不可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那一点点混合着泥的水,就这么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滴到了地上。

原本洁白的礼服,在这个时候,也变成了灰灰的,脏兮兮的颜色。

靠!

那个嘴儿的!

大晚上的要去奔丧还是怎么滴!

卓婉抬起头,盯着车逝去的方向,狠狠的眯了眯眼!咬牙切齿,不过如此。

“娘的!姑娘我管你是富二代还寿二代,明天就找人把你给拾掇了!”

卓婉可是个过目不忘的人,而且,眼力超级好。别说刚刚那辆车开出去的还不是特别的远,就是哪怕它再开远一点,卓婉照样能看清他的车牌号。

还没再想究竟要怎么拾掇他,只见,原本已经开远的车,又朝着卓婉的方向倒退了回来。

这事儿有点玄幻,难不成在这漆黑的夜晚里,那开车的人还真看见她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黑乎乎粘湿湿的,再想想一下黑夜里站在雨中,怎么都容易联想到女鬼这个词。

别说,卓婉还真的挺胆儿小的,别的她自己敢说天下无敌什么都不怕,可是偏偏对着鬼神之说,是怕的不行。

内人是不是看溅了她一身水继而良心发现的想要载她回去了吧?

等到那辆车再次倒退到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后,卓婉才看清楚那辆车,继而吞了吞口水。

刚才看车牌号的时候她怎么大脑短路没有反应过来?怪不得这么猖狂,原来,是军车。

拉风的悍马勇士,配以那彰显着身份的车牌号,身为在一个合格的地下工作宅自然是很清楚这辆悍马勇士再加上那车牌号的主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也忒猖狂霸道了吧?今儿刚好碰到姑娘她心情不怎么美丽,这下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太子爷,要真想找事儿,她也不怕他!

卓婉从来不觉得自己怵过什么人什么事儿,自然,她也算的上京城一小霸王。

拉风彪悍的勇士,就在她跟前儿停了下来。车窗缓缓的摇下,卓婉看到了一张冷硬的面孔。

说实话,这张脸很熟悉,但凡是在军政界混的,应该基本上都见过。卓婉很词穷,只能用帅的无法无天来形容,只不过,对方却是一面瘫。

只不过,俩人压根儿不认识。

“怎么着,来道歉的?”卓婉上下扫了一下车内的男人,说话的口气,跟身上穿的那身淑女似的晚礼服,怎么都不搭,“道歉就不用了,说说怎么赔偿吧?”

车上的男人听她说这话,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卓婉知道,这男人指不定在骂她脑残呢,据以往经验,一般情况下,外表冷硬的男人,实则都是闷骚。

“卓婉?”穆斯尘开口报出了卓婉的名字,声线平稳,毫无起伏。

穆斯尘实际上是真被卓婉给冤枉了,他压根儿就没将卓婉刚刚脑残似的话听到脑袋里去,怎么可能还想些乱七八糟的。

卓婉愣了愣,没想到这太子爷居然还认识她。

可是不管她怎么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他俩到底是什么时候有过交集的。

“你怎么认识我?我记得我跟你没见过面啊?”卓婉伸手抹了自己的脸一把。

索性她不是喜欢画浓妆的人,以至于现在被水浇了个透,也不至于落得特别狼狈的下场。

“上车!”没有回答卓婉的问题,穆斯尘也懒得再跟她废话,两个字说明了一切。

上车?

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卓婉的脑袋里面已经转了一百八十个弯儿了。

要说现在看见这么拉风的军车主人盛情的,谁还想在底下淋雨的话,谁就是傻子!

几乎就算是没什么考虑,卓婉拉开车门就想坐上去。

不过,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感到了一双冰冷的视线向她射了过来。

别瞎想,卓婉绝对不会自恋的认为这位太子爷是对她有兴趣,更加不会认为那是爱恋的目光。她现在的囧样儿她自己心里清楚着呢。

被嫌弃过后,卓婉只能乖乖的将副驾驶的门关上,打开后面的门坐了进去。

撇了撇嘴,卓婉从前面镜子里扫了一眼准备开车的男人,还是没能忍住自己那点好奇心,“喂,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专程来接我的?”

很显然,穆斯尘并没有要回答她问题的意思。更甚宅看都没正眼瞧过卓婉一眼。

别说太子爷的性子就是冷冷冰冰的,今儿这么晚了被自己的亲妹妹指示出来接一个女人,他就更加的不爽了。

偏偏他打小就最疼那丫头,即便再怎么不想来,还是抵不过她的撒娇。

穆斯尘,单单这一个名字,说出来都能让京城颤一颤。

赤狼特战旅最高指挥军官,也就是大校级别的存在。

而他的头衔,并不能代表什么,而是他穆斯尘头顶上顶着的是赤狼特战旅的最高荣耀。他手底下的兵,没有绝对的军事素质,都不敢说自己是赤狼军团的一员。

当然,身为最高指挥官,能力,自然是不必说。

不论他的背景有多强悍,单单能让军事素质超强的一个特战旅佩服的心服口服的人,那就是绝对的王者。

这位太子爷,在京城自然是没有人敢惹的。

甚至绝大多数人一瞧这位爷的冷脸,就自动禁言,恨不得自己变成哑巴。

这就属于一种独有的破例,不怒而威,不过如此。

只不过,面前的人是卓婉,要说天不怕地不怕有点牵强,总之让她怕的人怕的事情,现在想想还真没有。

“穆斯尘,你不是哑巴吧?喂喂喂,你好歹也回答一声成不成?”卓婉不怕死的继续追问,好奇宝宝的鞋,被她此刻表现的淋漓尽致,“我一直听我家老头子说你很有本事,我也一直都挺佩服英雄的,要不咱俩做个朋友……啊……”

最后的尾音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只见车子嗖的一下加快的马力,本来就站着半趴在座椅上的卓婉直接向后倒去。

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后椅座上。

脑袋被撞的嗡嗡直疼,这一下被摔得也有点心肝儿肺直晃荡。

“妈的!有病呐!”卓婉忍不住咒骂一句,再好脾气的她这个时候也人不住火冒三丈了。

太子爷了不起,战神了不起,开一辆破悍马了不起啊?

除了在银幕上和记者狗仔队面前保持温文尔雅的模样,把淑女俩字儿倒过来写形容卓婉都显得牵强。

什么人呐!

不回答就算了呗,她还觉得浪费口水呢!

“再烦人就滚下去!”穆斯尘这个时候也有点恼了,都说女人是一种麻烦的生物,这个时候还真吵得他有点头疼。

妈哎,滚?

小犊子的溅了她一身水,本以为这人良心发现的,现在居然又叫她滚?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尽管卓婉是一个脸皮厚到爆的,但是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嫌弃,而且还是被一个男人嫌弃,这恐怕真的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真是出门踩狗屎,遇上恶劣男!

她要再死皮赖脸的在这辆车上坐下去,恐怕她自己都不同意!

“停车!”对着座椅踢了两下,卓婉尽量想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可是,前面的男人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只当是小孩子在无理取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混蛋,我叫你停车!”卓婉这下是真生气了。

本来想跟人好好的说话,到头来别人还不领情!

穆斯尘皱了皱眉,最后还是依言停下了车。

开门,狠狠的摔上门,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顺手拦了一辆的士,卓婉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悍马勇士,“世纪豪庭!”

------题外话------

亲们,新文求收藏啦,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