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爱 002 苦逼的心情

小说: 军宠一大牌千金 作者: 火淼 更新时间:2015-02-09 04:57:56 字数:2269 阅读进度:2/58

回到世纪豪庭,卓婉几乎是用砸的,狠狠的将门给摔上,震得整栋别墅都跟着颤了一颤。

而当那震天动地的响声出现了之后,卓婉才猛然之间惊醒。

现在可是凌晨三点多,家里人可都睡下了,她这是抽风了还是抽风了?

暗暗的吐了吐舌头,卓婉抓了抓头发,准备猫腰上楼去休息,可是,在如此寂静的黑夜里,刚刚的响声太过于惊天动地,想不让人惊醒都难。

客厅里的灯亮了,几乎所有人都起来了。

“哎呦,我的,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管家张妈一看是卓婉,拢了拢身上披的衣服,就走了过来,“这,这是怎么了?身上怎么这么脏?”

“婉儿,你这是出什么事儿了?”楼上传来一个低沉的浑厚嗓音,中气十足,显然是卓婉的父亲。

再一看客厅里出现的众人,卓婉显得很是尴尬。

“嘿……嘿嘿……我,没事啊!”要命了,摸摸后脑勺,卓婉傻笑了两声,那一身乞丐似的造型,真的很像是一个傻妞,“不好意思哈,吵醒你们睡觉了……”

抱歉是真心的,尴尬是必须的。

“你还没说你怎么搞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卓老爷可没放过继续刚刚的问题,他可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宝贝闺女这么狼狈,“你今天不是参加什么晚宴去了么?”

嘿!

别提晚宴,一提晚宴,卓婉这心里的小火苗,就蹭蹭的往外冒。

“老爹,你可别给我提什么晚宴了!”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身上脏兮兮的模样,然后又感受到自己浑身上下包括头发的黏腻腻,甭提多郁闷了,“什么狗屁晚宴,无非就是虚情假意一套罢了,然后再看看官商如何勾结,就连像你女儿这样的大明星也整天有人巴结呢!”

“可是,你今天这样子,跟参加晚宴有关系?”卓清明看着自己女儿那一副模样,好心情的笑了笑。

“那必须有关系!在里面虚情假意了半天,我笑得脸都快抽筋儿了!累了个半死出来以后等了小叶子那两个小时,结果没等来她,倒是被一疯狗给搞成了这个样子!”不气,那都是骗人的。

要命!仔细想想,她今天还真是悲础

“疯狗?”这句话卓老爷就不明白了,这又跟疯狗扯上什么关系了?

再看了看她老爹,卓婉实在是不想继续谈论今天的悲惨遭遇了。

“老爸,刚刚把你们都吵醒了,不好意思哈。”嘟嘟哝哝的说出一句道歉的话,卓婉不好意思到了极点,“我心情有点不好,我先上楼收拾睡觉了。”

看着卓婉被关上的门,卓清明有些纳闷了。

转头看着张妈,道出了心中的疑问,“张妈,你有没有觉得,婉儿今天有些不大对劲儿?”

“当然看出来了。”张妈笑了笑,“老爷是不是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

扬了扬眉,卓清明突然豁然开朗,好心情的大笑两声,转身也向楼上走去。

懂得生气就好,是个好现象呐!

洗完澡以后出来,卓婉想拿手机冲上电给齐叶打个电话的,可是,思绪一回转,她却悲催的发现,貌似,在她下那条疯狗车的时候,忘了拿包包!

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卓婉实在是哀叹自己的悲催一天。

从抽屉里翻出一本电话本,找到齐叶的手机号,卓婉觉得,即便那爽约不来接她,她也很有必要在半夜三更不让她睡好觉!

嘟嘟嘟的几声响后,电话那头的人,才不情不愿的接了电话。

“喂……”

“齐小叶!你今儿晚上要是不把话跟姑娘我说明白喽,今儿甭想睡安稳觉!”卓婉半点儿没念在齐叶还在睡梦中,张口就是一顿爆吼的质问。

她的怨气可重着呢,留情面儿,那都是扯淡的说法儿。

齐叶立马就被吼精神了,耳朵自然也被震得嗡嗡直响。可是无奈,那法子确实又是自己想出来的,现在被电话那头的卓婉一顿吼,她也只能受着。

“我可爱的女神大人……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呗!”齐叶立马坐起来,换上了一种狗腿的语气,谄媚的不行,“念在小的往日忠心耿耿,一心……”

“得得得,你甭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卓婉直接打断了齐叶的话,没心情听她在那儿得瑟,“就跟姑娘我说你今儿让我受了俩小时多的寒风,淋了半个多小时雨的原因是什么吧?”

“啊?”一听卓婉那话,齐叶的嘴张的都能塞下一只大鸭蛋了,“我说卓婉,你脑袋没抽吧?你是吃错药了?吹两小时的风,淋半个多小时的雨?”

天!

怪玄幻的,卓大要钱有钱的,总不至于连酒店的人都不收留她吧?

自己出去吹风淋雨的,难不成还有人逼她不成?除非就是她自己脑袋遭门挤了。

“甭扯淡!”她那还不是以为她马上就能到,谁知道就在外面儿一等就等了那么久,“你的解释呢?”

“咦?难不成那帅哥没去接你?不应该啊。”齐叶突然疑惑的小声嘟哝道,“不过我也是太困了嘛,昨天早晨起得怪早的,又忙活了一大天,今儿也是实在睁不开眼了,才,才找人代我去接你的……”

心虚……

特别心虚的结果就是,说话都没有什么底气。

穆斯尘那的性子,她是忒了解了。

按卓婉刚刚的说法来推断,那铁定是迟到了将近三个小时。

咳咳,这事儿怨她,她确实感到挺抱歉的。

“那人是你找来的?”卓婉的口气一下子就上升了一个八度。

“是啊。”一听卓婉那‘兴奋’的口气,齐叶一下子也来了劲儿,“怎么样,帅吧?酷吧?”

可是,齐叶显然是理解错误。

哪里是兴奋,那分明是气贰

“帅?酷?扯淡呢?”卓婉的眼睛眯了眯,很是咬牙切齿,“我说你都从哪儿认识的这变态啊?开车溅了我一身脏泥不说,居然还就行迹恶劣到把我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女子丢在了大马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