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爱 052 守了一天一宿

小说: 军宠一大牌千金 作者: 火淼 更新时间:2015-02-09 04:58:01 字数:2219 阅读进度:52/58

之后的调查,结果并不怎么乐观。

那条路上沿途的摄像头,已经被人用某种手段弄烂,想要看到那条路上发生的具体情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点其实穆斯尘和萧晨俊都心知肚明。

一个有点手段的人,怎么可能任由别人抓到自己的把柄。如果连这最简单的事情都不能做到的话,那么又怎么配跟穆斯尘作对?

不顾劝阻,拖着一身的伤,穆斯尘就这样在卓婉的病床前面守着,等着她醒过来,自己则一晚上都没合眼。

到了第二天中午,卓婉还是没醒过来。

萧晨俊劝他去吃个饭,然后睡个觉,他在这儿守着,要是卓婉醒了,他再去叫他。可是穆斯尘不听,执意要守在病床前。

知道穆斯尘在对待感情方面执着的要命,自己不管怎么说都是没用的,所以,萧晨俊最后也不再浪费唇舌。

只心里说假如卓婉今天晚上还不醒,他就是把穆斯尘打晕,也得让他躺倒去睡觉。

索性卓婉没有特别蛋睡。

临到天黑时,这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

先是手指动了动,正握着卓婉手的男人,心里一惊,一脸憔悴外加欣喜掸起头看向正躺在病的女人。

只见卓婉再动了动手指,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其实,在睁开眼的一瞬间,卓婉的脑子有点蒙,显然还没有理顺清楚,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也没搞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

直到她想动一动,那浑身裹得跟个粽子似的身体上,传来的那种撕心裂肺帝痛后,她才猛然之间想起来,她是被人算计,然后掉到山沟沟里去了。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有没有疼?知不知道我是谁?”一脸几个问题,均说明了穆斯尘心里的担心。

“哪儿都疼……”一说出话来,才发现嗓子是火烧火燎的,也难受的要命。

不过,最让她疼的,不是自己身上这点儿伤,而是穆斯尘那辆悍马勇士,是不是从今儿起,就彻底报废了?

等到穆斯尘喂了卓婉一口水之后,她这才清了清嗓子,再次可怜巴巴的问了出来,“你那辆车,是不是玩儿完了?”

答所非问,原来她的脑袋跨越性的还想着他那辆车呢。

“为你牺牲了,算是死得其所。”穆斯尘回答的很寿方。

逗得卓婉一笑,可是身上的伤,也被扯得很疼。

“嘶,丫丫的,那么好的车,你可别让我赔,都是你,害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卓婉猛然惊醒,突然想起来自己受了很严重的伤,“喂,我没变残废吧?”

她可清楚的记得,她二啦吧唧的开车没有系安全带,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要不然,就凭悍马勇士的保护,她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副熊样儿。

总算知道问问自己的伤势了。

看到她这么生龙活虎的模样,穆斯尘一颗悬着的心,也总算能放下来了。

“残废了,这辈子别想动了。”穆斯尘想着怎么也得吓唬吓唬她。

哪想到,卓婉竟然当真了,原本还笑着的脸上,瞬间拉拢了下来。一双明媚的大眼中,瞬间盈满了泪水,盛满了不可思议。

“真的么?我,动不了了?”想哭又不哭出来的模样,看起来甚是惹人怜爱。

明明眼泪就在眼眶出,可卓婉偏偏就不让它流出来。

突然之间产生了变故,穆斯尘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祖宗说哭就哭了,一时间也有点恼怒刚刚自己嘴不听使唤。

“我骗你的,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只是折,多养一段时间就好了。”穆斯尘赶忙出言安慰。

只是,话不说不要紧,一说完,卓婉瞬间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本来忍住不落下的眼泪,瞬间像决了堤似的,哗哗的流了出来。

只殊流泪,不说话的模样,除了可怜,还有在控诉着刚刚穆斯尘的行为,简直是恶劣透了!

坏男人,可恶的男人!拿什么跟她开玩笑不好,非得拿她的健康开玩笑。

要真的是残废了,她倒还不如死了来的好。

身上帝一点儿都不可怕,三年的训练,她什么样的苦没吃过?想要练就成现在这个样子,就得付出比常人多好几倍的努力。

受伤,那就算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疼,对于疼痛,她几乎可以产生免疫力,不是没感觉,而是可以忍。

由最初想为找到付以然而走上这条路,到真正的喜欢上了跟他们一起出任务,救人,为人民服务,这个过程,就像是一次历练和一次蜕变。

要是真的让她抛弃这份热爱着的东西,她绝对会接受不了。

“我错了,真的错了,你先别哭行不行?”完全降低自己的身份,穆斯尘很是真心实意的跟卓婉道歉。

要说穆斯尘这样跟一个人说对不起,还如此低声下气,似乎卓婉是开天辟地头一个。

心,彻底乱了。

卓婉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偏过头,不想去看边儿上的男人。

“我不想看见你,每次跟你在一块儿,肯定都没什么好事儿。”绝对是赌气的说法,卓婉此刻的脑袋不听使唤,想什么,就直接说了出来。

“……”穆斯尘张了张嘴,却最终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唉,不想看见他,那他还是离开的好。医生说她现在不能受刺激,头上被磕破的那块儿伤是硬伤,难保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这也得在后期观察中慢慢发现,要是真的有淤血,那问题可就大了。

他那儿其实还有一堆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呢。闲了一天一夜了,他又一点东西,一口水都没喝,身子其实也难免有些吃不消。

刚刚已经跟齐叶打过电话了,想必这里应该也不需要他了。

看着穆斯尘消失在房门口的憔悴身影,卓婉的心头,突地划过一丝没来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