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伯爷

小说: 家谋 作者: 三叹 更新时间:2018-01-12 22:26:12 字数:2422 阅读进度:220/279

朱攸宁见再无人当面寻衅,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便吩咐可以各自散了。

众位掌柜告辞,朱攸宁也站起身来。随同而来的司墨立即下楼去预备马车,百灵和画眉则服侍她整理衣裙,扶她下楼。

方文敬看朱攸宁面上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心下不由得有些打鼓。

今天的见面会着实称不上愉快,先有夏宗平,后有王宣,二人对朱攸宁言语上都很不客气,朱攸宁涵养好不与他们争吵,却也未必不生气。

“东家,今天的事是我安排不当,竟出了这样的乱子。”方文敬低眉顺眼的跟在朱攸宁身后。

朱攸宁走在前头,声音温和的道:“无碍的,有问题解决问题便是了。依我看,今天大家将情绪都发泄出来反而是好事,总比什么心思都憋闷在心里来的好。”

“东家宽容。”方文敬笑着道。

朱攸宁也微笑,问道:“听说你的孙儿刚刚满月,我让人预备了一些薄礼送到府上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哎呦,这怎么使得。东家有心了。”方文敬想起长孙,不由得欢喜的笑了起来。

朱攸宁道:“有什么使不得的?这些年来多亏方大掌柜独当一面,我才能在学里安心读书,若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呢。我心里对方大掌柜一直是非常赞赏和感激的。”

“哪里的话。”方文敬笑道:“若不是东家信任我,肯提携我,我这会子说不定还经营个快倒闭的茶馆呢,整天过的浑浑噩噩,糊里糊涂度日。这些年做钱庄的生意,倒是让我长了许多见识,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不断学习这是好事。”

一行人到了后院门前,朱攸宁笑道:“我这就回去了。”

“是。”方文敬行礼,随即忽然想起来什么,上前一步低声道:“对了,东家,我前儿得了京都城的消息,燕伯爷似乎要大婚了,想必不日就会有帖子发来。”

朱攸宁闻言眨了眨眼,笑道:“居然要大婚了。可听说了是哪一家的千金?”

方文敬道:“具体是哪一家的不得而知,但应该是个官家千金。燕伯爷如今是圣上跟前的红人,得圣上的重视,娶个管家千金倒是门当户对。”

“看来过些日子,我恐怕要进京一趟了。”朱攸宁点点头,随即又玩味的笑了,“伯爷……”

想着燕绥的事,朱攸宁就不由得觉得兴味,与方文敬道别后就上了马车。

百灵和画眉上了车就低声道:“姑娘可要预备一份贺礼?”

“自然是要的。现在还没有接到帖子,等接到帖子了你们也随我一同进京城去。咱们也去见识见识京城的繁华。”

画眉和百灵跟在朱攸宁身边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尤其嘴巴严,有些秘密就连回家里与朱华廷和白氏他们都不会乱说。朱攸宁打算将来等他们大一些,好好的给他们说门亲事,等成了婚还依旧让她们回她身边来做管事娘子。

两人一听要去京城,都非常开心,笑容满面的应下,低声叽叽咕咕的讨论着京城会是什么样子。

朱攸宁则是微微侧身将车窗推了个缝隙往外看。

十月的风有些凉了,但迎面吹来夹着凉爽也让人赶到清新舒适。

就在马车左转弯拐进一条巷子时,朱攸宁忽然看到前方岔路口站着一个人。

朱攸宁挑了下眉,吩咐道:“速度慢一点。”

外头的司墨立即应:“是。”吩咐驭夫将马车减缓。

那人四十出头,身姿挺拔,容貌俊朗,一身蓝衣,见了朱攸宁的马车立即大步上前来,正是刚才与朱攸宁叫板的夏宗平。

“东家。”

夏宗平的表情有些别扭和尴尬,虽然还是有些骄傲,但也的确是强压下了身段,上前来客气的行了一礼。

“夏掌柜。”朱攸宁吩咐停车,撩起车帘探身出来:“夏掌柜怎么在此处?”

说话间,画眉和百灵已经跳下马车,帮朱攸宁摆好了垫脚的凳子。

朱攸宁扶着他们的手下了马车,走向夏宗平。

夏宗平有些尴尬,垂首后退了半步,再度行礼道:“东家。我是有事相求。”

“哦?”朱攸宁温和的笑着问:“夏掌柜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我能帮忙的一定帮。”

夏宗平此时的脸色已经涨红,可以看出他是个极少与人低头的人,此时却是硬着头皮道:“东家,方才是我一时冲动。其实我对钱庄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和感情,这些年来我也一心一意的为钱庄做事。就这么断了联系,心里着实不甘也不舍,请东家在给我一次机会。”

朱攸宁毫无意外的望着夏宗平,见这中年人连耳根和脖子都红透了,一想他与自己父亲年龄相当,也算是长辈了,便将想为难他的话咽了下去,心平气和的道:

“夏掌柜如此聪明,又如此有能力。怎么会给别人当枪使呢?”

夏宗平闻言一愣,随即苦笑着摇摇头道:“想不到东家已经知道了……其实也算不得当枪使,方才的那些话,其实也是我的真实想法。”

朱攸宁剪水双瞳中充满了笑意,脸颊上的小梨涡也因展颜而显露出来,精致的面容显得更加亲切讨喜了。

“我明白夏掌柜的想法,也理解夏掌柜的着急,不过我也的确是有法子解决钱庄面临的难题。那么我再问问,夏掌柜现在的想法呢?”

夏宗平这时倒是觉得朱攸宁没有那么讨厌了,至少这人当面就亮了手腕,并不似她的柔软的外表这样好欺负,是个绝对不好惹的人物。

夏宗平直言道:“东家说有法子解决,可是在我没看到之前,我也是不能相信的,因为这问题太难,我们这些经验丰富的老人研究了三年都没法子,全国的商人都深陷这个难题中也一样没办法解决。东家说有办法,得让我亲眼看到了我才能相信。”

朱攸宁理解的点点头:“那么夏掌柜依旧想让我给你一个机会?”

“是。”夏宗平笑容苦涩的道:“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更好的让我发挥才能的地方了。长安钱庄里有我的心血,我不想放弃。”

朱攸宁并未立即就回答夏宗平的话,而是静静的打量他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