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天生之灵

小说: 剑芒凌霄 作者: 悲伤月 更新时间:2019-03-14 22:24:16 字数:3142 阅读进度:510/515

“三千九百丈……再过百丈,便至四千丈了。”独臂擎山,于凛冽风中仰望,青年的瞳中似映着星光。

赤峰既是圣山,也是赤峰人评判勇气与实力的标志,登千丈者为强,三千丈为雄,若可临万丈,不世之圣王,依此言说,能登上千丈高度的往往是金身境中的佼佼者,能登三千丈则非灵华境莫属,至于万丈?莫说天行强者,就连山河境也难以企及,故为绝世英雄。

此言中肯,三千丈高之山,在绝大多数地域都可独冠千里,巅峰往往寒冷异常,又空气稀薄令人窒息,说不定还有妖兽栖息与其他危险,非得体魄强悍,擅内息自恰者得以攀登,能登者便不是金身境也是石魄境中的佼佼者,而赤峰又岂是寻常山峰可比,登赤峰千丈比登三千丈高峰更难,故有等三千丈灵华境一说,而如今凌青云以金身之境却临三千九百丈,可以说超越寻常灵华强者之上,足可引以为傲。

但凌青云并不以此为傲,在他看来这种成就正是理所当然,他斩过灵华魔修,击败赤帝陆九荒,斩东阴国大将,斗海怪海摩修,虽仍停留金身领域却已非寻常灵华境能够匹敌,若不能登到三千丈以上才该耻辱,何况登赤峰本就受运气制约,便是超出实力限度多登千丈也实属正常,保持平常心即可。

一步,两步,十丈,百丈……按捺住澎湃的心潮,凌青云很有耐心地向上攀登,直到一股更强的压力临身,他反释然长呼,明白自己踏上了比寻常灵华强者更高一级的四千丈领域。

“赤峰一千丈,万险一重天,先前遭遇的流星雨与赤花便颇为棘手,不知四千丈往上又会有什么难题?”面带些许焦黑的凌青云炯炯有神地向上眺望,但见火舞如风,其上景物自被笼在这片灼热之内看之不清,但可以肯定想要继续绝不会轻松,所将面对的困难必将超出想象。

如此念想,凌青云只是喘口气便继续登上,听着身边风声瑟瑟,心情却格外宁静:“想不到灼热的赤峰也能发出这种静谧之声,只是为何登上四千丈后分明仍有火焰缭绕,反觉凉意渐生?莫非这高处寒意已超出赤峰自身灼热,将其取而代之?”

“应当不会如此。”凌青云很快摇头否认了自己的看法,赤峰何其神异,通体赤红如接天之柱,熊熊烈火自古燃烧不绝,这种炽热已不是高处的寒意所能压制,会如此转变定有古怪,思索间心中却响起一道平静的声音:“夜幕降临,赤峰休憩也不足为奇。”

“已至夜了?”凌青云微愣,终反应过来自己已在这赤红圣山跋涉多少时间,想来倒也正常,四千丈相当于二十余里,虽然对金身强者来说日行千里不在话里,但这可是在危机四伏的赤峰向上攀登,登二十里胜行两万里,途中要停驻观摩与战斗,消耗时间甚多。

“不知不觉,竟已至此境界,我向上而登四千丈,横向却不知进发几千丈?赤峰非独为峰,雄伟甚似山脉,但在外看来却如天柱之状,莫非有扭曲空间之能?”

“昼夜为天地大事,赤峰受此影响或也不足为奇,但不可掉以轻心。”凌青云暗自思忖,又登上三十余丈,但觉火光夺目,凉意却悄然在侧,这种感觉好像三伏天喝凉水,一开始沁人心扉,时间久了却愈显诡异。

忽然间,飘荡在半空的一抹银线引起了凌青云的注意,若被极寒刺伤眼眸,下意识闭目剑已出鞘,纵横百丈五十弦断,而起声声鸣响如同奏乐。

“原来是你在捣鬼?”凌青云眸光骤耀,视线定格于趴伏山壁的一道狭小身影,这赫然是一只通体棕红与山壁同色的八爪蜘蛛,一根根飘荡在半空的银色蛛丝被它构筑成天罗地网,竟在这灼热赤峰给人带来宁静与清凉。

“嘶……嘶……”被凌青云喝问的蜘蛛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嘶声,并非自口发出,倒像是那硕大腹部鼓动发声,换做别人听到这声音定心烦意乱,直将这暗算自己的蜘蛛拔剑斩杀,可凌青云在狐疑地短暂倾听后却露出愕然之色:“你是说你一直栖居在此,见登山者辛苦为他们清凉解闷,并无恶意?”

“嘶……嘶……”得到理解显然令蜘蛛很激动,急促发声之余它的色彩也渐渐变化,由棕红岩石状化作半透明的淡蓝水晶,晶莹剔透如梦幻薄冰,这倒是贴合播散冰丝事迹的形象,它向凌青云接连诉苦自己心怀善意,愿助登山者一臂之力,更欲与来人结友,但人们从不领情,未曾察觉的就算了,察觉它的往往会大打出手,不惜将它置于死地,这令它极为郁闷,如今得凌青云理解不胜欣喜,愿结为知己。

听到这话凌青云默然,自幼生长在赤峰的冰蛛?怎么想都是奇种,若它所说为真,那它存活岁月恐怕久远得吓人,实力也非同寻常——要知道能登临此地的最次也有灵华战力,它曾被不少登山者狙击却好好地存活至今!由此分析这冰蛛真是愈发深不可测,可它偏偏不能说话,也不懂精神传念,只懂振动发音,若非自己钻研万灵元术还真无法听懂。

冰蛛之言是真是伪?凌青云相信为真,因为他感觉到了真诚,他冲对方微微一笑,具言自己愿为友,询问冰蛛历年如何度过,在赤峰又有何见闻。

“嘶……嘶……”冰蛛很兴奋,兴奋到八条腿一同手舞足蹈,自己却凭纤纤细丝吊在空中飘荡,它告诉凌青云自己也不知活了多久,只是经常沉睡,醒来时则在山上打个洞钻入,用蛛丝搭建小窝,有时候它会遇到一种特别的蓝色岩浆,这种岩浆性质奇寒,能瞬间熄灭毒火却是它的食物来源,每服用一次就足够它睡上很久。

它虽然生于赤峰,却厌恶赤峰的灼热,但性子怠惰,既然生在此地就懒得挪窝,索性一直在这高度栖居,见有登山者登山辛苦便造冰丝大网助其休憩,不论那登山者是人类还是妖兽灵兽,可惜这些登山者似乎都不愿听它多说,反倒不由分说地发起袭击,尤其是那只红羽毛的大鸟实在吓人,差点将它整个吞下,它忙钻入洞中才逃得性命。

至于赤峰之事?它实在不知更多,记性也很差,除红羽毛大鸟外记不清更多登山者。

凌青云闻言哑然,这冰蛛还真是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所谓红羽毛大鸟莫非与凤凰相关?若真如此对它的实力更需高估,还好对方人畜无害,不然只怕赤峰又将多出无数冻尸。

“天生实力强大却难以交流,身负奇寒却从不杀生,仅以冰浆为食,动辄穴居长眠,世间亦有如此生命!”不由感慨,后对冰蛛坦言:“人与妖兽皆有欲望,见造化机缘必争,登赤峰又如履薄冰,忧虑灾难奇险,得你冰丝庇护非但无法休憩,反会怀疑忧虑,又令你惹祸端,彼此皆损,不然避之,以免取祸。”

“嘶……嘶……”冰蛛似懂非懂,挂着冰丝的身体荡秋千般摇曳,但它提出质疑:若是避开所有登山者,它又该怎么交友?

凌青云沉默片刻:“这些年来,你可有友?”

冰蛛坦诚,在过去也有两名登山者与它相谈甚欢,一是僧人,一是山猫,可惜仅见一面未能再会,凌青云心下一叹,明白这僧人与山猫不同于冰蛛不朽,多半早就埋没于岁月之中。

“待人以善却不得善报,孤寂千载,虽永生何悦?”有感而发,不免对冰蛛生出同情,他看向冰蛛很认真开口:“何不外出一观,赤峰之外,天下很大。”

冰蛛没有回答,只是依旧摇曳,而后伏于壁,化红棕色不再出言,而冰丝渐散。

凌青云不明其意,等待半晌见冰蛛不答只得继续上登,只是心中仍有疑虑:“它为何不应,莫非又陷入了沉睡,还是说它有难言之隐,无法离开赤峰。”

“是矣,它是赤峰之异种,可在赤峰缔造清凉,若在外界岂不是席卷雪霜?纵然非它本意,对外界生灵却堪称灾害,它为天地所生,天地却讲它桎梏于此,与赤峰相生而栖。”答案在心中浮现,心中有无奈,但凌青云明白这或许才是最好的结果。

人有人的繁盛,兽有兽的自由,草木各安其境,天生奇种同样有自己的生活。

“轰!”一声绝响,闪电劈落,赤红如蟒。

“冲我而来,莫非犯天忌讳?”如此说着脸上却不见忌惮,一剑竖立,迎雷击散。

赤红在眼前溃散,很快就是下一道,再一道,似无穷无尽而来,凌青云神色平静,直将剑起信手破,平静神情下是心潮澎湃,仿佛勘破了什么,此路向前,挡者俱破!

赤雷终落毕,凌青云屹立原地,傲笑不屈,却有一阵烈风吹过,身心俱暖,而见剑光如波,飘散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