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三·颜料与空间 7

小说: 见闻天道 作者: 落英散华 更新时间:2019-12-03 00:26:02 字数:2057 阅读进度:353/355

三五三

“你可要看好了。”说完夏绯将羽箭没入了那支墨绿色的颜料球里面,和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完全没入,从头到尾都沾染了墨绿的颜料。然后夏绯也并没有将羽箭当做近战武器来使用,而是像标枪那样投掷了出去,在风术法的作用下平稳地飞了出去,直冲赫格勒,赫格勒见状立刻后退,既然刚才夏绯说出来了那种话,那么自己就不得不小心一点。

羽箭并没有击中赫格勒,而是插入了地面,当然这并不是赫格勒躲开的结果,因为夏绯本来的目标就是将羽箭插入地面,如果说赫格勒的后退,只能算是自己额外的收获吧。羽箭插入地面后墨绿色的眼里立刻在地面散开,就像是开启了一百倍速度一样,一根又一根的竹子拔地而起,瞬间形成了一片竹林。

“搞什么?”赫格勒还以为会是什么厉害的能力了,结果到头来还是和绘心绘意一样创造自然术法?

竹林里面传来了摇曳的沙沙声,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夏绯坐着一根竹子飞了出来,俯视着赫格勒,她的手上拿着刚刚萃取下来的新鲜的竹竿,周身环绕着五颜六色的颜料球。

看着夏绯一脸胜券在握的表情,赫格勒觉得有些不妙。

夏绯再一次将两根竹竿完全染成了红色,掷向了赫格勒,不过这一次赫格勒看穿了并不是朝着自己而来的竹竿,但是又不想就这么一直顺着夏绯的步调走,于是猛然利用术法将染上红色颜料的竹竿打碎,夏绯并没有去保护这两根竹竿,任由赫格勒将它们弄成两半,四段断竹纷纷落下插在了地面,赫格勒本以为没有事情了,却不是这个样子,插入地面的红色颜料再一次发生了弥漫,还没有等赫格勒反应过来,赤红色的岩层也是拔地而起,瞬间将赫格勒给包围了。

“这种程度……”赫格勒完全没有将岩层放在眼里,想要利用空间术法在岩层中打开一条通路,可是过后他才发觉这样做根本没有用,即使自己破坏掉了一部分岩层,但是还是会有新的岩层补充进来,这简直就像极了自己设置的空间迷宫一样。

要真是和自己的空间迷宫一样的性质,赫格勒觉得有些可怕,这个消逝的时空能够影响所有人时空术法的使用,赫格勒相信夏绯在这一点上没有说谎,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使用瞬间空间转移这种高技巧的空间术法,只能证明夏绯在空间术法的造诣已经超过了自己,自己没有能力胜过夏绯。

“我知道你在苦恼这个术法的问题。”夏绯拿着一个竹竿站在了赫格勒的对面,“一绘世界能够比绘心绘意更厉害的缘故,并不是因为这个术法有多厉害,有多么绚丽的攻击方式,而是因为它比其他颜料术法跟具有持久力的缘故。绘心绘意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一次性的术法,闪电风暴也好,冰晶万象也罢,透过绘心绘意出来的术法只能使用一次,过了这一次后身体完全可能会出现空挡;而一绘世界不同,这些颜料球里面放置的是永久性术法的颜料,除非我撤掉,它们会一直以自然事物的状态存在并持续下去。”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创造自然’。”

说到这里慕烟猫明白为什么夏绯会说这个术法很契合自己了,从刚才夏绯的使用方式来看完全适应近战攻击的术法,而且凭借随时创造的自然元素进行攻击或者防御,以满足自己多样化的攻击需求,只不过夏绯不使用的缘故也很明显,这个术法很不适合用来作为远距离攻击的手段,而夏绯真的很不擅长近战。

“能够创造出来这样子的术法,夏绯还真的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折尺慕烟现在对夏绯的评价。

“再次如说这样!”夏绯单手将竹竿快速地穿过了蓝色的颜料球。

“持续性又如何?如果这玩意不插在地面上的话。即使是再厉害的自然事物都没有办法使用出来!”赫格勒不愧是老手,两三招就看出来了一绘世界必须要以地面为载体才能发动,只要自己保证竹竿不没入地面,便没有任何危险。

“老师不愧是老师,但是……”夏绯抢在赫格勒的攻击前就将竹竿插入了自己脚下的地面,“你的干扰术法还没有我快!”

“大意了!”之前的攻击,夏绯一直是将竹竿掷出去的,因此让赫格勒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夏绯的攻击必须要将竹竿脱手入地才行,完全忽视了夏绯可以直接将竹竿插入脚边的地面上。

大量的水从地面涌出,直扑赫格勒,而赫格勒嗅了嗅鼻子,空气中弥漫着咸味。

“海水!?”

要真的是这样就很麻烦了,鉴于海水中盐分的浓度极高,想要利用冰封术将海水冰封起来是很费时费力的,只是单纯的防御的话根本应付不了无限制的自然攻击,所以赫格勒只能利用空间移动转移到了岩层上,虽然位置有些差错,但是很顺利地躲过了海水的侵蚀。

不过夏绯也预料到了赫格勒不会硬抗,早已经设置好了第二道攻击,起伏不定的海面突然涌出来了数道水卷,直接攻击了没有防备的赫格勒。

“风的导向作用?”赫格勒看着夏绯那里,“绘心绘意!?”

“绘心绘意·冰晶万象。”夏绯故意将水卷集中扑向了赫格勒的四肢关节地方,庞大的海水无法被冻结,但是细小的水卷还是可以的,夏绯利用这一点封锁了赫格勒的四个关节,让其无法使用出来任何术法。

最后夏绯将沾染了紫色颜料的竹竿插到赫格勒的旁边:“再见了,老师。”

天空一道落雷,直接贯穿了赫格勒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