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帮把手

小说: 娇笙 作者: 南墨离 更新时间:2018-03-13 11:07:06 字数:2296 阅读进度:562/578

次日早,被太子叮嘱过要重点关注的四方馆前,一派安静,并没有什么人企图闯进,或者在此寻衅滋事。【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太子听到暗卫送回的消息,勾起唇角,露出个有些嘲讽的笑容。

“看来孤这位皇兄,并没有孤想的那么蠢。”

诚然,要按太子一开始的想法,是觉得大皇子从萧良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立刻就会派人去四方馆闹事,更甚者,可能还会亲自出马。

这样更好,最好直接闹到皇上面前去,都不用他出手了,皇上就能直接啐大皇子一脸血。

但是,大皇子还没蠢到那种程度,还知道,要仔细查证之后,再来行动。

当然,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应了,大皇子对萧良的不信任。

不信任好啊,太子心道,就怕你们之间情比金坚,撼动不了呢。

“来人。”太子对着暗处摆了下手。

片刻后,一名玄衣男子出现在太子面前,单膝跪地,拜道:“殿下有何吩咐。”

太子拨弄了一下手边的小香炉,幽幽地对暗卫道:“孤的大皇兄查不到有用的东西,不敢出手,想办法给他送去点儿,最好,要让他一看,就迫不及待想动手的那种,嗯至于这消息么,便借陆铭的名义,送给萧良吧。”

陆铭不是想要伙同萧良害陆铮么,他既然知道了,怎么好袖手旁观,不帮把手呢!

暗卫一听太子这话,便明白太子的意思了,随即颔首应是,然后,又消失在了房间里。

一个时辰后,萧良再次收到了一封密信。

据他的随从说,来送信的,还是昨日那个乞儿。

萧良一听,便认定信是陆铭送来的,于是忙叫随从拿来给他。

昨日他将陆铭说的事情报给大皇子,得了大皇子好一番嘉奖,这会儿正是热血沸腾,憋着劲儿想要跟大皇子大干一场呢!

而对于给他的前途带来转机的陆铭,也不免多了几分信任和好感,再不像昨日那样瞧不起,又看不上了。

信很快送来了,萧良急忙拆开来看。

才看了几眼,萧良就不由激动了起来。

随从见他这样,不禁奇怪,心说这是看到什么了,世子怎么这样激动?

信写的并不长,萧良很快就看完了,看完信之后,他立即吩咐随从,“快,备轿,我要出门!”

说罢,又将那信小心翼翼地折好,重新装进了怀里。

那态度珍重的,直叫侍从都误会了。

“世子您这是”侍从没敢直接问萧良,是不是要出去会情儿的面。

至于是哪个情儿,这不显而易见么!

肯定是昨儿才见过的那个女人啊!

没见到送信的人都没变么!

这可不得了啊,侍从有些忧心,这女人不简单啊,才见了一次,就叫他们家世子乐不思蜀了,成天惦记着,看这发展,明显不对啊,他到底要不要跟王妃说一声?

这不说吧,万一世子哪天一激动,将人给领回来了,王妃还不打断他的腿?

可这要是说了,世子先打断他的腿,怎么办?

侍从愣愣地站在那,脑子里乱哄哄的。

萧良见自己吩咐完了,侍从却不动,不由怒道:“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没听见我说话么!”

侍从一见萧良瞪眼睛了,瞧着像是要发火,哪还敢再想下去,忙应了一声,然后出去叫人准备轿子了。

很快,萧良便出府去了。

不过,这一次,萧良没有如侍从想的那样,去昨日那个地方,见那个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妖精”,而是去了大皇子府。

侍从见萧良去的是大皇子府,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能来大皇子府,说明萧良办的是正事,这就好,这样的话,回府之后,王妃问起来,他也好回话不是。

萧良来的突然,事先并未叫人传信。

不过,大皇子听说他来了,只是惊讶了一瞬,便叫人将他带进来了。

孙管家一见大皇子突然间对萧良态度热切了起来,也有些奇怪,但是,并未多问。

他一个奴才,管好府内琐事就行了,主子的私事,轮不到他过问,他能在大皇子府站住脚跟,凭的,正是他比别人都识趣。

萧良被带到了待客厅,等了一会儿,大皇子才姗姗来迟。

萧良不敢在大皇子面前托大,即便明知大皇子怠慢,却不敢表现出来,仍旧礼数周到的起身行礼问了安。

大皇子摆摆手,请他坐下,然后,才笑着问萧良,来皇子府是有什么事。

萧良在外嚣张,但是,在大皇子面前却老实得很,闻言便将自己方才收到的那封信,从怀里拿出来,呈给了大皇子。

“殿下且看看这封信,等殿下看完了,便也明白我为何而来了。”

大皇子半信半疑地接过信,展开去看。

只看了两眼,他原本有些敷衍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整个人坐的都比方才直了,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信。

萧良见大皇子态度陡然转变,不由暗暗得意,心说看来今日这一趟,是来对了。

要是没点儿拿得出手的东西,他也不能来啊!

信并不长,跟萧良一样,大皇子很快就看完了。

看完之后,他不禁有些热切地看向萧良,“这信,是谁给你的?”

“不敢隐瞒殿下,正是陆家大少爷,陆铭。”萧良说着,神色间不由带出了几分得意。

看大皇子这样,明显也是信了这上头所言,看来,他这功,是立定了!

大皇子听了萧良的话,目光微微动了动,尔后,似不经意般地又问:“你跟陆铭,走得很近嘛。”

萧良闻言,故作谦虚道:“也就还行,有些交情,主要是,他也看不惯陆铮,我们才走到一起去的,殿下圣明,也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大皇子自然明白萧良是什么意思。

观莲节那日,萧良被陆铮揍得只剩下半条命的事,整个京都,还有人不知道吗?

他明白萧良记恨陆铮,一直憋着劲儿想要报仇。

这二人之间的私仇,他并不在意,他所在意的,不过是这件事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而已。

现在看来,这好处还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