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尾声

小说: 极道拳君 作者: 两只大菠萝 更新时间:2019-01-11 06:00:51 字数:4570 阅读进度:303/304

“等下,是不是还要再慎重考虑考虑。”坐在唐重下手的那名男子却忽然出声。

他是圣拳门的内务长老洪念。

洪念面露担忧之色:“镇守使毕竟是帝国要职,可以说是我们圣拳门与帝国之间关系的重要纽带,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候上面震怒,主要受责的还是我们圣拳门啊。”

圣拳门这种地方门派与帝国间有着协约,门内产业有各种政策支持和补贴,门内弟子更是拥有着超然的地位待遇……

但这些都不是凭空得来的,除了平时协助帝国暗中维护社会秩序外,镇守使的作用更是重中之重。

每一个镇守使都几乎是所在地方门派的最强武者,最少都有着d级实力。在现今这个世界,c级不显,d级就是最强战力。

而地方门派能得到帝国如此优待,最重要的地方就在于,地方门派必须将镇守使这个门内最强武力交由帝国来使用。

当然也不是随意滥用,镇守使的主要职责还是镇守一地,次要职责才是完成帝国不时派发的强制任务,而且强制任务也并不为多。

只是若当镇守使在强制任务到来时拒绝或退缩,那么倒霉的就是身后的门派了。

不过一般镇守使都是门内培养成长,对门派感情深厚,加上帝国一般也不会下达太过危险的任务,所以基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李行的情况完全不同,他完全就是个外来户,谈门派感情完全就是个笑话,若是有强制任务时出现什么幺蛾子,那么背锅倒霉的就是圣拳门了。

“洪师兄所言极是……确实有点考虑不周了。”

雷应龙笑容顿凝。

其余几人也不外如此,经过洪念这么一提醒,他们才想到了这一出。

镇守使一职确实马虎不得。

说到底还是时间太短,他们对李行的了解程度还是不够深。

“这样吧,还是镇守使,不过风师侄也暂不退下,两名镇守使,一南一北。”

唐重沉吟片刻,很快就给出了意见。

“这样一来既分担了风师侄身上的压力,也可以通过这段时间观察李行,等过段时间就知道他适不适合镇守使这个职位了。”

主要观察的是李行在面对强制任务时会有什么反应,若是他拒绝,也有风信伤可以代为完成,不怕恶了与帝国的关系。

几人听了都不由点点头,确实是个解决的办法。

雷应龙点头道:“那便依唐师叔的这个方法去办了。李行所在的东升市位于安南省北方,就将北部七市作为他的镇守之地吧。”

安南省总共十三个地级市,其中东升市就位处偏北。

“附议。”“附议。”……

这次所有人都没有意见,很快通过。

“至于那件秘器,到时就让风师弟走一趟吧。”

雷应龙想了想,说道:“反正这次的名额,也非他莫属了。”

听到名额二字,几人脸上都不由露出欣慰之意。

他们之所以这么看中秘器,还不就是因为秘器本身就代表一个名额么,至于秘器本身强大与否,倒在其次。

“风师侄天赋超凡,早在弱冠之年就已练神大成,却因为苦于没有名额而困在瓶颈十余年,此次得到秘器,确实有希望走出那一步了。”

唐重出声慨叹。

风信伤的进步是他看在眼中的。

十二岁入门开始习武,十四岁剑艺有所成,十五岁便能独自斩杀e级武者,十八岁就接触练神境界,练神后只用了两年就趋于大成,一剑破灭d级血种的血魇空间。

他是个真正的武道天才,只用了八年时间实力就远远超过了师父罗远,让雷应龙不得不代师收徒,将其辈分直接提高一个层次,变成了门内最年轻的小师叔。

但他更是个武痴,自接触武道以来,平均每日沉淫武道的时间不低于十六个小时,没有什么比武道对他更有吸引力。

强大的天赋决定了他的上限,但自身的努力才是他实力真正的来源。

只是可惜,生错了时代。

风信伤生在这个毫无希望和奇迹的时代,是圣拳门的幸运,却是他最大的悲哀。

好在,现在秘器的出现,终于带来了一丝曙光。

……

……

距离从飞定市回来,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圣拳门那边一直没有传来什么消息,李行也不心急,每天重复着练功复练功的枯燥生活。

其实他已经知道了那边的态度。

因为从飞定市回来后的第二天,他就看到邮箱中原本加密的那些硬功,已经处于解密状态,可以随意浏览。

而他原来的b级权限,也已经提升到了a级。

这个等级的权限,不光分部武库中的武功可以随意浏览,秘库内的秘药也可以不通过积分兑换,就任意取用。

就连包括他“品武大会”的项目,都得到了上面很大的援助,进程步入了跨越式的发展。

这一切的一切,莫不都表明了圣拳门的意向――

显然是同意了他的要求。

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正式通知,也没有人来带走秘器,李行就不知道原因了。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他每日都沉浸于各种硬功的修炼,对于武功以外的事并不怎么关心。

硬功修炼室内。

“嘭!”“嘭!”“嘭!”……

沉闷的撞击声不断回响着,还拌杂着粗重的喘气声。

场地中央处,李行赤着上身站在那里,强壮的体表涂满了一层火红色的涂膏,一根粗壮的木棍正在他背部有节奏地用力敲击着。

身形高大的王奎也光着膀子,双手握着一根直径足足十公分的粗木棍,脸上憋的通红,喘着粗气不断向李行挥着木棍。

同时还要小心避免着溅起的火红色涂膏碰到自己身上,缩手缩脚很是狼狈。

“哐当!”

王奎手上突然一松,粗木棍掉了下去。

“门主……我是真的不行了……”随着木棍脱手,他也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死命地喘着粗气。

“歇一会儿吧……我是彻底没力气了。”王奎坐在地上,可怜巴巴地哀求道。

接连挥了两个半小时都不停,就算是练了武功的觉醒者也受不了啊,两条手臂都快没了知觉,腰身也是一片酸痛。

李行微微皱眉,但也看得出他不是装的,只能道:“那就先歇二十分钟。”

他正在修炼【赤血极煞】这门顶级外功,和大多数外功一样,需要通过不断捶打的方式,将药膏完美地从体表炼入体内。

本来准备用硬功训练室的器械来辅助修炼的,但却无奈发现硬功训练室的这些器械都是应对普通硬功的通用版本,达不到修炼【赤血极煞】这种顶级武功的要求。

这样的情况下,李行就只能找人来辅助他修炼,而自身是觉醒者,又练了一身铁布衫,气力远超常人的王奎就进入了他的视线。

“……谢门主。”

听到只能休息二十分钟,王奎心中一阵苦逼。

但是又完全不敢拒绝,生怕再被李行拎做陪练对象,打成猪头。

“你的耐力实在太差了。”李行看着他皱眉道:“从明天开始,你也一起跟着练赤血极煞。”

赤血极煞对肉体强化很大,能大幅度增长武者的力量和体质,体质得到加强,耐力自然也会增加。

听到也要练赤血极煞,王奎完全没有骤得神功的喜悦,脸上一下子唰的变得惨白。

“门主!你就饶了我吧!”他一张丑脸皱成一团,大声哀嚎了起来。

“赤血膏的主要成分就是不死种的血,我连e级都没有,完全扛不住,会被直接痛死的啊!”

赤血膏就是李行此刻涂抹在全身的秘药,由拥有着强大不死性的异种血髓调制而成,具有极其恐怖的活性,会在修炼时侵入人体,对人体组织细胞进行侵蚀和强化,随着不断强化,修习者的肉身也会越来越强。

别看李行涂满了全身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实际上这个侵入强化的过程极其痛苦,全身就像在被硫酸腐蚀一样。

王奎在开始的时候不慎被两点赤血膏溅在手臂上,痛得他当场就跪了下来,哭的一塌糊涂。

所以他在后面都一直对赤血膏畏如蛇蝎,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接触丝毫,这会儿却突然听到李行要他涂满全身修炼武功,半条命都已经吓没了。

“放心,把你从监狱带出来可是花了50万,怎么可能让你这么简单就死了。”

李行神情冷淡,完全不理会王奎的哭诉,“我会注意分寸,不会让你轻易死了。”

不然上哪找第二个这么完美的实验对象?

而且赤血极煞这门武功与一般武功不同,只要有在修炼,每次都会有明显的进步。

李行预估只要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王奎应该就能成为他硬功修炼的合格辅助人员了。

当然前提是王奎撑得住。

“我能换一个武功吗?”王奎哭丧着脸问道。

“那换九针功?”李行眉梢微挑。

“……还是不换了吧。”

听到九针功三个字,王奎彻底怂了。

他可忘不了昨天李行将全身上下插满总共九百九十九根毒针的样子……

这些毒针都是从一种名为人面蛛的恐怖异种上取下的绒毛所制,刺在身上论痛苦程度丝毫不在赤血膏的侵蚀之下,且更为持久。

李行瞥了一脸苦色的王奎一眼,走到训练室一边去,暂时先用器械开始辅助修炼。

担任外门主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也已经基本了解那些秘而不传的秘药是怎么回事。

秘药的主要材料,都源自于那些可怖的异种。

而能使武者跨入d级层次的秘传,所需要的辅助秘药基本都是由极其强大的异种的血髓器官等所制成。

不然以纯粹的人类之躯,根本无法踏入d级的层次。

而李行也因为自身太过强悍的原因,导致秘药的侵蚀效果很是微弱,所以用药量远超普通修习者,才能勉强进行修炼。

也好在肉身强度还在一定限度,秘药都还能起到效果,不然若是再强出一定程度,秘药可能就要彻底无效了。

半个小时后。

王奎正抓着木棍挥汗如雨,咬牙挥击。

“门主。”

硬功训练室的大门打开,身形高壮的陆虎出现在门外。

“什么事。”李行神情平静地承受着轰击。

“那三个出逃的新人已经被抓住了,怎么处理?”陆虎没有进来,在外面请示道。

三个出逃的新人正是从镇定监狱带回来的重刑犯,在回到东升市后所有的重刑犯都被去除了身上的镣铐,并且没有刻意限制自由。

在这样的情况下,果然有人按捺不住心思,试图逃离分部,那三人便是第一批出逃的。

“哦?怎么抓住的。”李行随意问道。

陆虎沉声回道:“他们逃出分部后,抢了几个行人的手机首饰找到乔三的金店兑跑路钱,被乔三的小弟认了出来。”

乔三是战斗组的一名f级成员,借着分部的便利,做了一些灰色生意。

“原来是因为蠢才被抓住的。”李行面无表情,“这么蠢的家伙留在分部也没什么用,送到这边来给我练拳。”

三个蠢货从外门分部逃出去还敢找东升市的灰色势力兑跑路钱,岂不知外门就是整个东升市最强的黑色势力,黑道上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分部的耳目。

若这三人有点脑子,李行也不介意留下他们一命,最多重罚竖立典型,毕竟好歹每个都花了分部五十万经费,太过浪费也是不好。

但既然表现的这么痴蠢,那么还是直接宰了算了,以儆效尤。

“是。”陆虎恭声应道,随即退下离开。

“没吃饱饭么,继续用力。”李行突然沉声喝道。

在旁边听得心惊肉跳的王奎心神不宁,猛然听到这声呵斥,木棍都差点吓得飞出去。

他连忙一把抓住,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挥打起来,生怕李行一个不满意也把他抓做练拳的目标。

……

在经过圣拳门派人鼎力支持后,李行期盼已久的“品武大会”终于正式开始推动。

但他却暂时顾不上理会“品武大会”的进程,因为有件更重要的事要他完成。

九月份终于进入尾声,帝国长假来临,他也和其余同龄人一样因“学校放假”,而到了回家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