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 悦王薨驾

小说: 极品修仙高手 作者: 铁骨铮铮 更新时间:2016-09-14 03:06:10 字数:2416 阅读进度:1411/1842

月桂神宫静谧安宁,除了偶尔有仙禽白鹤衔云飞翔跟走兽轻嘶低吼外,再也没有什么吵闹声音。门下弟子早已准备好法器,并且布下境界线,以防万一有谁不小心闯了进来。

法坛最终还是用封天神案台,上面一把千年桃木剑,一个摄魂铃铛,一枚八卦铜镜,至于龟壳、卜钱、鼎炉、檀香等等要用到的道具,统统摆在上面。四周还挂起八面黄幡,幡下黄土堆里照着八卦方位燃着七座台灯,唯独生门缺空一盏。

郑峥先是沐浴更衣,整理仪容,这才点燃三柱香,一柱拜天,二柱拜地,三柱拜各路神灵。

待前期所有仪式完成,开始施法作业。

要想混乱天机,颠倒阴阳,可不是件简单事情。强如郑峥,也必须要有万全准备,他打算借用九天罡煞星宿之力,强行逆天旋转神机,蒙蔽契诟天人五衰气运。绝对算的上夺天地之造化,很容易因止折损阳寿,所以不得不谨慎面对。

念了一通咒语,郑峥小心翼翼从怀里拿丝包。

打开来,上面赫然是件四爪金龙袍,三根发丝,以及一小瓶血液。

这些都是契诟,也是郑容特意准备而来的。

像此类东西,一旦落到别有用意的修仙者手中,结果往往会很可怕。

最典型代表就是陆压的钉头七箭书,只要立一营一台,结一草人,书写对方姓名,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三拜,二十一日后就能把敌人的三魂七魄拜散,在射箭到草人上,如射本体。当年姜子牙差点就被拜的魂归地府回不来。

当然,郑峥不是来害人,而是帮人的。

用意不同,心境自然不一样。

他也扎一草人,上面书写契诟名字,然后用龙袍包起,血液浇灌上面,最后拿符纸包住发丝结印点燃,丢到草人身上,嘴里喷出火焰开始燃烧。同时脚踏七星,剑指南天,围着燃烧草人摇动摄魂铃铛。

他猛的低喝,桃木剑挥出蓝光打入火焰堆里,顿时火势汹涌虐,并且连同边上七盏灵灯也是焰火大冒,郑峥第一时间收起铃铛,拿起阴阳八卦镜一通照射,遥远九天星光反哺,顿时风云涌动,气机紊乱,刚才还朗朗乾坤太阳,瞬间就变的黑云密布,就算暴风雨要来的前奏。

一缕黑气,从草堆中腾腾生起,很淡,很稀薄,若不用心看,根本注意不到。它先是绕着法台转三圈,然后飞出天雾山,最终朝着光暮城方向而去。

郑峥长出口气,闭目盘坐在圆圃上面,一动不动。

而此同时的光暮府。

契诟经过沉思熟虑之后,很是光棍的交待完所有事情,回到自己房间,眼睛一闭,牙根一咬,仰头就把丹药给吞下来,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倦意袭来,倒在床上就昏昏沉沉睡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晨,日上三竿,侍女们见平日勤劳的悦王还是没起床洗漱,不由暗生奇怪,正要琢磨着要不要通知夫人,就看到郭奎、郑容等七八人联袂而来。

“见过诸位大人。”

“见过大人。”

郭奎微微额首算是见过,然后问道:“悦王现身在何处?”

侍女如实回答道:“回大人,悦王还未更衣。”

郭奎不动声色道:“劳烦前去通报一声,就说郭奎、郑容、杜月萧等臣联袂觐见。”

“是。”

侍女们哪敢不答应,隔着门外通报好几次,愣是一点回音也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这时一位衣着华丽,相貌端庄优雅,气质婉约的贵妇娓娓而来。

在边上的郑容看到她,眼瞳里精光一闪而逝。随后跟众人齐齐拜见道:“见过白妃。”

白妃款款一礼,柔声道:“诸位大人不用多礼,怎么悦王还没起身吗?”

侍女回道:“回白妃,是的。”

白妃敲了几下门,依然没有得到回应,随即推门而入,没两分钟,屋里忽然响起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声。

怎么了回事?

众位大臣哪里管的上礼数,急忙进入卧室。

却见白妃软塌在床沿边角,脸色青白一片,整个身体在瑟瑟发抖。

众臣急们追问,白妃只会手指着床上,哆哆嗦嗦道:“悦王他……”

“他怎么了?”郭奎整颗心沉下来道。

“悦王他薨驾了……”白妃说完这几个句,像是抽空全身力气,直接昏迷过去。

“来人,把白妃扶去休息。”郭奎喝了声,大踏步上前。床上躺着正是悦王,看样子像是睡的极为安详。他情不自禁伸手摸了摸鼻孔,手一僵,忍不住失声道:“没呼吸了。”

众人心里一惊,杜月萧草草观察后,也急促出声道:“也没有脉搏心跳了。”

就算郭奎历经浮沉,心志坚定,也有慌乱支退侍女,忍不住担心道:“郑将军……?”

看着众位大臣心神不宁,郑容这才从容不迫笑道:“家父说了,龟灵丹可以让悦王假死一月,外表看来跟真的死去没有半分区别。你们看看悦王,虽然没有生命特征,但却极为安详,这明显就是龟灵神丹的效果。”

郭奎的心顿时回落下来,忍不住感叹连连道:“令尊的确是方外神仙,此等手段,的确让老朽叹为观止。”

有位大臣咕噜咽了咽口水,依然不放心道:“真没有问题吗?”

郑容宽慰道:“绝无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得到肯定保证,大家放心不少。

不过随后,郑容脸色逐渐变的严肃起来道:“大家有空担心这个问题,还不如想想如何管住嘴巴。悦王假死一事,只有我们在场几人知道,可别一不小心就泄漏出去,那就成为天下滑稽笑谈了。就连王妃,悦王子嗣,也不能有半点透露。”

郭奎老持成重,神情拉下来,自然不怒而威,他绵里藏针冷笑道:“在场诸位都是悦王心腹,老朽从不担心忠诚,但有时不经意时,难免出现纰漏。所以一定要注意好自己言行举止。”

“是。”众人心中凛然,对郭奎的告诫牢记在心。

郭奎脸色缓下来,忽然悲痛高呼道:“悦王,悦王你快醒醒……”

杜月萧脑子转的也相当之快,立马入戏,大声惨叫道:“快快,传太医……”

众人满脸古怪绝伦,这出戏,也太快了吧?

...

(#www..njm.cc) ( 极品修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