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杀手锏

小说: 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作者: 林思缘 更新时间:2018-01-01 10:57:22 字数:2218 阅读进度:276/1475

林盛苦笑,你是什么都没做,你只是结婚了而已,还嫁给了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少爷幻想破灭,所以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林盛深吸了一口气,恳求道:“陆太太,无论如何,还请你帮忙劝劝我们家少爷,我真的不能看着他再这么下去了。”

苏昕无语,“该劝你家少爷的是你吧,我跟他又不熟,我劝他有什么用?没准我越劝他,他越反弹呢?要不,你告诉他的父母,让他的父母劝劝他,叫他珍惜生命。”

林盛看着苏昕,苦笑道:“陆太太,除了你,没有人劝得动我家少爷,你不知道,那天见到你以后,我家少爷就吐血了,他……”

林盛都说不下去了,觉得自家少爷真的是太可怜了,吐血啊,是什么样的悲伤,才能让一个人吐血?

苏昕听不下去了,天啊,吐血?要不要这么夸张,想到这里,苏昕小心翼翼地看了陆煜城一眼,发现自家男人没有任何异样,她才看着林盛道:“这位先生,你跟我说这些也没有用,我跟你家少爷,顶多就一面之缘,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子,还有,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是有老公的人,我老公心眼小,并不喜欢我跟别的男人亲近,所以,劝你家少爷这种事,我真的做不到。”

苏昕说着,拉着陆煜城,连忙朝她的包厢走去,其实,听了林盛的话,她真的挺不忍心的,虽然自己对霍霆轩没有感情,但是那毕竟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要是那男人真的有个什么好歹,她估计也会良心不安。

但是,她爱陆煜城,她不能做任何可能会让陆煜城不开心的事情,要知道,这个男人的心眼,可是比针眼还小的,要是她真的答应林盛去劝霍霆轩,指不定她家男人怎么吃醋呢。

进入包厢后,陆煜城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昕,“刚刚那个醉得像个死人一样的,就是你给我招来的情敌?”

苏昕听了陆煜城的话,头皮一阵发麻,她压根没想到,事情竟然会那么大条,就冲着刚刚林盛说的那些话,苏昕都觉得这事情很大单。

一般人如果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人,顶多会伤心难过,可是那霍霆轩也忒较真了,竟然伤心到直接吐血?要不要这么煽情?真是要疯了。

苏昕缩了缩脖子,举着手发誓道:“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有意招惹他的。”

“因为你,他还吐血了?”陆煜城的声音,更加的阴森森的。

苏昕小脸一垮,果然怕什么来什么,该死的林盛,没事为什么当着她家老公的面告诉她霍霆轩吐血了?

苏昕抱着陆煜城的手臂,一脸讨好地道:“老公,他就算是吐血,也跟我没有关系啊,我真没招惹他。”

呜呜……她都指天发誓了,为何他还要对她兴师问罪呀。

陆煜城定定地看着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总之,苏昕被他看得有点怕怕的,最后,她直接拿出了杀手锏。

她身子一抖,眼睛一眨,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流下来。

陆煜城看到她哭了,直接吓傻了,他连忙揽着苏昕的肩膀,紧张兮兮地问道:“老婆老婆,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苏昕睁着泪眼朦胧的眸子,呜呜地哭着,“呜呜,陆煜城,你欺负人,我都说了不关我的事了,你竟然还这么对我,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呀?长得好看是我的错么?招人喜欢是我的错么?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

陆煜城直接懵了,他什么时候对她凶了?他……他只是有点吃醋好吧?真是要命了,这个女人的眼泪,对他来说,那简直就是原子弹的级别。

陆煜城简直要疯了,看到她哭了,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只听他紧张地道:“求求你,别哭了,我受不了,我真不是怪你,你不要哭了行么?”

苏昕看他紧张得手足无措的模样,差点演不下去,她抖动着肩膀,“你本来就不应该怪我?你凭什么怪我啊?”

陆煜城连忙点头,“对对对,我没有理由怪你,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

陆煜城现在这副模样,要是被他的下属看到,估计都不知道要跌碎多少眼镜,尼玛,这妻奴的形象,简直扮演得太入目了。

苏昕听了他的话,这才收起眼泪,抽抽搭搭地开口,“你知道错了就好,你以为我自己愿意招桃花吗?你自己招来桃花的时候,我还那么大大方方地帮你挡掉呢,你倒好,就知道吃醋耍小心眼。”苏昕指的是汤佳霓的事情。

陆煜城被苏昕指责得一脸懵逼,明明觉得她说的话有问题,但是因为她哭了,现在不管她说什么,他都只能认为她是对的。

陆煜城低头吻着她的眼泪,柔声哄道:“好好,是我小心眼,是我爱吃醋,是我不对,只要你不哭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苏昕没想到,原来女人的眼泪真的这么好用,看到陆煜城那副老婆永远是对的的表情,她心里总算是高兴了。

她收起眼泪,破涕为笑,“看你刚刚傻成什么样?”

陆煜城看她终于笑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老婆,你终于笑了,下次你可不要再这么吓我了行么?我年纪比你大,心脏受不了。”

苏昕听了他的话,直接笑出声来,“你要不要这么夸张?”

陆煜城认真地点头,“真的,下次你可不许哭了,要是你不高兴,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就是不要哭。”

“为什么?你宁愿让我打让我骂,也不愿意让我哭?”苏昕疑惑了,这个世界上,爱哭的女人有很多啊,哭不是很正常么?

陆煜城看着她,一脸认真地开口,“你打我,只会痛在我身上,你哭了,我痛的却是心,心痛可比皮肉痛要难忍多了。”

苏昕听了陆煜城的话,顿时不好意思了了,这个男人啊,他该是有多在乎她,才会宁愿她打他也不舍得她流眼泪啊,是她过分了,只顾着自己占上方,刚刚竟然就这么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