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极度悲伤

小说: 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作者: 林思缘 更新时间:2018-01-22 13:42:58 字数:2156 阅读进度:437/1475

陆煜城看着她的睡颜,满脸心疼,他将她抱起来,把她放到腿上,然后让她靠着自己入睡。

苏静和贺恒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陆煜城抱着苏昕睡觉的画面,苏静看到陆煜城对苏昕温柔呵护的样子,难免又是嫉妒和怨恨,她真的想不明白,苏昕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陆煜城总是那么宠着她,把她当成宝。

反观她自己,她自认为自己各方面条件都比苏昕优秀,可是,却连贺恒这样的渣男都嫌弃她,她真的好恨,心里真的好不平衡。

苏静看到苏昕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睡过去,正想开口训斥,却被陆煜城冷冷地扫了一眼,因为陆煜城的眼神太过可怕,她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之前被关在精神病院的一幕幕又划过她脑海,她顿时不敢跟陆煜城对视了,生怕自己再惹怒这个男人,他又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苏昕虽然累得昏睡过去,但是却睡得极度不安稳,没睡多久,就被噩梦惊醒了,她惊出了一声冷汗,睁开眼睛看到陆煜城,她又看了看周围,确定苏向南受伤不是梦后,她觉得很失望,她抓着陆煜城的手,询问道:“煜城,我爸还没从手术室出来吗?”

陆煜城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低声道:“还没有,你刚睡了不到一刻钟,哪有那么快?乖,你再睡一觉,等爸做完手术,我会叫醒你。”

苏昕摇摇头,挣扎着从陆煜城腿上下来,这里毕竟是医院,他们这样的姿势,总归是影响不好,而且她也不敢再睡了,因为睡着了也会做噩梦,还不如保持清醒,等待结果。

苏昕看到苏静和贺恒来了,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就将视线移开了,她现在是一句话都懒得跟他们说,再加上,这一次苏氏总裁办公室起火,着实令人困惑,为何哪里不起火,偏偏是总裁办公室起火?而且还是在她父亲在办公室的时候发生?这件事情,想要她相信不是人为真的很困难,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她都会查清楚,如果让她知道有谁想害死她父亲,她一定让对方付出代价。

手术室的灯亮了一整夜,直到天亮的时候,灯才灭了,满脸疲惫的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苏昕正想上前去询问,却被苏静抢先了一步,“医生,我父亲怎么样?”

医生疲惫地道:“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不过你们放心,我们会尽力施救。”

苏静听了医生的话,脸色一片惨白,她颤抖着声音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去看他?”

“稍后病人会转到icu,家属要进去探望,需穿隔离衣,而且探望时间不宜过长。”

苏静连忙点头,“我知道了医生,谢谢医生。”

苏昕一直都知道,被烧伤的病人会很惨,但是真正看到苏向南的惨状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所有的想象,都不及亲眼目睹来得触目惊心,看着苏向南身上裹满了纱布,而他露出来的地方,也是焦黑一片,她惊得差点晕了过去。

从前,苏向南宠爱于红玲和苏静的时候,她是挺讨厌他的,觉得他蠢,觉得他盲目,她心里,其实是一直怪着他的,但是,她也明白,无论她如何怪他,她始终还是承认他这个父亲,因为她记得,在她被绑架的那一年,父亲为了救出她,四处筹钱,将自己折腾得憔悴不堪,也是那时候她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父亲一个人会真的对她好。

过去,她总是喜欢气他,喜欢给他添堵,那是因为她讨厌他宠着那母女俩,但是那并不代表她不爱这个父亲,因为,她一直都知道,父亲虽然对她不满,对她恨铁不成钢,老是骂她,数落她,但是却从来没有在物质上亏待过她,所以,她对自己的父亲,是又爱又恨的。

如今,看到自己的父亲这副惨状,她如何能不伤心难过?

因为医生交代,不能在icu停留太久,因此,看过苏向南后,陆煜城连忙拉着苏昕出去了,因为他担心苏昕再在这里待下去,她会崩溃。

离开icu后,苏昕看着陆煜城,坚定地道:“煜城,这件事情,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一定要,我不信,公司会无端端起火,或许,这根本就是人为,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做的手脚,我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

换好隔离衣,正准备进去探望的苏静,听了苏昕的话后,眸光微微闪了闪,而原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渐渐变得苍白,苏昕太伤心了,没有注意到苏静的细微变化。

陆煜城担心苏昕再在这里待下去,身体会吃不消,她有孕在身,本该多多休息,可是她却经历了这样的悲伤,情绪上如此失控,对她肚子里的宝宝可没有好处,对她的身体健康,更没有好处,因此,陆煜城带着她回家了。

坐上车后,苏昕整个人呆呆的,不言不语,这样的苏昕,简直把陆煜城心疼坏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这样的她,真的太让人心疼。

她如今已经成年了,面对父亲出事,她还如此失控,那么当年,她母亲离世的时候,她该是有多伤心?当时的她,不过才五岁啊,五岁的女孩,最是黏自己的妈妈,妈妈突然离世,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当时她又是怎么撑过来的?

这一刻,陆煜城觉得自己的心,疼得都快麻木了,他忍不住将她拥在怀里,一遍一遍地安慰道:“昕昕,我的大宝贝,坚强点,因为我一直都在,我会给你力量,你不要这副模样好么?”

陆煜城抓起她的手,放在他的心口,然后低声道:“昕昕,你知道吗?看到你这副样子,我这里,真的很疼,很疼。”

苏昕看着陆煜城一脸担忧的模样,心里,开始涌起一丝内疚,她只顾着自己伤心,竟是没去想,关心在乎她的人有多担心,她抱着陆煜城,柔声道,“煜城,你别担心了,我没事,我只是一时没有缓过来,我会赶快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