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下次别那么傻

小说: 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作者: 林思缘 更新时间:2018-02-11 04:22:53 字数:2203 阅读进度:521/1472

“好了好了,不哭了行么?这真的只是小伤,你别哭啊,你这一哭,我身上就疼。”陆煜城无奈极了,早知道她撕他衣服是为了看他身上的伤口,他就不让她撕了,这下倒好,把老婆给心疼哭了。

苏昕不理会他,眼泪依然掉得很凶,她颤抖着手,轻轻抚摸着那触目惊心的伤痕,良久,才哽咽道:“那个死老头子,他还真是下得了手。”

陆煜城听了这话,还很庆幸地说了一句,“幸好我回来得及时,要是那拐杖落到你身上,我不敢保证我不会杀人。”

苏昕听了这话,眼泪掉得更凶了,她瞪着陆煜城,严肃地警告道:“下次他再敢打你,你一定要反抗,听到没有,你刚刚就应该挡住那拐杖,而不是替我受一杖,你明白吗?”

陆煜城点点头,很老实地回答道:“好,我答应你,下次我一定反抗,一定不让他在我身上留下任何伤痕。”

苏昕轻轻抱着他,哽咽道:“怎么办?我看着你的伤口就心疼,疼得好难受。”

陆煜城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那你帮我把衣服穿上吧,这样就看不见了。”

苏昕瞪他,“就算穿了衣服,伤痕不还在吗?还不是一样要心疼?”

陆煜城很无奈,“那怎么办?”

苏昕抹了抹眼睛,“你等着,我去跟大师兄要金疮药。”禤扬的金疮药最好了,擦了他给的药,肯定会好得更快的。

禤扬看到苏昕的时候,直接将一瓶药递给她,“一天三次。”

刚刚那一拐杖落在陆煜城身上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一拐杖打得那么重,陆煜城不残也伤了,所以他上楼后,就把药翻出来,正想给他送过去你,只是人家夫妻俩紧闭着房门,他不好意思打扰,因此才一直没有行动。

苏昕接过药,“谢谢大师兄。”

禤扬笑笑,“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你告诉煜城,下次让他别那么傻了,直接把那拐杖挥开不就好了?竟然还用身体去挡,傻不傻呀,师父教给他一身功夫,都白费了。”

苏昕觉得禤扬说得实在是太对了,她一个劲地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禤扬听了苏昕的话,笑道:“还是弟媳妇聪明,好了,赶紧回去给师弟擦药吧。”

苏昕点点头,又跟禤扬道谢,然后才回房给陆煜城擦药。

因为陆煜城受伤,苏昕这天晚上根本没有心情下楼吃饭,便叫人将晚饭送到房间,禤世恩等人也不想看见那两个老家伙,于是他们也不下楼,最后倒是累着了老宅的佣人,要分别把饭菜给各人送到房间去。

偌大的餐桌上,就坐着陆老爷子和陆老太太,他们两人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他们做晚辈的,这么跟他们做长辈的计较,简直是不像话,不过,不管他们心里怎么不满,也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想法。

到了夜里,禤羽彤还是没能见到苏昕,她拿出手机,给苏昕发了一条短信,“今天真的很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责怪。”

苏昕接到禤羽彤的短信,连忙给她回了过去,“别多想,这事不怪你。”

禤羽彤看着苏昕发过来的短信,心里还是很内疚,想到她竟然喜欢着陆煜城,她更内疚了。

看到今天陆煜城对苏昕的维护,她真的很震撼,陆煜城为了苏昕,竟然敢公然跟自己的长辈叫板,甚至不惜说出一些大逆不道的话,看来,这个男人,真的是爱惨了自己的妻子了。

她决定,从今天开始,努力放下自己对他的感情,因为,她明白,他的爱,永远都不会属于她,因为,他已经将全部的爱都给了他的妻子。

而她呢,或许也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想到这里,她的脑海中,不禁划过陆煜骅那张帅气的脸,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个男人愿意为她挡子弹呢,她跟陆煜骅,会有可能吗?她那么冷的一个人,会是他喜欢的类型么?

他那么阳光帅气乐天,跟她的性格就是两个极端,她跟他一点都不像,他会喜欢她吗?

想到自己的性格,禤羽彤有点发愁了,她真的不是有意那么冷冰冰地对他的,她只是习惯了。

等等,她到底在想什么?她为什么那么在乎陆煜骅会不会喜欢她?难道,她爱上陆煜骅了吗?

……

夜深人静的时候,禤羽彤想到了陆煜骅,想到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医院里,没有人陪应该很可怜,于是,她偷偷摸摸地爬起来,偷偷地溜出去了。

她来到医院的时候,陆煜骅已经睡了,可是禤羽彤一走进病房,他就醒了,他疑惑地看着禤羽彤,“小师妹?你怎么来了?”

禤羽彤听了他对自己的称呼,低声道:“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师妹了?”

陆煜骅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笑,“叫顺口了,觉得挺好听的啊,我不叫你小师妹,那我该叫你什么?”

禤羽彤低着头,闷闷地道:“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吗?”

陆煜骅愣愣地点点头,“嗯嗯,我知道,你叫禤羽彤,那我叫你小彤彤好了。”

禤羽彤听了这个称呼,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因为太害羞了,她连头都不敢抬,只得继续闷闷地道:“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呵呵,我觉得小彤彤挺好听的呀,没有不正经呀,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毕竟,我们都那么熟了是吧?”陆煜骅呵呵笑。

禤羽彤听了他的话,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丝笑意,“我们很熟吗?”

陆煜骅嚷道:“当然啦,我们可是一起经历生死的,怎么还不熟啊?”

禤羽彤有点无语,什么经历生死呀,就凭昨晚那个墨镜男,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好么?不过她并没有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陆煜骅看禤羽彤又不说话了,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便问道:“对了,你怎么那么晚还过来?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外出不安全,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