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疯狂想要占有

小说: 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作者: 林思缘 更新时间:2018-05-12 04:46:29 字数:2131 阅读进度:889/1475

兰夕颜看向禤世恩,含笑道:“世恩,你养了个好女儿。”

禤世恩看着禤羽彤的眼神,充满了骄傲,他含笑点头:“彤彤的确是个好孩子。”

兰夕颜看禤羽彤肚子微微隆起,便问了一句:“彤彤这是怀孕了吗?”她对禤羽彤的称呼,已经从雨彤变成了彤彤,想来对禤羽彤,的确是放下了成见。

禤羽彤点点头:“嗯,已经三个月了。”

兰夕颜笑道:“恭喜你啊,要当妈妈了。”

每次看到别人当妈妈,其实兰夕颜还是有点伤感的,她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办法生育,没办法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看到别人当妈,说不羡慕是假的。

禤羽彤羞涩地点头:“谢谢大妈。”

看着禤羽彤那和禤世恩长得极度相似的长相,兰夕颜突然觉得,其实,禤羽彤的存在,未必不是好事,起码,禤世恩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她也不用一辈子都愧对禤世恩了。

其实,这些年,她之所以一直不愿意回去,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愧对禤世恩,禤世恩那么爱她,但是她却没办法为禤世恩生下一儿半女,偌大的禤家,只能靠领养孩子来继承家业,每每想到这些,她就难过,愧疚,心痛,所以,在得知禤世恩在外面有孩子之后,她就选择了离开。

她以为,她离开后,禤世恩或许会跟那个女人在一起,顺便再多生几个孩子,她倒是没想到,禤世恩竟然一直等着她,一直在寻找她,这个男人对她永情如此之深,她还有什么可逃避的?

……

陆家,因为禤世恩一家子的到来,变得格外热闹,陆锦豪和梁玉琼都非常热情地款待禤世恩一家子,撇开他们夫妻俩是陆煜城和苏昕的师父这一层,他们还是亲家,对待禤世恩和兰夕颜,他们自然是拿出十二分的热情,觉得这样才足以表达自己对禤家人的欢迎。

禤世恩找到了老婆,心情愉悦,陆锦豪夫妇又对他非常热情,他住在陆家,可以说是宾至如归了,于是,他和兰夕颜,就这么住了下来。

而禤扬等人,因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们在陆家住了三天之后,就打道回府了,这一次出行,他们觉得收获满满,因为师娘找到了,师父看起来开心了,所以,他们觉得很欣慰。

禤扬等人临走前,兰夕颜忍不住唠叨了一句:“你们几个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结婚生子了,要是遇到合适的姑娘,可千万别错过了,知道吗?”

禤扬等人自然一一应是,并说,要等兰夕颜回去帮他们相看姑娘,还说他们相信兰夕颜的眼光,把兰夕颜哄得眉开眼笑。

兰夕颜听说禤羽彤不惜辞去了禤氏集团总裁的职位,不远万里陪陆煜骅来到南城,心里很是感慨,觉得禤羽彤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比她那个不要脸的母亲,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当初,他们收养禤扬等人的时候,也是希望他们将来能够接手家族企业的,现在,一切都按着他们原来的设想发展了,其实还不错。

兰夕颜住下来后,跟孩子的感情,与日俱增,孩子都非常喜欢和她亲近,她询问了苏昕的意见,在苏昕同意后,开始每天教小晨和小曦习武,当然,两个孩子现在还小,她只是教一些基本功,小晨倒是很热衷于学习,小曦就不行了,比较娇弱,对练功不是很热衷,兰夕颜念她是女孩子,也不舍得她吃苦,也就由着她。

苏昕很开心,因为不用另外给孩子找师父了,家里就有现成的,这样的好事,简直是打着灯笼都没法找,更何况,禤世恩天天跟兰夕颜黏在一起,兰夕颜指导小晨的时候,他也会在一旁帮忙指导,这就等于,小晨一下子就有了两个师父。

因为太喜欢两个孩子了,兰夕颜直接接过了接送孩子的重任,每天都由她和禤世恩亲自接送小晨和小曦上下学。

有两大高手接送自己的孩子,苏昕自然是乐意之极,孩子的安全,她暂时不用担忧了。

于是,她开始将精力放在工作上,当然,那天被洛商抓去的事情,她也还记在心里,洛商虽然不说出要抓她的人到底是谁,但是,她猜想,那个人十有是陆天恩,虽然没有证据,但是,陆天恩当时竟然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她想想就觉得恶心。

只是,陆煜城现在不在家,她不好贸然出手对付陆天恩,只能暂时忍着,好在现在有师父在,她的安全,暂时应该不用担心。

只是,陆天恩上次失败了,他会善罢甘休吗?陆煜城不在,可是他得到苏昕的绝佳机会,如果这一次他错过了,怕是这辈子,都再无可能得到苏昕了,这样,他如何会甘心?

陆天恩找过洛商,得知那天那个妇人,竟然是洛商和苏昕的师父,而且洛商和苏昕竟然是同门,所以,洛商明确表示,他不会在帮着他对付苏昕,并且还劝他不要再打苏昕的主意,要不然,从今以后,他们就是敌人。

陆天恩懊恼极了,洛商可是他最得力的帮手,可是现在,洛商却突然不肯帮忙了,还很可能成为他的敌人,他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得不到,心里就越发渴望,特别是他发现了苏昕的另一面之后,对苏昕更加着迷了,那个女人,每见一次,都让他惊喜,她就好像是挖掘不完的宝藏一般,令人时刻充满惊喜,那样的女人,如果不能占为己有,那就太遗憾了。

这一刻,他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陆煜城死了,陆煜城一死,他想要占有苏昕,估计就容易得多了。

以前他想过,等到陆煜城死了,他的老婆,他也要好好虐待一番才行,可是现在,他舍不得了,他只想狠狠地占有那个女人,哪怕是她曾经是陆煜城的老婆,他也要她,这种渴望,突然就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呀,并迅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