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视

小说: 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作者: 林思缘 更新时间:2018-09-12 04:29:55 字数:2161 阅读进度:1172/1475

段逸阳原本盯着微信上和小曦的聊天记录发呆的,听了韩超的话,他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他来了?他总算是知道亿阳是他的公司了吗?

相对于顾氏那样的大企业而言,亿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了,他以为,在他没有强大到足够与他抗衡之前,他是不会注意到他的,倒是没想到,他突然就找上门来了。

段逸阳微微抿了抿唇,低声说了一句:“不见。”

“是。”韩超应了这句话后,便默默退出去了,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作为他的助理,段逸阳清楚地告诉过他,顾永明是他的敌人,是他必须要报复的敌人。

韩超还知道,顾永明不只是段逸阳的敌人,还是段逸阳的父亲,当年,顾永明抛弃发妻,娶了徐淑芬那个小三,这些,段逸阳都没有对他隐瞒,因为,他不仅是他的助理,他同时还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段逸阳终究还是被打扰到了,想到顾永明,他幽深的墨眸,划过一丝冷光,想见他?请问他以什么样的姿态?又凭什么见他?

在当初母亲病成那样他都不出手帮忙的时候,他段逸阳就已经暗暗发誓,这辈子,他都不再认这个父亲,所以,他凭什么想见他他就得见?

楼下大堂,前台给了顾永明答复,说段总没有空见他,请他回去。

顾永明听了前台的话,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没想到,段逸阳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这些年,他没少想要讨好这个儿子,希望他能够回到顾家去,可是不管他说什么,他都无动于衷,宁愿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苦,也不屑回到顾家。

他承认,当年抛弃他母亲是他不对,但是他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对不起段逸阳,毕竟,当初他也是极力争取他的抚养权的,只不过最后争不过段紫云而已。

争不过段紫云之后,他不也每个月支付他抚养费吗?一直到他十八岁,抚养费都没有断过。

既然他都养了他十八年,凭什么他要见他一面都不行?顾永明越想越气,于是,他直接冲向电梯门口,怒道:“他说不见就不见了?我偏偏要见他。”

不过,亿阳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看到他没有经得段总同意就想强行上去找人,他连忙拦住他:“这位老总,还请你不要让我们难做。”

“难做什么难做?我就是要上去,我看你们谁敢拦着。”顾永明蛮横地道。

“抱歉了顾总,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们只能叫警察了。”亿阳集团规模虽然还不够大,但是段逸阳管理有方,他挑选员工要求很严格的,就算是一个小小的保安,他都要精挑细选,既然是精挑细选的员工,自然不是吃白饭的。

连选一个保安都如此挑剔,更别说其他部门的员工了,这也是为什么,亿阳才成立了短短几年,就能发展到今天的原因。

顾永明没想到,他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保安威胁了,他气得绿了脸,他走也不是,留了也不是,最后,他干脆不走了,他走到摆在大堂里的沙发上一坐,哼道:“他不见我,我就在这等着。”

前台一脸莫名其妙,这顾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堂堂顾氏集团的掌权人,出现在他们亿阳已经够奇怪的了,更奇怪的是,亿阳来了这样一个大人物,段总竟然避而不见?

段总避而不见,顾总生气在所难免,可是,都生气了还要坐在这里等着是要闹哪样?

前台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是正道,于是,她也不再理会顾永明,而是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

顾永明这一等,就等了一下午,傍晚的时候,段逸阳才从楼上下来,顾永明看到段逸阳,连忙站了起来,对着段逸阳,冷声道:“你现在能耐了啊?竟然让老子在这里等你?”

大家以为的顾永明口中的老子,只是一个他的自称,倒是没有人会去想,他真的是段逸阳的老子。

段逸阳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径直朝他停在公司门口的车走去。

顾永明被自己的儿子无视了,气得差点跳脚,他连忙跟上去,怒道:“段逸阳,你给我站住。”

段逸阳还是像没听到一般,依然大步走向他的车子,偏偏他的腿还比顾永明的长,他特意加快脚步,顾永明不用跑的,都追不上他,而顾永明又唯恐在人前失了形象,不好用跑的,只得在后面一边喊一边追:“段逸阳,你给我站住。”

段逸阳拉开自己的车门,直接将车开走了,顾永明看着远去的车子,愣在了原地,所以,他真的被自家儿子无视了?

顾永明气得要死,他跺了跺脚,愤怒地道:“段紫云,看看你教的好儿子。”

……

段逸阳最近应酬比较多,他已经许久没有回去好好跟母亲吃过一顿饭了,上车后,他给段紫云打了电话:“妈,我今晚回去吃晚饭,你准备一下。”

段紫云听说额日子要回来吃饭,她连忙欢喜道:“真的吗?那很是太好了,妈多做几个菜。”

“嗯。”段逸阳挂了电话,便开车回家,路过一间花店的时候,他习惯性将停在路边,走进花店,买几株含苞待放的粉百合。

粉百合是母亲最喜爱的花,母亲说,粉百合不止开得久,味道还香浓,家里摆上一束,可以持久留香。

母亲这辈子,青春都给了顾永明,年轻的时候,默默跟着顾永明一起奋斗,几乎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后来,家里条件变好了,顾永明却背叛了她,刚开始离婚的时候,他常常看到她一个人偷偷以泪洗面却无可奈何。

后来,他长大后,想着要哄母亲开心,便时不时给她买上几株她喜欢的粉百合,让她摆在家中,希望她能喜欢。

久而久之,便成为了一种习惯,家里的粉百合开败之后,他便会再买几株新的回去,家里便花香不断。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