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圆满解决

小说: 绝品野医 作者: 悠然钟声 更新时间:2018-09-14 16:44:52 字数:3603 阅读进度:940/952

路过一个警察的岗亭时,看到一个民工在说着什么,但是,岗亭里的警察显然不够热情,不够积极。

民工唉声叹气的走开了。

这时,出站口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出来了。

杨根硕忙不迭走上前去。

翘首以盼,差不多三分钟之后,两个女孩出来了。

百合穿着雪白的阿迪达斯。

花小蛮穿着民族特色的服装——胡服。

一个提着拉杆箱,一个背着背篓。

二女因为身材高挑,姿色出众,再加上花小蛮打扮另类,顿时吸引了无数目光。

但二女目不斜视,眼里只有一个人。

“大牛!”看到彼此之后,三人同时加快了脚步。

杨根硕距离出口较近,几步就到了,然后直接跨越栅栏,进到了里面。

检票员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杨根硕来到二女面前,“百合,小蛮!”他满脸喜色,将一篮子的鲜花送给二女。

然后,从花小蛮背上接过背篓,在百合手中接过行李箱。

“小蛮,百合,你们怎么会来?”杨根硕走在二女中间。

“想你了,算不算理由?”花小蛮抱着他的胳膊说。

百合道:“蛊族和药族现在没什么事,我们把事务交代给下面人,就出来了。正好,也让小蛮见识一下外面的花花世界。”

“这么说还要回去?”杨根硕道。

“也可以不回,全看你喽。”百合冲着杨根硕眨眨眼睛。

“那就不要回了,又不是没房子住,而且,我还给小蛮安排了一份工作。”

“什么?”花小蛮兴致勃勃的问。

“大牛科技首席药剂师。”杨根硕道:“怎么样?是不是听着就很高大上。”

“大牛,“高大上”什么意思?”花小蛮问。

“呃,这个……百合,你跟她讲。”杨根硕冲百合说道。

“大牛,我也不清楚。”百合弱弱地说。

“我的意思是,给你这个职位,是不是听起来,就非常的高端大气还上档次。”

花小蛮还是一脸懵懂。

杨根硕苦笑:“不着急,很快就会融入现代社会的。”

说话间,二女先出了铁栅栏,但是,却将杨根硕拦住了。

人家工作人员要验票,他当然没有,他态度诚恳地表示,自己是翻进来接人的。

工作人员不干了,这是违反规定的行为,要罚款。

那人先说五十后来变成一百,杨根硕也没计较,直接掏了票子。

等到走出来时,他对那名工作人员说:“郝建军,我记住你了,今天接了两妹子,不跟你计较。”

说罢,就被两个女孩抱着往停车方向走。

一男二女,再次成为焦点。

有人说,这是兄妹外加女朋友。

也有人说,这是男女朋友外加小姨子。

无论如何,大家最羡慕的还是杨根硕。

对于这种目光,杨根硕是见怪不怪了。

刚走到车子旁边,看见车位蹲着一个人,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旁边地上一个蛇皮口袋,从破洞里露出大红的毛毯。

此时,他正一口接一口抽着四块钱一包的红梅。

“大哥,你这是咋了?”杨根硕将行李放在后备箱,然后上前问道。

低矮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说道:“大兄弟,没事,你去忙吧!”

“有事您说话,说不准我就能帮上忙!”

杨根硕之所以想帮,一来,是看出对方是个老实巴交的民工,二来,对方一身行头,跟自己刚进城的很像。

那时候的自己,还不是度过了好几天水深火热的日子。

那时候的自己,也渴望有个人,能够帮帮自己。

民工诧异的看着他,怎么看也不像坏人,而且对方就算骗子,又还能骗自己什么,于是,他点点头,说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原来这个民工兄弟来自外省,刚来还不大适应,这刚刚有点适应了,还没干多久,家里老婆得了病,需要一笔治疗费用。

于是,这位兄弟就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从工头那里预支了两千块,并且买了车票,准备回家。

可是现在,他的车票和两千块同时不翼而飞。

蛇皮袋多了一个大大的口子,显然是刀子划破的。

杨根硕一听就毛了。

让杨根硕愤慨的,倒不是民工兄弟被盗,而是他孤苦无助的时候,岗亭里警察同志显得很冷漠,只说一句“两千块不够立案”,就将民工兄弟打发走了。

不是说有困难就找警察叔叔吗?

这个警察叔叔是怎么了。

杨根硕拉着民工的手,就来到了岗亭外。

里面的年轻警察低着头,拿着手机,似乎在忙什么,总之忙的不亦乐乎。

根本没有感觉到窗口外二人的存在。

杨根硕凑近一听,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因为,他听到了“跳一跳”的声音。

“同志!”他拍打窗台。

“什么事?”警察并没抬头。

“同志!”杨根硕一声暴喝。

“哎吆我去!差点破纪录了。”年轻的警察站起来后,一脸不快,“是谁,谁影响我正常工作。”

“玩跳一跳也是正常工作,只是会往脸上贴金。”

“你……我只是太累了,所以放松一下。”

“你也知道害怕,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年轻的警察怒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简直是口出狂言。”

“咱们先不打嘴仗,我现在问你,这位老乡丢了钱和车票,你们到底管不管。”

“我说的很清楚,数额太低,不够立案。”

“这是谁定的,不够立案,就不闻不问?”

“你……”警察发现自己说不过杨根硕,恼羞成怒,嗷呜一声,“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我面前大放厥词,我可以告你诽谤。”

“好啊,我找律师陪你玩,等你过了今天这一关再说。”

“你……什么意思?”

“老乡这个事儿,你到底管还是不管?”

“我们不是不管,但是我们也没什么好办法,一来流动人口太多,二来,我们人力实在有限。”

年轻的警察语气明显软了,但是杨根硕比没有打算放过他。

“有困难可以克服,不闻不问就是你的不对。”他掏出警官证,“其实咱们是同行,我真是看不惯你!”

警察一看:“天哪,你就是市局刑警队的杨教官,闻名不如见面,我老崇拜你了。”

说话间,警察跑下岗亭,抓住他的手一阵剧烈的摇晃。

“呃……”这个变故搞的杨根硕还不好意思下狠手了。

原本,他是真的想要把警察的上司叫过来,有可能的话,把萧阳也喊过来,当场处理这件事。

可是自己已经透露了身份,对方还说出那样的话……算了,只要把事情解决就好。

“同志,你看这事儿……”

“杨教官,叫我小夏。”

“夏警官,你看怎么办?”

“杨教官,你和这位老乡稍等,我尽快处理。”

“有门道,还是有线索?”杨根硕笑问。

小夏暧昧的笑了笑,撂下一句“绝对耽误不了老乡上车”,就走远了。

“大兄弟,原来你是警察,我谢谢你。”民工说着就要鞠躬。

杨根硕一把扶住他:“老哥别急,等事情办成了,再谢不迟。”

“嗳嗳,你是个好人。”民工说。

杨根硕笑了笑:“给我一支烟。”

“我……我这烟太丑,拿不出手。”

杨根硕自己动手,从对方口袋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点上了,“嫂子啥病?”

“说是急性肾炎!医生说,如果不积极治疗,就会变成慢性,以后很顽固,后果很严重。”

“医生总是吓唬人。”

“大兄弟,你的意思是,不需要治疗。”

“那也不是。”杨根硕摇摇头,“有病就得治,听医生的。”

“唉……”民工用乌黑的手指掏出一根烟,点着了,叼在嘴上,沟壑纵横的黝黑脸庞上愁云密布。

就在这时,小夏跑过来,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老乡,这是车票,这是现金,你点点,是不是刚好两千。”

民工颤抖着接过车票和现金,一遍一遍的看,喜不自胜。

小夏开心地笑道:“老乡,拿好了,以后小心点,赶紧进站吧,再有半个小时就开始检票了。”

“嗳,嗳!”民工嘴唇颤抖着,冲杨根硕和小夏连连鞠躬。

“慢着,”杨根硕叫住他,“你老婆的病,两千块够吗?”

“不……清楚,要是不够,只能回去再想想办法。”

杨根硕打开钱包,将现金全部点出,同时还有一张名片,他道:“老哥,身上只有这么多,你先拿着,如果不够,给我打电话,我来给你解决。”

“大兄弟,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不能要!”民工连连摇头,推拒。

“大哥,你就拿着吧,也算是大牛的一点心意。”百合上前说道。

“嗳!我怎么好意思,我走了什么狗屎运。”民工红着眼眶自嘲。

“小夏警官,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嘛!来,我已经赞助完了,你也适当赞助一点。”

看到杨根硕灿烂的小脸,小夏真想打上一拳,可是他没有那个勇气。

最终只能垂头丧气,乖乖掏钱。

老乡拿小夏的钱,就没有那么多负担了。

然后,一路小跑,在候车厅门口突然停下,回头朝着杨根硕方向深深鞠躬。

杨根硕笑着摆摆手。

百合和花小蛮一脸崇拜。

待看不到民工之后,杨根硕问小夏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找到了。

小夏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