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轻松破城

小说: 崛起诸天 作者: 冬日之阳 更新时间:2018-05-16 13:13:16 字数:2584 阅读进度:452/788

呜!突然远处传来沉闷的牛角声,声音入云,震撼天地。城墙上的士卒纷纷向前看去,只见远处江水上出现了几十艘战船,这些战船正在靠岸,一队队的精锐兵马像是潮水一样,从战船上涌动出来。

不到片刻的功夫,黑压压的兵马在河岸上列阵,每个士卒都穿着比较厚实皮甲,手中提着长刀长枪,脸上露出森然的杀气。旌旗遮天蔽日,如林之徐,如风之迅。一看就是难得的精锐。

“扬州军!扬州军来了!”

“这下完了,扬州兵马这么多,我们这座小县城根本挡不住啊!”

不只是城墙上的士卒,就连淮阴城的县尉和其他的郡兵都伯、屯长也是一副马上要倒大霉的样子。他们能担任官职,自然也有着家世背景,并不是庸碌一辈子的寻常百姓。对于天下大势或许不太了解,但好歹听说过这几年天下发生的大事。

高澄北上会盟、一统扬州的事情传遍整个徐州,这些人都听过高澄的名号,尤其是高澄从淮安崛起到现在,领军作战从未战败,威名赫赫,他们这些寻常人一想到要和这样的英雄豪杰为敌,就一阵心虚。

“都打起精神!高澄贼子胆敢犯我城池,这次定要教他好看!大家只要坚持三天时间,陶公的援兵就到了,到时候我们内外夹击,定能破敌!”一个身穿锦衣,外面套着一副不合身盔甲的青年带人来到城墙上,大声的叫道。

这个青年在城墙上不断的大声呼喝,意图振奋麾下兵马的战斗意志。

县尉还有其他的都伯屯长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和惊惧,这个青年就是淮阴县令。乃是徐州曹氏的子弟。

“怎么办?要不要按照县令说的,不惜代价的守好城池,等待援军?”等到县令走远一些,县尉的一个心腹屯将悄悄的凑上前,在县尉耳边低声问道。

县尉眯了一下眼睛,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回答道:“扬州军如此精锐,我们要是拼命守城,全都会战死在城头上!只要对方全力攻城,不要说三天,我们连一天都挡不住!命都没了,还拿什么拼?”

“右将军也是我们徐州人氏,据说是和曹氏发生矛盾,才被迫远走扬州,现在右将军攻入徐州,曹氏肯定会尽力反抗……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都是徐州人,我看让右将军来当徐州牧也不错!”

他身边的屯将深以为然,点点头说道:“不错,如果攻打徐州的是豫州军或者兖州军,我们肯定要尽力一战。可右将军和我们都是徐州人,何必自家人打自家人呢!”

……

二十万大军没有全部下船,而是留下十万人在战船上,防备淮水对岸。水之北为阳,水之南为阴。淮阴位于淮河的南岸,临近洪泽,乃是掌控淮河、洪泽的重镇。

可惜这个重镇在世道安稳的时候,并不受人重视,唯有天下大乱才能显现出价值。陶谦就对于淮阴没有足够的重视,直到高澄的水军顺水而下,直接深入广陵直扑淮阴的时候,才恍然明白过来,连忙调集大军前来支援。

“城墙上的人听着,如今我扬州三十万大军兵临城下,要是识相,就尽快开城归降,如果执迷不悟的顽抗,就休怪我军手下无情!”

等到大军列阵之后,董袭翻身上马来到大军阵前,张口大喝道。声音在罡气的加持下传遍整个城池,他故意把兵马的数量向上虚报了十万。以期不战而屈人之兵。

城墙上的士卒浑身颤动,额头上冒着冷汗。他们在昨天还是一个寻常的百姓,被迫登上城墙,都没有把心态转过来。

淮阴县令面上带着怒火,大步走到城垛,从身边护卫手中抢过弓箭,唰的一声,长箭破空,化作流光对着下方的董袭射去。

“有胆就来攻城!”

这个徐州曹氏的子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已经修炼到了练力七层。同时还有养魂四层的修为。在五感的辅助下,这根长箭显得十分精准。

董袭哈哈一笑,手中长枪向前一档,就把飞来的长箭震成碎片。

不远处,高澄、戏志才、鲁肃三人站在指挥台上,朝着城墙看去,戏志才目光一扫,立即笑道:“城墙上没有炼魂修士,不用担心大规模法术,可以攻城!”

他经过多年的修炼,早已突破了炼魂境界,如今精神力量直追鲁肃,可以笼罩整个城头。

高澄点点头,他的实力远超戏志才,早已发现这点,并且他还敏锐的感应到城内有着炼魂高手的存在,不过没有登上城墙,他应该就是鲁肃提起的步骘。

“主公!”董袭纵马奔来,拱手请示。

高澄神色不变,从身边周仓的手上接过昆吾剑,持剑朝着眼前城池一指,淡淡道:“攻城!”

轰隆!

伴随着高澄一声号令,震耳欲聋的战鼓声响起,董袭翻身下马,大声呼喝,亲自带着五千精锐朝着城墙扑去。先是一阵箭雨覆盖,然后云梯、攻城车就架在了城头。董袭身先士卒,双脚在云梯上一点,就登上了城墙。

唰!罡气横扫,瞬间就有二三十个淮阴郡兵惨叫倒地……

对于城墙上的战斗,高澄没有半点关心,淮阴除了隐藏不出的步骘之外,没有第二个二阶高手,董袭身为炼罡武将,麾下还有五千精兵,要是攻不下淮阴城,那高澄可真要怀疑他的能力,让他实现自己提头来见的诺言了。

杀!

有董袭充当锋锐在前方开路,其他的士卒没有耗费太大的力气,就一个个的来到了城墙,然后各自结阵,把淮阴兵杀的鬼哭狼嚎节节败退。

“将军饶命!我等降了!”

原本就没打算尽力守城的县尉和他的手下看到这一幕,脸色发绿,连忙嘶声大叫,让麾下的士卒跪倒在地。

“狗贼,竟敢临阵降贼?我杀了你!”身穿锦衣的县令正在带着护卫艰难厮杀,猛地听到这话,如遭雷击,随后双眼猛地发红,抽起一杆长枪就朝着县尉的方向杀去。

噗嗤!

一根长箭带着强劲的罡气,在虚空中化作虚幻的猛虎,像是猛虎下山,噗嗤一声扑在了县令的胸口,砰地一声,这个县令的胸口瞬间炸开一个血窟窿。身体倒飞砸倒了几个士卒。

董袭把刚抢在手中的弓箭仍在地上,重新提起长枪。嘿嘿冷笑道:“刚才你射我一箭,现在我还你一箭,扯平了!”

“县令死了!”

“快逃,快逃啊!”

当县令被董袭射杀之后,淮阴郡兵再也没有丝毫抵抗的力量,数千人扔下兵器,把身上代表郡兵的衣饰扔在地上,一哄而散。

片刻之后。淮阴城门轰然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