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鲁士夫

小说: 绝色美女爱上我 作者: 远方 更新时间:2017-03-21 08:36:11 字数:2367 阅读进度:590/1024

甚至,在赵晨的气息和威压释放出来的那一刻,黑袍人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变戏法似的手里出现了一直烧鸡。

啃咬起来。

嗯,吃的津津有味。

赵晨被这家伙弄的一愣。

转而,赵晨就觉得被小瞧了。

心里不舒服。

既然不舒服那就要对方不舒服。

这才是赵晨的性格。

那么,打斗的事情先放一旁。

赵晨走了过来。

黑袍人“呵呵”笑了两声,“独家秘制的烧鸡,每一次出门我都带足了料,在这山野老林里吃上那么几只,啧啧。”

黑袍人满嘴是油。

他添了一下嘴上的油,哼道:“想吃啊?那么,答应我一件事。”

说着,黑袍人将脑袋上的帽子给拿了下来。

赵晨看到了他的脸。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乍一看去很好看,帅到没边的那种,娱乐圈里的小鲜肉都不能比。

可是,这张脸太白了,能用苍白来形容。

就像死人的一张脸似的。

别说晚上了,大白天的都是很吓人。

赵晨想了想,和西方的吸血鬼有那么几分相似。

赵晨先是一惊。

转而,他也就明白了,定然是和修炼的功法有关系。

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能好好的一个男人弄成这个鬼样子啊。

“我会吃你手里这种东西?”

赵晨也坐在一块石头上,他摇头轻笑。

脸部每一个位置都变得极为的嘲讽。

黑袍人看到,他眉头皱了皱,很不高兴,“多少想要吃都吃不上。”

“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赵晨说道。

“说来听听。”

黑袍人一边啃咬着烧鸡一边说道。

“你吃的鸡,说实在的,和屎没啥区别。”

赵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黑袍人正要吞咽。

“屎”这个字立马刺激了他的神经。

“呃……”

黑袍人出干呕的声音。

呸!

他吐掉了嘴里的肌肉,然后,凶狠的瞪着赵晨。

看起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脸越的苍白。

赵晨觉得就算漂白也不会这么白的。

“你说什么?”

黑袍人冷声道。

从他身上散出来阴冷的气息,太阳当头呢,温度骤然的下降。

在这光秃秃的山顶,好似有着死气在冒。

赵晨毫不在意,相反,他心里得意。

刚才因为黑袍人嘲讽的不舒服全都散去了。

“呵呵。”

赵晨笑了两声:“你这烧的鸡还能算鸡?”

“这么说来,你很在行了。”黑袍人身上阴冷气息不减。

似乎,随时都会出攻击来。

赵晨依旧不在意,他说道:“我当然在行,要是你吃上一口我烧的鸡,你就会觉得我说的你手里像一坨屎是多么的正确了。”

又听到了屎,黑袍人再也吃不下去了,他将烧鸡丢的远远地。

并且,他猛然站起来。

身上的阴冷气息如风一般在他周围旋转。

就如无形的兵刃,全都准备好了。

可,突然,黑袍人坐了下来。

“给你个机会。”

黑袍人说道:“我鲁士夫总会给对方一个机会的,就看你把握不把握了。”

“鲁师傅?”

赵晨嘀咕了一声:“还有人叫这个名字的?”

“战士的士,大丈夫的夫,是鲁士夫,不是鲁师傅!”

自称鲁士夫的黑袍人喝道。

“鲁士夫啊,行,想要我给你露一手吗,弄两只鸡来。”

赵晨手一摆。

鲁士夫眉头皱起,“你让我去给你抓鸡?”

“想要吃到美味,就要付出劳动,岂有白吃这种事情?”

赵晨道:“除非你真的是白痴。”

鲁士夫的眼睛眯了又眯。

这个赵晨让他觉得有意思了。

他哈哈笑了两声,“行,我去给你抓鸡,不过这个山头没有,要到旁边有树的山峰。”

鲁士夫起身,走了两步,回头道:“但是啊,你别想着走,咱们还没完呢。”

赵晨站了起来,他伸了个懒腰。

鲁士夫没有想到的是,赵晨先走了,他跟在后面。

鲁士夫眉头又是皱起。

“这家伙不怕我的?”鲁士夫心里想着。

这个念头一出,鲁士夫就有了很大的心事,“不行的啊,我来就是要他害怕,他不怕,我来干什么的?不行,绝对不行,我一定要让他害怕,否则,颖颖……”

鲁士夫下定了决心,“等会儿吧,等他烧出来真正的屎后,我再出手不迟。”

赵晨走在前面,他能感觉的到鲁士夫一直在看着他。

鲁士夫有着心思,赵晨同样有。

“这个鲁士夫的长的吓人,修炼的功法又属于阴冷属性,按理说这样的人是丧尽天良的家伙,和这家伙接触虽短,可怎么感觉……他就像个杀逼似的啊?”

赵晨挠了挠头,“恶人也是有着大杀逼这个属性的,对的,应该是这样。”

“可是,一个大杀逼能在这么年轻就达到了练气境四重吗?”

赵晨想着,鲁士夫是他见到的,除了那个乞丐以外修为最厉害的了。

就是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

这么一想,赵晨的度加快了。

是突然间加快的那种。

一下子就没了身影。

“想逃?”

鲁士夫快步追去。

他的度也是快到令人不敢相信啊。

两个人就好如在比拼谁快一样。

一个山峰一个山峰的跑过。

终于,在第五座山的山腰位置,赵晨停了下来。

“嘿嘿,不跑了?”

鲁士夫哼道:“还没有人能从我手里逃走的。”

“闭嘴!”

赵晨低斥一声。

鲁士夫大怒,他双目瞪的滚圆。

却见赵晨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鲁士夫顺着赵晨的目光看过去,哪里原来是有着四只野鸡。

鲁士夫大步向前,那是要抓鸡去。

赵晨把他一推。

“我草,你是找死吗?”

鲁士夫卷起了袖子,似乎要干架了。

“你闭嘴成不成?”

赵晨的声音依然很低。

“看来,我是太温和了。”

鲁士夫声音冰冷。

他身上就要散出来威压,却见赵晨手里多一个用绳子拴着的箩筐,另一种手还有几粒米。

鲁士夫诧异的问:“干什么?”

“吃东西是一种享受,享受的不光是吃的过程,还有准备的过程,只要去抓了宰,哪里来的享受?”

赵晨随手将箩筐丢出去。

箩筐就落在了野鸡的不远处,却是任何的声音都没有出来。

鲁士夫眼睛微微一睁,这一手倒是不错。

接着,他看到赵晨将手里的米也丢了过去,刚好落在了箩筐的下面。

“学着点啊,你虽然吃的东西和屎没有区别,可是,也不能完全堕落了,多多学学对自己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