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悔为何物

小说: 绝色美女爱上我 作者: 远方 更新时间:2017-08-03 21:07:03 字数:2295 阅读进度:608/1024

“送我去医院,送我去医院好不好?我要接手,我会流血死的……”

川哥哪里还有之前的样子,他跪在地上,拿着自己的那只断手。

右手腕那里被整齐划一的切掉,血不停的流着。

川哥的脸色都白了,失血过多。

他的脑袋也晕,好像随时会昏迷过去。

王大锤是无比的恐惧。

他没有想到赵晨会这么狠。

比川哥这些人都要狠的啊。

王大锤性格恶劣,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

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

赵晨都敢把人家的手给剁了下来,而且,还是川哥的手。

王大锤是打心底里对赵晨产生了恐惧。

砰!

院门被踹开。

王大锤看到了是警察。

平常时候,他最怕警察的。

可是,现在,他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他连滚带爬的过去,“警察同志,杀人了,杀人了啊……”

川哥眼睛有些模糊,不过,还能确定,而且,耳朵中也听到了王大锤喊的是警察。

他模糊的眼睛微微一亮,“警察同志,救救我,我不想没手,我不想死啊。”

四名警察眉头都是一皱。

一名警察拿出手铐,警惕的看着赵晨,确切的说是赵晨手里的刀,“把刀丢下!”

哐当!

赵晨将弹簧刀丢在了地上。

拿着手铐的警察立马过去,要铐住了赵晨。

“等等。”

一个三十来岁的警察喊了一声。

然后,他大步走过去,仔细的看了赵晨一眼,便惊呼:“是你……”

赵晨看了看他。

昨晚,这名警察是在场的,他认出了赵晨。

“你好,我叫张瑞。”

他给赵晨敬了一个礼。

前任局长怎么倒霉的,他是从头看到尾的,对于赵晨,他本能的表现出来下属的姿态。

这让王大锤傻眼了。

川哥都止住了喊救命的声音了。

院子外,那些为赵晨担心的村民也都微张着嘴唇。

就连另外三名警察搞不清楚情况的一样。

“张瑞,怎么回事?”

“张瑞,他伤人了,必须要带走。”

“要带走我吗?”赵晨问张瑞。

张瑞直摇头,“不带不带,怎么能带呢。”

“确实,怎么能带走呢,昨晚的事情那么严重,都没有把他带走,反而谭常理父子倒了血霉。

他张瑞可不想倒霉啊。

“张瑞?”有警察不理解。

“回去的路上给你说。”

张瑞道。

那三名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他们没有坚持要带赵晨。

“合乎流程吗?”赵晨问道。

“太合乎了啊。”张瑞急忙说道。

“嗯。”赵晨点点头,“如果要传讯的话,你打我电话。”

接着,赵晨报了一个号码。

“你们过来是他们报的警?”赵晨纳闷的问道。

“不是。”

张瑞说道:“这两个,还有门外的都人口贩子,最近县城里生多起丢小孩的事件,都是他们所为。”

“这个叫川哥的是其中一个头头之一,今天专案组得知他们来了小王庄,就让我们实施抓捕了。”

“该死的,王大锤竟然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我知道了,他今天来带小楠走,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卖出去了!”

“可恶,实在可恶。”

“警察同志,可不能轻饶他们啊。”

面对村民们的声音,其中一个警察说道:“他们的事情恶劣,而且,证据确凿,下辈子估计是出不来了。”

听到警察这么说,好多村民欢呼了起来。

“那么,我们走了?”张瑞犹豫了一下,对赵晨说。

“你们怎么来的?”

赵晨说道:“要不要我帮你们喊船?”

“不用,我们坐局里的船。”

张瑞说道:“上铐,带走。”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冤啊,我真的很冤。”

王大锤哭喊道:“我是欠他们的钱,我没有能力还钱,他们逼我做的啊,我冤啊,呜呜……”

“和法官说去吧。”

川哥、王大锤和半死不活的塌鼻子都被带走了。

赵晨走了出来,来到了王小楠旁边,“来,进屋,好好休息一下。”

“嗯。”

赵晨扶着王小楠进屋。

“小晨真是不得了啊,警察同志都对他这么客气。”

“这哪是客气啊,分明是敬畏。”

“对的啊,小晨用刀剁了那个叫川哥的一只手啊,按理说这是犯法的,小晨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以前都没有看出来小晨这么有能耐的。”

“我觉得是上大学上的,大学是个好东西啊,不然,全国每年怎么那么多人考大学?”

“……”

船上,四名警察聚在一起。

川哥三人都被铐在了船上,不担心他们会跑。

“张瑞,到底怎么回事啊?”一人问道。

“还记得来的路上我给你们说的昨晚的事吗?”张瑞说道。

“记得啊,是关于前任局长谭常理倒了血霉的事啊,和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

对于三人的疑问,张瑞含笑说道:“关系大了,你们知道昨晚的主角是谁吗?”

“难道……”

“没错,就是刚刚我们见到的那个小伙子,他叫赵晨。”

听到张瑞这么一说,另外三人都沉默了。

过了半响,有个年纪最小的胆颤的道:“我还要铐他,我不会倒霉吧?”

“人家是护龙组都要拉拢的人,是大人物,大人物当然有大肚量了,你不要担心。”

张瑞这么说,年轻警察稍稍放下了心。

他暗想着以后不能这么冲动了啊。

川哥的手被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血流的不那么多了。

他听到了警察那边的谈话。

他难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昨晚县局局长谭常理倒霉的事情他是听说了的,没有想到是因为……

川哥那个后悔了,他为什么今天要来小王庄?

“该死的,老子被你害死了。”

川哥对着王大锤低吼。

“我咋个知道他上个大学就这么厉害了啊……”

王大锤也是后悔的不行。

要是知道赵晨这么厉害,他岂能把女儿送给川哥?

直接撮合了女儿和赵晨不是更好了。

现在倒好,下半辈子都不一定能出来了。

他悔的肠子都青了。

要不是被铐在了船上,他跳江自杀的心都有了。

“叫什么叫?都老实点啊。”

传来警察的训斥声,两人便不再说话。

川哥脑袋迷迷糊糊,要死不死的样子。

王大锤盯着江水,一副要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