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南山童谣

小说: 绝色美女爱上我 作者: 远方 更新时间:2017-09-22 20:23:50 字数:2219 阅读进度:798/1024

赵家庄的祠堂里。

年轻人都在接受着先生的考察。

有人得到了夸奖,有人受到了批评。

被夸奖的人无比的高兴,就好像得到了无限的荣光一样,那可是先生的夸奖呢。

受到批评的没有怨言,他们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鼓着劲好好修炼,那可是先生的批评啊。

赵颖接受了考察,她欢欢喜喜的跑到了赵巍青这里,“爷爷,先生夸我了,夸的资质和领悟力都很好。”

“好,好。”赵巍青很是欣慰。

“妈?你怎么了?”

赵颖看到了魏秋敏魂不守舍的样子,她说道:“妈,你在担心小晨吗?”

“我感觉、我感觉……”

魏秋敏看向了南山,山的影子刚一出现在魏秋敏的眼里,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妈,比别哭啊,小晨一定没事的。”赵颖帮魏秋敏擦拭着眼泪。

“哭什么哭?多不吉利!”赵正言皱眉道。

“敏敏,先生一定是有深意的,先生是不会害小晨的。”赵正和道。

“哎……”

赵巍青则是长叹了一声。

“妈,你感觉到了什么?”赵颖问道。

“我感觉……我的心突然慌了起来,我好想听到了……”

魏秋敏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根本止不住。

“你到底怎么了?”赵正言喝斥了一声。

“小晨变小了,很小很小,就是小孩,我仿佛感觉到了他每日的无助与彷徨,还有对别人家孩子的羡慕,我听到听到了小晨的呐喊。”

说着,魏秋敏蹲了下来,她捂着脸放声大哭,“是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对不起你,呜呜……”

魏秋敏的哭声让很多人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大家都知道魏秋敏应该担心赵晨。

先生坐在一条板凳上,正观看着一个孩子释放灵气呢。

他听到了魏秋敏的哭声,然后,他看向了门外,看向了南山。

“先生,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说你是对的,可是,今天你为什么?”

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拄着拐棍过来,他说道:“赵晨这孩子很苦,从小到大受到了太多的磨难,他能走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容易,况且,哪个年轻人没有傲气?哪个年轻人不是血气方刚?”

“难不成,先生你觉得所有的年轻人都得想我们这些老家伙是的吗?你不觉得会死气沉沉吗?”

先生移目看向了老人,“老伙计,不是死气沉沉,修真者永远不会死气沉沉。”

“就是因为他经历了太多,是赵家庄其他的孩子所接受不到的,因为经历的多,心里的魔念也会变得多,南山崖刚好能让他看清楚自己。”

听到先生这么说,老人道:“你不觉得现在就拷问他的内心,太过残忍了吗?”

老人手指外面,“赵晨巍青一家在年前元旦的时候才团聚,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怎么能调整好心态?现在就接受内心的拷问,会出事的啊。”

说罢,老人拄着拐棍的手都颤抖的厉害,“哭声,你听到了吧,那是母亲的的哭声,是母子连心,她感觉到小晨内心的痛苦,所以,她才哭,我的先生,你会害死了一个极有前途的年轻人,一个极有资格接受先生称号的年轻人!”

祠堂里的人都看着这两人。

这个老人叫赵旬,有九十来岁了,算得上赵家庄的老人,在赵家庄敢于直面质疑先生的,他是其中之一。

“老伙计,别激动。”

先生说道:“早一些面对内心的拷问,这是对他好。”

“我看不然吧。”

老人赵旬说道:“你是不是有别的意思?”

说着,他看一眼先生身后站着的侯玉白,老人的眼神带着些深意。

先生看出来他是什么意思,先生并没有解释,他说道:“老伙计,你家里的鸡该喂了,快点回去。”

赵旬转头走了,到了门口,他停住脚步,他没有回头,说道:“如果是那层原因的话,老头子我就算是扒了一层皮也会反对的,也说出自己的心声的,先生年纪大了,希望先生临老不要糊涂了。”

说罢,赵旬走出了祠堂。

“先生,您看,都误会了。”侯玉白说道。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啊,只要是牵扯到先生这个称呼,村里就会有各种声音,都想要这个位置啊,呵呵。”

先生笑了一下,“继续。”

赵旬来到了赵巍青这里。

“老叔。”

按照辈分,赵巍青要喊一声叔。

赵旬轻轻的点头,然后,他拍了拍蹲在地上哭泣的魏秋敏。

魏秋敏抬起头,“叔公,您帮帮小晨,好不好?”

赵旬看向了南山,他的眼神有些浑浊。

他看了许久,才道:“南山崖、拷问崖、惩罚崖、磨炼崖、明心崖。”

这句话是南山崖那块巨石上的字,是祖宗留下来的。

赵家庄的人都熟记于心。

村人在接受先生的启蒙教育的时候,就要先背诵这写字。

可以说南山崖深入赵家庄人的心。

所以,赵家庄人对南山崖才会敬畏。

当赵旬这些字后,魏秋敏微微一愣,然后,她说道:“对不起,太叔公,我错了。”

“哎。”

赵旬叹息了一声道:“南山崖拷问的单独的个体,外人不得参与,这是祖训!”

“太叔公,我知道错了。”魏秋敏哭着说。

看着魏秋敏的样子,赵旬心生不忍,“南山崖是祖宗留下来的,祖宗是不会害后人的,知道吗?”

“嗯,知道了,太叔公……”

赵旬直起了腰,拄着拐棍离开了。

他一边走着一边吟唱着:“南山有个崖,其名南山崖,南山崖呀南山崖,南山崖下小鬼儿怕,南山崖下有刑罚,南山崖壮大山下小村庄呀,在南山崖下看着真实的我啊……”

这是一首童谣,赵家庄人人都会吟唱。

赵旬一边哼唱一边离开,祠堂内外,很多人听到老人的歌声后,都不自觉的轻声吟唱起来。

先生和侯玉白没有张嘴唱。

“老师……”侯玉白轻声喊道。

“这老家伙,想要通过歌谣让我明心,难道他们都以为我老糊涂了不成?”

先生摇摇头。

“赵家庄有一句话,先生永远是对的。”侯玉白道。

“先生永远是对的。”

先生笑道:“先生是一个称谓,先生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