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拆门

小说: 绝色美女爱上我 作者: 远方 更新时间:2017-09-28 02:04:46 字数:2218 阅读进度:890/1024

接着,赵晨抬起头,他对着天空喊了一声:“赵晨还青锋剑来了。”

他的声音出口,紧接着出现了一道青色,是风属性。

那风属性将声音带的越来越远,而大部分声音似乎都是朝着南边去的,因为,先生的家在那里。

声音传遍了整个赵家庄,一些在家里呆着的人听到“青锋剑”三个字,全都大惊失色的往外跑。

赵家的门口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赵巍天被赵晨这一句放肆的声音给吓着了,赵文明的脸色也变得惨白。

赵巍青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身后,魏秋敏直觉一阵眩晕,赵正言扶住了她。

赵晨大步的走了过去,他一一的打招呼。

没有人应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青锋剑上面。

“小晨,你告诉爷爷,青锋剑为什么在你身上。”赵巍青的嘴唇连续的抖着。

“回家说。”赵巍天道。

“不,就在这里说!”赵巍青喝道。

“爷爷说的没错,就在这里说。”

赵晨看着赵巍青,看着家人,他的眼里有着歉意,让家人担心了。

然后,他说道:“青锋剑是我从侯玉白手里夺过来的。”

“侯玉白?”

“没错,侯玉白早几天出村了。”

“可是,青锋剑为什么在侯玉白手里?”

“赵晨说是夺,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诸多的疑问在众人心头。

“小晨,到底怎么回事?”赵巍天道。

“江南市来凤山,侯玉白参与围杀我,持着青锋剑要杀我。”赵晨这么说道。

听到他的这句话,周围变得寂静无声。

因为,赵晨这句话的信息量太重太重了,重的让诸人喘息不过来。

明面上的意思,侯玉白持着青锋剑杀赵晨。

很自然的,大家就联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青锋剑是赵家庄的剑,是掌握在先生手里的剑,青锋剑为什么在侯玉白的手里?

侯玉白持青锋剑杀赵晨,难道是先生……

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敢想下去。

还有,现在剑在赵晨手里,那么侯玉白是不是成了剑下魂?

赵巍青深深的看了一眼孙子,然后,他转过身,走到了院门前。

砰!砰!

两扇门直接被赵巍青给踹飞了出去。

“回家!”

赵巍青先进了院子,赵晨他们跟着进去。

赵巍天没有去,他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前,他看着院门,做出了与赵巍青同样的事情,将院门给拆了。

赵晨家门口的人多数没有散去,他们都在消化着从赵晨口里听到的事情。

“赵巍天也把门拆了。”有人说道。

“啊……”

年轻人不明白,大些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代表什么,代表着对先生的质疑,先生永远是对的啊!

拆了门,就代表着对先生的质疑,拆了门,是随时迎接先生的到来,等着先生给一个解释。

百年来,这样的事情在赵家庄还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要追溯到明末清初了。

当时有两家人闹,闹成了仇人,结果,那时候的先生惩罚了其中一家,另一家不服,便做出了拆门的事情,结果,他们的房子也被先生给拆了。

现在又出现了拆门……

“鲁老头也把自家的门拆了。”有人说道。

“鲁家也拆门……”

“看来,鲁家要和赵家站在一起了,我们要不要?”

“侯玉白本来就是外人,俗话说的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看到了吧,他侯玉白竟然和外人勾结要杀害赵家庄的人,我觉得,这件事情,先生必须要给一个说法!”

“是不是有隐情呢?”

“呵呵,什么隐情?如果真的有隐情,那赵晨能冒生命危险,背着剑回来吗?”

“也对,赵晨是回来要一个说法的。”

“他说还剑,却没有去先生的家,这是等着先生来取剑,来解释了。”

“我们真的要参与?这可是质疑先生的事情啊。”

“鲁老头都能够做到,我们为什么不能?”

“可是,鲁老头多多少少是为他孙子,那个鲁士夫你们也看到了,阴气森森,人不人鬼不鬼的!”

“现在不是说鲁士夫的时候,是说赵晨,哎,叔公在北山要是知道了,我想他会……”

这人话没有说完,就有小孩子喊道:“太叔公拆了自家的门,太叔公把北山山脚下的牌坊也掰断了一块。”

众人全都愣住了。

赵旬拆自家的门不算什么,赵家庄的人都知道赵旬是看重赵晨的,甚至把赵晨当成了赵家庄的真龙。

可是,北山脚下的牌坊,那代表的意义就不同了,北山是坟墓群,那里葬着赵家庄的祖祖辈辈,牌坊就代表着北山的门。

赵旬是为先祖做决定了,先祖们也需要先生一个解释……

“怎么办?”有人开口问道。

“等等看吧,等明天,如果先生在出来,大家也只有拆门了。”

说话这人是个老头,在赵家庄的威望不小。

很多人纷纷说道:“听梅大爷的意思。”

大人们散去了,小孩子还在赵晨家门口蹦蹦跳跳的,他们探头探脑,似乎是还想见识一下青锋剑。

青锋剑被赵晨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面。

一家人都围着看,越看越是心惊肉跳。

因为,这把剑是要去杀赵晨的啊。

如果,今天,不是赵晨背着剑回来,如果是侯玉白背剑而归的话……

魏秋敏作为一个母亲,她的不敢去想,她抱着儿子哭起来。

赵颖也过去抱着,“妈,小晨……”

赵正言仰了仰头,将要出来的泪水给倒了回去,他也过去,一家人抱在一起。

赵巍青拿起了石桌上的青锋剑,剑很重,压的他的心难受。

赵巍青看了看院子里的那棵白杨,他持着剑上了白杨树,来到了树的顶端,将青锋剑给绑在树梢之上。

赵家庄的房屋最高的也就两层,白杨树有十几二十米的样子,这样以来,青锋剑在村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

青锋剑是青色的剑,没有剑鞘,那青色的风属性在半空中盘旋,尤为的吸引人眼睛。

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人看向那把剑,真的太扎眼了。

“先是拆门,又是悬剑,这是要逼宫啊。”

一名老者正在家里喂鸡,他看着半空的青锋剑,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