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面对的问题

小说: 绝色美女爱上我 作者: 远方 更新时间:2017-09-28 02:05:11 字数:2311 阅读进度:941/1024

吃饭的时候,明显,魏逊特别的高兴,他和赵晨喝着酒。

魏氏不停的给赵晨夹菜。

而魏溪总是躲避着赵晨的目光,甚至,她似乎都不敢看赵晨的脸。

魏溪并没有吃多少,她起身,“我去上班了。”

出了门,魏溪拿出shǒu jī拨打了赵颖的diàn huà。

“喂,颖颖,小晨来我家了,你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

“什么?小晨不是在沙漠里吗?怎么去你家了?”

“嗯,他今天来的,刚才和他一起吃饭。”

“那、那你还好吗?”

魏溪深吸了一口气,“我真的没有想到小晨和他那么的像……”

diàn huà那头停顿了片刻,才道:“小溪,你别多想,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我知道,可是,我……”

魏溪蹲在了路边捂着脸哭了起来。

“小溪,你别哭啊,小溪?”

魏溪将diàn huà给挂了。

赵颖进了屋,屋里都在吃饭呢,她说道:“妈,小晨去外公家了。”

“什么?”

“小晨不是在沙漠吗?”

“小溪刚才给我打了diàn huà,说小晨就在外公家。”赵颖道。

“这孩子,怎么不声不响的跑去外公家了?”

魏秋敏道:“小溪没有联想她爸爸吧?”

“怎么会没有呢,刚才打diàn huà还哭了。”赵颖道。

“妈,要不我去东海?”赵颖说道。

“算了,别去了,过几天,我和你一起去,哎。”

听到魏秋敏这么说,赵颖道:“妈,你做好心理准备了?”

“都这么多年了,还不能面对吗?”魏秋敏道。

“妈,方家的老头子要是知道小晨的话,会不会有麻烦?”赵颖道。

“你多虑了,方家老头子又怎么了?”赵巍青对自己孙子很有信心。

魏家。

“小晨,你别介意,小溪那孩子太敏感了,她不是针对你。”

魏氏说道。

“外婆,我知道。”

赵晨问道:“表姐在哪里上班?”

“她开了一家健身房,叫小溪健身,离家就十来分钟的路。”魏氏说道。

“来,小晨。”

魏逊端起酒杯,赵晨和他喝了一杯。

魏逊道:“方家也在东海。”

闻言,赵晨愣了一下,“舅妈家?”

“嗯。”

魏逊道:“你别去方家了,免得麻烦。”

“我知道了。”赵晨说道。

“小晨,你在东海能呆几天?”魏氏问道。

“外婆,我到中秋节那天走。”赵晨说道。

魏氏算了算,“还有一个多星期,中秋节那天就别走了,在家里过。”

“小晨和他家人都没有过过中秋呢,老婆子不要乱说话。”魏逊道。

魏氏连忙道:“外婆考虑不周了。”

“外公外婆,我中秋节也不能回赵家庄的。”

赵晨说道:“我这次是出任务,要去海上。”

“护龙组的任务?”魏逊皱眉道。

赵晨摇头,“算是先生交给我的任务吧。”

“赵先生啊……”魏逊没有多说什么。

魏氏则是关心的问道:“危险吗?”

“外婆,不危险。”赵晨道:“就是去找一样东西。”

“那就好,不过,还得多留个心眼啊。”魏氏叮嘱着。

“知道了,外婆。”

吃完了饭,赵晨和魏逊下棋,魏氏就坐在旁边看着,看着赵晨的侧脸。

一盘棋下完,赵晨说道:“我去看看表姐吧。”

“也好,你们是同龄人,说不定能够开导开导她的。”魏逊收着棋子。

“嗯,我见过大舅,所以,我觉得应该能和表姐说一说。”赵晨道。

“小晨,要小心和你表姐说话,她的心很敏感。”魏氏道。

“嗯,那我去了。”

“去吧,去吧。”

“出了门往东走,过两个红绿灯,就能看到小溪健身的广告牌了。”

小溪健身房。

魏溪坐在办公室里面发呆,眼泪默默的流下来。

当当。

敲门声。

魏溪抹掉了眼泪,“进来。”

“小溪,送你的。”

一名穿着红色西装的男子抱着一捧玫瑰,笑盈盈的过来。

“钟浩源,请你离开,我这里不欢迎你!”

魏溪指着门外,很是强势。

西装男钟浩源脸上还挂着笑,“小溪,我对你的心思,你难道还不明白?”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请你离开好吗?”魏溪道。

钟浩源将玫瑰放在了桌子上。

“拿走!”魏溪娇喝道。

并且,一手将玫瑰给打飞了。

散了一地的玫瑰花。

钟浩源脸色变了,“魏溪,你什么意思?”

“我意思很明显,你走!”魏溪道。

“魏溪,你还以为你是以前的魏溪了?你现在只不过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人,你不是修真者了,收起你的傲气吧!”

钟浩源道:“这么多年,你无论怎么辱骂,我都笑脸相应,就算你的心是铁疙瘩,也该被我笑的融化了吧?”

“哼!”

魏溪冷哼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这一号的,一个大男人穿着了这个样子,看着都恶心!”

“魏溪,你别不知好歹!”钟浩源喝道。

“怎么?原形毕露了?终于装不下去了?那就别装了,滚!”

魏溪将一本书给摔了过去。

钟浩源闪身躲开,他指着魏溪道:“你家里就你爷爷一个人是修真者了,而我家里缺不然,等你爷爷死了,我钟家就会取代你魏家的位置,你跟着我,是你最好的归属!”

“你爷爷才死呢!你滚!”

魏溪怒道。

“呵呵。”

钟浩源冷笑着:“你那个疯子爸爸已经把你爷爷折磨的够呛了,你又自废了修为,你爷爷还能活多久?我告诉你,你爷爷活不长了,都是你那疯子爸爸和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害的!”

钟浩源这句话是深深的击中了魏溪。

她知道对不起爷爷。

情绪真的很乱,眼泪自然的流了出来。

“魏溪,你要是不跟着我,等我钟家取代了你魏家后,你连这个健身房都没有办法开下去,你信不信?”

钟浩源哼道:“我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别表现的高高在上的,你现在没有那个资本了!”

接着,钟浩源缓和了一下语气,“你别觉得我说话重,我说的是事实,现在这个社会要讲究现实,不能活在梦中。”

说着,钟浩源走向了魏溪。

“我给你擦擦眼泪吧。”

钟浩源伸出手来。

魏溪伸手去打,被钟浩源给抓住了。

钟浩源说道:“我说给你擦眼泪就给你擦!”

“你松手!”魏溪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