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舍弃尊严

小说: 绝色美女爱上我 作者: 远方 更新时间:2017-09-28 02:05:17 字数:2303 阅读进度:954/1024

临海区在东海不属于最富有的区域。

在诸多小区的夹角位置有那么一处很大的宅子。

这里就是方家所在地了。

在会客厅里,魏逊等待着。

他面前的杯子空了一杯又一杯。

方敏敏拿着一个茶壶过来。

魏逊呵呵一笑:“敏敏,不用加了,肚子都喝涨了。”

方敏敏尴尬一笑。

魏逊是来见方家家主的,可是,在这里已经等了二个多小时。

对于魏家,方敏敏也是抵触的。

毕竟她姐死在了魏家,姐夫亲手杀的。

方敏敏也痛恨过,可是,现在看着面前的老人,她怎么也恨不下去了。

或许是因为时间冲淡了一切。

或许是看着老人太过可怜。

曾经,方敏敏从魏家门口经过,她看到了满头银发的魏氏。

当时,对她的触动就很大。

“哎。”

方敏敏发出一声叹息来。

魏逊依然笑呵呵的样子,问着方敏敏,“有没有找到心仪的男孩子?”

方敏敏摇头。

“该找了,你也不小了。”

魏逊道:“记得你姐在世的时候,她就经常说敏敏这么漂亮,会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呢。”

“类似的话,我都听了不知道多少遍。”

“我姐一辈子操心的命……”方敏敏抿了抿嘴,眼睛微微发红。

看到她这个样子,魏逊止住了话语。

过了片刻,方敏敏说道:“魏老,要不您今天回去吧。”

魏逊摇摇头,“不行,我得要见到亲家,事情太重要了。”

“魏老也觉得坟墓里不是我姐姐?”

方敏敏脱口而出。

一听,魏逊双眼猛睁,“你说什么?”

方敏敏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连忙摇头,“没什么。”

魏逊眼睛里冒出愤怒,他站起身来。

“魏老,您……”

方敏敏话刚出口,从门口走来了一个人,是方敏敏的二哥方禅,他也是方晴的爸爸。

方禅在小时候就是大姐的跟屁虫,所以,对于大姐的死他对魏家尤为的痛恨。

他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默不作声。

魏逊想要质问关于儿媳妇坟墓的事情,可,转念一想,也就算了,儿媳妇是儿子杀死的,儿媳妇家里如何做,还轮不到他魏家说话。

魏逊发出来一声叹息,然后,道:“你父亲呢?”

“我父亲在修炼。”

方禅冷着一张脸,根本不看魏逊。

“哥?”方敏敏想让方禅的态度好一些。

可是,方禅哼了一声:“你闭嘴!”

方敏敏不说话了,方禅道:“说出你的来意。”

“关于钟家之事。”魏逊道。

“在东海,我方家是我方家,钟家和你们魏家的事,我们方家不管,也管不着,这也是我爹的意思。”方禅道。

“看在是亲家的份上……”

魏逊是个尊严极重的老头,能让说出这样的话就太不容易了。

可是,方禅根本不会有一点的同情,他冷淡的道:“我姐死的那天,咱们就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了。”

“让我见一见你父亲吧。”魏逊道。

“我说了,我父亲在修炼。”

方禅道:“他没空来见你,请回吧,方家大门不欢迎任何一个姓魏的。”

“方禅……”

魏逊的脸上甚至出现了哀求之色。

这么一个老头啊,哀求着一个后辈,可想而知他的心。

方敏敏实在看不下去,她走了出去。

“还不走吗?”方禅道。

“见不到亲家,我就不走了。”魏逊说出这句话,他的脸一红。

“好久不见,我们鼎鼎大名的魏老都变得厚脸皮了。”

方禅冷笑嘲讽。

魏逊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好,坐吧,我看你能坐到什么时候。”方禅道。

门外的方敏敏朝着一个方向走了。

他去了一栋房子,一个老头在教方晴练字。

这个老头就是方家的家主方成岩。

方敏敏站在门口。

“杵着干什么?进来。”方成岩看了一眼方敏敏。

“爹,你去见见吧。”方敏敏说道。

方成岩道:“凭什么去见呢?”

“魏老说了,他见不到你就不离开。”方敏敏说道。

方成岩眉头一皱,“他现在就是一个麻烦在身,怎么能让他待在我们家里?”

“所以,爹,你还是去见吧。”方敏敏说道。

“哼!”

方成岩将手里的笔摔在了地上。

“爷爷,你生什么气呀。”方晴道。

“不气,爷爷不气。”

看得出来,方成岩很疼爱方晴,他转了脸色,并且还带着笑的说道:“晴晴好好练字,爷爷去去就来。”

“快去吧,我一个人行的。”方晴道。

方成岩大步的走了出去。

等方成岩走远了,方敏敏问方晴,“晴晴,问了吗?”

“问了。”方晴回道。

“你爷爷怎么说?”方敏敏道。

方晴摇摇头,“他说该在哪里就在哪里,我不懂他什么意思。”

“该在哪里就在哪里……”

方敏敏百思不得其解。

方成岩到了会客厅。

魏逊立马睁开眼睛,站起来。

“姓魏的,你的骄傲在哪里?”

方成岩哼道:“无赖都开始耍了,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你真的刷新了我的三观啊。”

魏逊羞臊的老脸一红,他叹了口气,道:“看在亲家的份上,帮帮我。”

“咱们还是亲家吗?”

方成岩道:“我将女儿嫁到你家,可不是给你们杀的!”

“亲家,过去的事……”

方成岩的吼声打断了魏逊,“就算是过去了一百年,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好,那么,看在小溪的份上?”魏逊道。

“我没有了女儿,就不会有外孙女!”方成岩哼道。

“你这么铁石心肠的?”

魏逊道:“小溪是无辜的。”

“小溪都自废了修为了,你还不认她这个外孙女吗?”

说话时,魏逊的手在发抖。

闻言,方成岩浑身一震,“什么时候的事?”

“你不知道?”魏逊眼睛一眯。

方成岩看向了方禅,“为什么不告诉我?”

“爹,是你说关于魏家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要传到你耳中的……”

方禅有些惧怕,他的声音很小。

方成岩的嘴角连续的抽搐着。

最终,他将目光落在了魏逊的身上,他的目光充满了愤怒。

他抬起手指着魏逊,“好一个魏家,我女儿死在你魏家,我外孙女在你魏家又丧失了修为,魏逊,这个仇恨,我记你一辈子!”

方成岩的嗓子都破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