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回光返照

小说: 绝色美女爱上我 作者: 远方 更新时间:2017-09-28 04:53:20 字数:2219 阅读进度:992/1024

“先生。”

赵旬脸上的笑容很是开心,如同一个老小孩。

“先生,我看到了很多小时候的玩伴,他们在对我召唤……”

赵旬眼望着北山。

他开始涣散的眼神里好像真的有着很多身影一般。

“老伙计……”

先生抓住了赵旬的胳膊,生怕赵旬就此离开了一般。

“我活的够本了,可是,我想要看着小晨带着剑鞘回来啊……”

“先生,我给他们说了,可是,他们非得要拉着我去,先生,你来给他们说说,让他们晚一会过来找我,我想要看到青锋剑合一……”

泪水从赵旬的眼睛里流出来。

先生对着北山那边吼道:“你们等一等好不好?”

“不行了,先生,我要走了,他们说在那边依然是能够看到的,所以,我不想坚持了……”

赵旬收回了目光,他看着先生,可是,他的目光根本没有任何神采,而且,倒映不出任何的东西,“先生,我先走一步了。”

先生的手紧紧的抓着赵旬,“我会等着赵晨回来再去找你,我来告诉你青锋剑合一的消息。”

“好啊。”

赵旬眼皮开始耷拉了。

然后,他的头靠在了小树上面。

“南山崖,拷问崖……明心崖……”

赵旬嘴里子在唱着赵家庄的童谣,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赵旬闭上了眼睛,人倒在了小树下。

他闭着眼睛,如果不是身上有血迹,他就像是熟睡了一般。

他走的很安详。

先生将赵旬身上别着的旱烟袋拽了下来,他上了烟叶,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北山这边的情况,赵家庄没人知道。

大家都热火朝天的准备着呢。

在先生的家门口摆放了很多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摆满了菜肴。

村民们兴高采烈的。

“先生去哪儿了?”有人问道。

“应该是去北山了,先生今天寿辰,是要给祖宗们上一炷香的。”

“谁去喊先生和叔公?”

“我去吧。”

梅寒星朝着北山去。

梅寒星人没到北山,他就感觉到了不对。

远远地,梅寒星看到了有火星,那是先生在抽旱烟袋。

梅寒星走了过去。

他看到了地上尸体,他看到了赵旬……

“先生……”梅寒星直接跪在了地上。

“饭菜都准备好了啊?”先生问道。

“嗯,准备好了。”梅寒星的声音带着哭腔。

先生低着头将烟锅里的烟叶抽了干净,然后,将烟灰磕掉,“扶我起来。”

“哦。”

梅寒星去扶先生,先生的两腿抖的厉害,身体也是。

“先生……”梅寒星无比的担忧。

“老伙计,你不是喜欢这棵树吗,那,今晚你就躺在这里,等明天我让大家在把你安葬在山上,你说好不好?”

先生微微摇头,“哎,你是一个死人了,愿不愿意的还不是我一句话?”

“今天是我一百二十岁寿辰,我去吃寿宴了,等吃完了再来陪你。”

先生对梅寒星道:“带我去吧。”

梅寒星哭了,他一个大男人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在他的印象里,先生是无所不能的,先生是最强大的,可是,现在……

先生连路都走不了,梅寒星几乎是抱着先生走的。

先生弱的……梅寒星从来没有想过先生会这么弱……

“开心点,今天是我寿辰。”先生说道。

“先生,告诉我是谁!”梅寒星咬着牙道:“赵晨现在不在,您告诉我吧。”

“算了。”先生道。

“先生,我求求您了,您告诉我是什么人做的!”

梅寒星道。

“今天不提这事好吗?”先生说道。

梅寒星抽着鼻涕,“好,不提……”

“哭哭啼啼的,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先生不高兴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先生教训的是。”

村里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因为,全村的人都在先生家门口呢。

先生家门口有着几盏大灯照着,很是通亮。

有人看到了梅寒星是抱着先生过来的,“先生怎么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

村民都站了起来。

梅寒星把先生抱在了最上手的桌子前坐下,他先生倒下去,在后面扶着。

“都干什么?坐下来吃饭。”先生说道。

“先生,您怎么了?”赵巍青问道。

“老了,早都给你说过了。”先生回道。

“叔呢?”梅不才问道。

“你们叔……”

先生看着夜空,“你们叔去见祖宗们了。”

梅不才跪下了,鲁健跪下了,赵巍天赵巍青……所有人都跪下了。

“好了,别把我的寿宴弄成了丧事,都起来吃饭。”

先生这么说,大家相继起来了。

吃饭的是佛,没有人提赵旬的事情。

有人敬酒,却没有人欢笑。

这顿寿宴无比的压抑。

好像,赵家庄的熊熊怒火要控制不住了。

“谁都别给我乱来,等赵晨归来。”

吃完了饭,先生这么说道。

没有人应声。

“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先生不高兴的要拍桌子,可是,手都难以抬起来。

村民们看着难过,很多人都哭了,他们哭着说:“听到了。”

“寒星,带我去北山。”先生说道。

“是。”

当梅寒星把先生 抱起来的时候,先生突然说道:“安排几个人到河边看看,赵晨那小子何时归来啊,再不来,他恐怕要见不到我了,他的启蒙教育我还没有做呢,假如他真的赶不及,你们告诉他可不要怪我。”

“先生,您别这么说……”梅寒星道。

“总是要说说的,毕竟赵家庄的每一个人都要受先生的启蒙教育,这是我欠赵晨的。”

先生道:“好了,带我去北山。”

临走的时候,先生还嘀咕着:“到哪里了呢?我可答应了老伙计要等赵晨的,我是先生可不能食言了。”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

赵晨看着肩膀上的黑色,他眼睛一眯,“毒!”

赵晨感觉到毒性在腐蚀的他血肉和灵气。

“该死的。”

赵晨拿出shǒu jī来,他在商城翻找。

“还有时间看shǒu jī啊?”

一个身影出现在前面,是个老人。

赵晨抬头一看,他惊愕的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