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花开须折直须折

小说: 绝世逍遥村官 作者: 花落叶舞几夜愁 更新时间:2015-10-30 11:28:36 字数:3198 阅读进度:297/621

处在云端的美妙感觉,让小惠儿回味无限,只是身下撕裂般的痛苦,让她依旧难受。可是饶是如此,却还时不时的拿眼偷偷打量着正在一边穿着衣服的吴德,羞道:“二蛋哥哥,你刚刚凶猛的像一头野兽哦!”

话里羞射,心中暗喜,终于成为了二蛋哥哥的女人!

小惠儿的想法恐怕从几个月之前就开始了,平时爸爸妈妈做那事的时候,她就隔着一个房间,怎么会听不到。处于发育期间的小丫头,早就随了贾莉莉,心里桃花开了。所以,如今破瓜,心里却是极幸福的。

听到小惠儿的话,吴德呵呵一笑,“小惠儿,还痛不痛?”

吴德心中暗暗同样是有所感触,方才已经是自己有史以来最温柔的一次了。只进入三分之一,并且调节徐家气功,这才让小惠儿的第一次并不太痛苦。否则若是像对付那些娘们儿一样的话,估计小惠儿准备一两周没法动弹。

小惠儿羞涩的摇了摇头,“二蛋哥哥,开始的时候有些痛,不过后来...”说到这里,小惠儿就羞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吴德穿好衣服,打趣道:“小惠儿,后来怎样啊?”

小惠儿白了他一眼,接过吴德递过来的衣服,道:“后来怎样你还不知道么,非要让我说出来,多难为情啊!”

“吆,知道难为情了啊!可是我看你在我身下的时候,并没有感到难为情哦,双腿缠着我的腰,差点儿没给我把腰杆勒断...”

不等吴德吧话说完,小惠儿忽然把衣服捂在了脸上,却忘了现在的自己全身没有片缕衣物遮身,如此一来大好的春光毫无遮拦的暴露在了吴德面前。

之前由于怕小惠儿过于紧张,继而做那种美妙之事的时候心里压力过重,并不能真正享受到所谓的鱼水之欢,是以吴德并没有细细的打量小惠儿的身体。

此时情景却大为不同,两人已经合二为一,彼此之间已经进行了身体和灵魂的接触融合,不再有未经人事儿之前的青涩尴尬,是以吴德见小惠儿羞的捂住了双眼,便借机好好的欣赏一下小妮子发育良好的娇、躯。

两个雪白雪白的大小正合适的小山包正随着小惠儿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吴德看的兴起,索性上前一手一个,抓在了手中。

小惠儿骤然一惊,直到吴德的一双手不安分的开始坏,小惠儿方才觉到自己现在还没有穿上衣服,羞急之下跺了跺脚,猛然转过身后,迅的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吴德呵呵一笑,在身后环住了小惠儿的身体。

小惠儿羞涩的转过身,手忙脚乱的开始往身上穿衣服,原本想跑开一边,到吴德看不到的地方。但是刚刚破瓜带来的痛楚,让她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背对着吴德悉悉索索的穿着衣服。

吴德唇角挂着一抹惬意的笑容,无意之间小惠儿成了自己的女人,的确始料未及的事情,说起来似乎还要感谢那几只追赶自己的恶犬和那喜怒无常的小丫头了。

几步外站定,看着小惠儿娇美的身躯,挺翘的小屁股随着穿衣服的动作轻轻颤动着,吴德心神一阵荡漾,蓦然觉原来被自己一直看做小妹妹的小惠儿,早就已成出落成一个亭亭y玉立的大姑娘了。

恍惚中,吴德仿佛看见一滴泛着晶莹光泽的汗珠从小惠儿的背部一路下滑,顺着修长的美腿慢慢的滑至脚踝,啪的一声轻响滴落在树林内的草地上。

方才温柔发生关系的时候,小惠儿的一双小手在吴德的背上狠抓,吴德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小惠儿的手掌中有一层薄薄的老茧,那是经常下田留下来的...

全身肌肤犹如珍珠一般的女孩,唯独掌心却有着一层老茧,吴德心中一酸,踏步上前,缓缓抱住小惠儿的纤细腰肢,附耳柔声说道:“小惠儿,我会让你幸福,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女人,不会让你受点滴的委屈和伤害。”

不得不说,吴德在责任感方面既有所担当,却也有些虚华。他已经和好些个女人私定终身,特别是李玉玲。可是,这才多久,就立马与小惠儿开始了羞涩爱意的角逐。这不仅与吴德那缓解烈阳病的说法产生了悖论,在今后也是给他惹来了不少麻烦。当然,这是后话,在此不提了。

小惠儿闻言,手上的动作蓦然停住,似乎因为吴德的一句话而忘却了羞涩,赤着下半身仿佛失了神一般,久立不动,然而眼中的泪水却无法抑制的流了下来。

良久过后,小惠儿方才点了点头,哽咽着道:“二蛋哥哥,我相信你!”说完,再无言语。

吴德似乎也能感受到小惠儿此时的心境,静静的抱着她,静静的听着夜晚的虫鸣,微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以及两人心与心融合在一起的温馨甜蜜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是重新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小惠儿低呼一声:“二蛋哥哥,你...怎么又...”

吴德随着小惠儿的话音响起,急忙放开环着她腰肢的双臂,神色尴尬的向后退了几步,支支吾吾的说道:“小惠儿,我...我不是成心的...”

小惠儿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吴德大胆问道:“二蛋哥哥,你刚才是不是没有尽兴?”

吴德知道小惠儿初次破身,根本就经不起自己的狂轰乱炸,急忙掩饰道:“没有,小惠儿我很好,只是,只是那玩意儿太喜欢你的小妹妹了,所以这么短的功夫便又恢复了雄风,你不用管它,赶紧穿上衣服,我这就把它摁下去!”

小惠儿怔怔的看着吴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吴德转过身,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小兄弟安分下来的时候,若有所思的来到了吴德身后,娇羞中带着一丝决然道:“二蛋哥哥,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不许你骗我!”

吴德苦笑一声,自己的小伙伴最近算是和自己干上了,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不管自己有多疲惫,它是想嚣张就嚣张,几乎快要脱离吴德的控制了。当然吴德的战斗力现在也是倍增,估计就算是那些饥渴到极点的老娘们,伍德他也能一挑七八个了,足以撑的上是这一片华夏大地最牛擦比的猛男!

回身面对小惠儿,吴德苦笑道:“小惠儿,你是第一次,我不能折腾的你太厉害...”

吴德如实说了出来,小惠儿脸上闪过一丝羞涩,低声道:“二蛋哥哥,你别说了,都怪我,你要是还想要的话,我能承受的住。”

说着,小惠儿把刚刚穿上的上衣又脱了下去,坦然面对吴德,道,“二蛋哥哥,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能憋着自己,这是我们女人该进的本分,也是我的幸福!”

悄然迈前一步,小惠儿微微仰起头,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吴德狂烈而甜蜜的吻,俏丽的脸颊上红晕飞舞,如雪的肌肤此时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红润,散着让吴德为之心动的光泽。

吴德咽了口吐沫,看着闭目等待着自己的小惠儿,恨不得马山便将她扑倒在地,好好的宠幸一番。然而吴德却知道自己的擎天柱,若是尽兴的折腾的话,会给小惠儿带来怎样的伤害。

踌躇间,望着小惠儿红润的双唇带来的刺激,吴德甚至不敢去看她的身子,以免自己控制不住,做出伤害小惠儿的事情来。

“小惠儿,贾姨做好饭还在家里等着咱们呢,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想了半天,吴德终于找到了离开针叶林的借口。

小惠儿闻言,呀的一声睁开了双眼,羞的满面通红,慌乱的穿着衣服道:“都怪我,只顾着自己,把妈妈给忘到了脑后!二蛋哥哥,你先忍忍,等咱们回去后,你还想要的话我那时候在给你!”

吴德急忙点了点头,总算是暂时应付了过去,看来以后有时间的话,要多多开一下小惠儿那紧凑的桃源溪径,让她知道自己今天这么主动的后果!

等小惠儿穿好了衣服,和吴德要走出针叶林的时候没走两步,便停了下来,羞道:“二蛋哥哥,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我的身子有些不舒服。”

这种事情吴德早就心知肚明,闻言故意沉下脸道:“看看,就一次连路都走不了了,还要让我来第二次,若是依了你的话,回去我怎么跟你妈交代啊?”

小惠儿羞得面红耳赤,轻哼一声道:“还不是你那东西太大了,还有人家不是看你难受么,想让你尽兴,你反过来倒埋怨起我来了!”

吴德嘻嘻一笑道:“小惠儿,家伙大说明你找对的自己的另一半,你回忆一下,咱俩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自打我进入你身体的时间有多长?”

对一个女孩子问出这样的话,亏吴德说的出口,不过小惠儿似乎并没有想那么多,虽然有些羞涩,但是却认真的回忆着,最后红着脸道:“最少也有半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