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不行啦!

小说: 绝世逍遥村官 作者: 花落叶舞几夜愁 更新时间:2015-10-30 11:28:42 字数:3174 阅读进度:298/621

“那不就得了,你知道咱们这儿的男人能坚持多长时间么?”吴德继续问道。

吴德的这个问题又无耻又无聊,小惠儿羞赫的低下头去,红着脸回到,“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吴德呵呵一笑道:“你现在人都是我的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村里的那些老爷们老娘们儿们,经常唠叨的事情,就算是听也应该听说过吧!再说了,这都是早晚的事情,也没啥好害羞的,不信咱们回去的时候,我帮你问问贾姨怎么样?”

“二蛋哥哥...你...”

小惠儿顿时慌了,面对吴德这几乎威胁的言语,竟是找不出丝毫反驳的余地,惊慌失措的看着吴德,急声道:“二蛋哥哥,你千万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妈,让她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我肯定是死定了!二蛋哥哥,我不贪心,只想静静的陪在你身边就好。”

吴德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随口逗她一句,却让小惠儿想到了这么多,尤其是那句不贪心,只要能静静的陪在你身边就好,让吴德心中感慨万千,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女的对他说这样的话了,可是吴德却依旧受用,特别是小惠儿这么小个姑娘自个儿说出来的。

“小惠儿,让你受委屈了!”吴德理着她额前的散发,愧疚的说道。

小惠儿却甜甜的一笑,道:“二蛋哥哥,我一点儿都不委屈,等我长大了,若是你没娶媳妇,我就嫁给你!”

吴德脸色一滞,顿时黯然下来。恐怕,小惠儿这个美丽的梦,会破碎的。不过,就算那样又怎么了,现在社会多少人还在乎夫妻的那个称号么?只要大家都好好的,他吴德建一个后宫,那又咋样?!

见吴德神色不对,小惠儿忽然笑着对吴德说道:“二蛋哥哥,你刚刚不是问我村里的那些男人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能坚持多长时间么,其实我听村里的婶子大娘们说过,咱们这儿的男人也就几分钟便完事儿了,像你这样半个多小时的根本就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吴德心情变的好起来,小惠儿自顾的说了下去,丝毫不顾吴德想要制止自己的举动,自顾说道:“这种事情很羞人的,你不许笑我,不过你说了,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笑我,我也不怕,嘻嘻...”

“她们说,咱们村还有咱们这片土地上的男人,都受到了某种诅咒,尤其是咱们四个牙村的男人,只要在村子里生育的,都是女儿。所以,很多年轻人结婚之后,要生孩子,都是跑到外地去,过个一两年再回来!”

“二蛋哥哥,我知道你刚刚没有力尽兴,但是我相信只要你慢慢的教我,我慢慢的适应,以后我肯定会让你尽兴,让你舒服,做一个好女人分内的事情的!”

“而且,我也很幸运的得到了你的爱,不像村里的那些婶子大娘们结婚后,在那方面留有遗憾。”

吴德吃惊的看着小惠儿,无论如何吴德都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小惠儿所能说出来的,但是眼前的小惠儿却依旧在细声说着那些让自己听着兴奋莫名的言语。

或许是看到了吴德神色间的变化,小惠儿心中羞涩万分,若是在平日的话,打死她也说不出这些羞人的话语来,然而为了让自己喜欢的人高兴,小惠儿豁出去了,自己的身子都给了他,还有什么不能对他说的?!

小妮子喋喋不休的说着,也趁机恢复自己的哪儿,虽然吴德留了余地,并没有在她身上怎么折腾,但是那么大的擎天柱杵进来,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依旧让她感觉下边火烧火燎的,根本就不想多走半步路,甚至一步都不想动,就想找个地方静静的偎依在吴德的怀里,吹吹风,说说甜蜜话。

“二蛋哥哥,我以前无意中在田里看到过别人做那种事情,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做的,但是听到那声音后我却满脸通红...”小惠儿豁出去了,把以前深深埋藏在心底的一些小秘密,全部说了出来。

随着言语越来越那个,小惠儿忽然觉得小腹有一股热流,桃源秘境中随即便流出了一汪清泉,顺着修长的双腿蔓延下来...

扭捏的扭了扭身子,小惠儿终于止住了话头,以前见到别人做那种事情,或者是听到什么的并没有现在的这种感觉,这感觉就仿佛第一次被吴德的手掌抚上桃源秘境的时候那种感觉,难道这就是做过那种事情后,再次提及的时候所有的自然反应么?

抬头见吴德怔怔的看着自己,小惠儿嘤咛一声扑到他怀里,羞道:“二蛋哥哥,我是不是不要脸,居然会对你说出这些话来?”

吴德柔声道:“小惠儿,没有,都是我逼你说的,不怪你。”

小惠儿之前那扭捏的举动吴德瞧在了眼里,此时佳人在怀,吴德不仅心中欲火狂升,手指游走在她滑腻的后背肌肤上,吴德低语道;“小惠儿,我们还是赶去回去吧,我怕在这么下去我会忍不住。你走不动的话,我来背你。”说着,吴德在小惠儿脸颊上亲了一下,而后转身半蹲下了身子,等着小惠儿爬到自己背上来。

相互偎依的时候,小惠儿便感到了吴德身下的那份坚挺和火热,加之自己身体的反应,小惠儿咬着嘴唇,缓缓说道:“二蛋哥哥,你在要我一次好么,我不想看到你那么难受...我...我也想要...”

这四村镇的女人,大部分胃口都很大,而男人却是没啥作用。所以,这偷汉子,耍茄子的把戏,经常发生。或许,这里的女人都还以为,别的地方的女人,都跟她们一样呢!不过吴德却是见过世面的人,心里也清楚,在外面十个女人一个骚。而这里却是十个女人八个骚,两个还在打水漂,难道这也是什么诅咒?!

吴德自己知道,但是小惠儿却并不清楚,扳过吴德的身子,踮起脚尖便吻上了吴德的嘴巴,长吻之后,一脸陶醉的说道:“二蛋哥哥,再要我一次吧!”

不过,吴德并没有再要小惠儿一次,而是让小惠儿用她的小手,帮吴德撸了出来。虽然时间有些长,但是终究还是避免了二次进入小惠儿身体内,去折腾她,这让吴德多少感到一些欣慰。

原本吴德看着小惠儿那红艳的双唇,想让小惠儿用嘴巴玩吃香蕉的把戏,但是看到小惠儿的眼神后,吴德改变了主意。虽然知道小惠儿不会拒绝,然而她眼中的神色,却让吴德不忍心对小惠儿用那么下作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心火。

弄干净手上黏糊糊的东西,小惠儿红着脸对吴德道:“二蛋哥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是不是没那么难受了呢?”

之前帮吴德撸的时候,小惠儿生怕自己做的不够好,在吴德的悉心指点下,直到吴德的火焰全部化为浓稠的牛奶液,那擎天柱恢复了安静变得软趴趴的之后,方才放手去清理自己的小手。

“二蛋哥哥,你那儿有纸没,我身上也被你喷了很多,没办法清理干净下去啊!”小惠儿羞怯的看着吴德问道。

吴德二话不说,掀起自己的上衣,在小惠儿胸前擦拭了几下,笑道:“这不就成了么,等会儿去回家,你就立马去卫生间洗一下,不然身上有味道,被贾姨闻见,一下就能猜出你做了什么!”

随着吴德擦拭的动作,小惠儿胸前那一对刚刚被采摘开来的白牡丹,颤巍巍的轻颤不止,两粒粉红色的花蕾被吴德的衣物不是触碰,没接触一次,小惠儿的身体便不由自住的颤抖一下,仿佛痉挛一般,只想软绵绵的依偎在吴德的怀中。

“二蛋哥哥,为什么村里那些人都喜欢在背后议论别人的长短呢?”小惠儿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在产生那种羞人的感觉,借故和吴德聊天排除身体内的燥热。

吴德笑了笑道:“小惠儿,那人那东西本来就是长短粗细不一,那些喜欢嚼舌的老娘们儿背后叨叨几句,也没什么稀奇的。”

吴德话刚说完,小惠儿便红着脸道:“二蛋哥哥,你理解错了,我不是说她们在背后议论你们男人的那东西,我说的是她们在背后嚼舌根,说别人额的闲话。”

吴德恍然,失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男人的那东西呢,这个就更好理解了,像咱们农村,除了下地干活之外,回家后除了看看电视之外,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一群老娘们做一块不瞎叨叨还能做什么?”

忽然之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吴德继续说道:“当然,也有些人的业余生活很丰富,只不过不怎么见得了光是了。”

小惠儿被吴德的话勾起了兴趣,暂时忘却了吴德帮自己擦拭小玉兔所带来的酥麻感,睁大了灵动的双眼,好奇的看着吴德问道:“二蛋哥哥,为什么会见不得光,是不是她们去偷东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