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656 你太看得起我了

小说: 禁欲总裁,求放过 作者: 夏日花火 更新时间:2019-12-02 21:30:34 字数:2260 阅读进度:656/681

第656章656你太看得起我了

叶绵绵这便按着性子继续躺平了,医生便开始给她检查。

她转过头,感觉到这病房里,除了医生跟莎菲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他人呢”

“哦,昨晚上他守了你一夜,今天早上便回去了,总该休息一下吧”

“哦”

对于莎菲的回答,她有些小失望。

她还以为,他会守着她,跟她一起见证她重见光明的时刻。

不过,算了,他这几天都是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她,也是辛苦了。

她今天算是快要痊愈了,他应该也可以歇口气了。

好吧,他不在也好,免得她有心理压力。

“嗯,没问题了,可以拆纱布了”

医生终于宣布了。

叶绵绵的心跳得很快,她深吸了一口气。

“需要给他打个电话吗”莎菲问道。

“不用,不用,让他好好睡一会吧”

叶绵绵在想着,他既然是早上才走,那么这会在家里应该是洗个澡睡觉了。

那就好好让他睡吧,反正她又不着急。

“好”莎菲站在旁边。

叶绵绵能够感觉到,纱布一层层地从眼前揭除掉,空气之中还是消费水的味道。

眼前那朦胧的光亮也越来越亮了。

“你先不要睁眼睛,闭一会再慢慢闭开,以免眼睛突然接触光线产生不适”医生道。

“好的”

叶绵绵深吸了一口气,把眼睛闭上了。

当最后一层纱布被揭除的时候,她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一截。

仿佛一块粘在身上的牛皮被揭除掉了,她长舒了一口气。

她也不等医生指示,便是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起初,眼前是一片混沌,就像走进了一片迷雾之中,她努力地眨了眨,眼里变得湿润了一些。

眼前的画面也渐渐地清晰起来了。

“怎么样”

最激动的竟然是医生,他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叶绵绵抓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推开,“我能看得见,不要晃了,你晃得我晕了。”

“很好,我手术成功了我就说了,我的成功率一向都是百分之百的。”

医生欣喜地说道。

叶绵绵想翻白眼,他之前公布的成功率只有六成。

“我想看看外面可以吗”

“暂时不要面对强光,在散光下可以,这些眼药水,一会滴一些还有,最近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这些都会影响视力的。”

医生又开了一堆的药,各种禁忌事宜交待了很多。

叶绵绵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听这些,她一心只想着赶紧见到那个男人。

倒是莎菲,坐在旁边,拿手机把医生交待的话都录了下来。

也不等医生说完,叶绵绵便迫不及待地下了床,“我今天可以出院了吗”

“暂时不时,今天刚揭纱布,你最好再住院观察两天有些病患会在复明以后出现暴盲,还有一些头疼之类的并发症,我建议”

“好的,谢谢你,医生,我都明白了。”

“那行,你好好休息”

医生哼着歌儿走了出去。

叶绵绵颤抖的手拿起了手机,还是没有忍住,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眼睛终于能够看清楚手机屏幕了,她内心是按纳不住的狂喜。

不过,现在打字的速度是明显没有以前快了,划拉了很久,写了删,删了又写。

“想见你”

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作了这三个字。

发完以后,她便合上了手机,接过莎菲递过来的眼药水,往自己的眼睛里滴了一点,然后闭目养神。

闭了一小会,任由那清凉的感觉在眼里泛开。许久,她又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下了床之后,几步就往洗手间里跑。

站在镜子前面,她看着自己的头发乱蓬蓬的,动手术的地方头皮被剪了一大片,现在刺出来就像小刺猬一般。

这几天也没有认真地洗脸洗澡,看着脸色很憔悴。

她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简直不敢相信天哪,这几天在他面前,原来就是这么邋遢的吗

他对她呵护备至,又温柔又体贴,她还一直自信地以为自己就像小仙女似的。

想不到竟然这么尴尬。

昨晚上,她还追问他是不是喜欢她,想想都觉得尴尬至极。

掬了一捧热水拼命地洗着自己的脸,末了,转过头又朝外面张望了一眼,“莎菲,有化妆品吗”

“呃只有一瓶隔离霜和口红,你要吗”

“要,要”

她至少要让自己看起来比较精神一些,莎菲从包里拿出隔离霜和口红,放在洗脸台上面,“要不然,我现在去给你买一套”

“不用了,太麻烦了。橡皮筋有吗”

“有”莎菲从包里拿出来一根橡皮筋递给她。

叶绵绵有些笨拙地扎好头发,然后涂上隔离霜,她对着镜子,做得极细腻。

莎菲在旁边看着。

擦了隔离之后,皮肤显得白皙了很多,她再涂上了一层口红。

这颜色有些艳丽,其实她不太喜欢,但是现在手里只有这些,她只能先将就一下了。

收拾完这张脸,她又梳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

动手术的地方,她只能从另外一边梳过来长头遮挡着,折腾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太平整,不太满意。

她转过头看向莎菲,“要是有一顶帽子就好了。”

“哦,有的”

莎菲当真从外面的衣架上面,取出来一顶黑色的棒球帽。

叶绵绵惊愕地张大了嘴,这帽子是新的,上面还挂着价签,“这,为什么会有帽子”

“当然是那个男人替你买的,你动手术第二天,他就买好放在这里了,都说了,这个男人很细心,你不相信”

莎菲抱着手臂靠在门框。

叶绵绵怔了怔,这才将价签剪掉,然后将帽子套在了头上,不大不小正合适,还完美地遮挡住了那一撮短发。

许久,她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他竟然还没有给她回复。

她有些耐不住了,还是鼓起勇气拔通了他的手机,许久,她挂断了电话,转过头对莎菲道,“我们回去吧”

“你还没有出院呢”

“不管了,我现在要见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