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第158章 血色迷情,攻略魔魅君王(4)

小说: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作者: 云三三 更新时间:2017-01-17 04:45:28 字数:2327 阅读进度:158/709

“殿下,打扰了。”

房外,恭谨十足的声音传来。

“请问我们可以进去吗?”

云倾一怔,差点以为自己是被送回了梵卓家族中——

这里的血族,怎么会这样叫?

她心中思量着,口中还是立刻应了声。

“没关系,进吧。”

下一秒。

便见一众侍女推开门,鱼贯而入。

并且,都低垂着头,手中稳稳承托盘,其上分别放着……衣物和配饰!?

云倾顿了下。

难道……

果然。

下一秒,就见领头的侍女长上前一步,声音有些颤抖。

“殿下,容我们服侍您换装吧。”

云倾:“……”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咳。

她不知道的事——

这些侍女,倒不完全是因为害怕。

虽然说,高阶血族都具有一定的血脉威压。

但这里的侍女多也实力不俗。

虽然在云倾压制下确实有所不适,却不会像普通低阶那样失态。

她们此刻的表现,其实,大多是因紧张。

还有……激动的。

要知道。

几天前,陛下突然从长眠中醒来。

昨夜,又不声不响地带回来一个血脉气息强大的女孩!

……这可是古堡千百年来都没有过的劲爆新闻啊!

一时间,这消息传遍了上下,所有人都在揣测——

陛下这是要干什么?

是兴起想圈养血奴、还是要亲自选拔“执法者”……亦或者,是铁树开花了!?

总之,都在暗暗八卦着。

……此时,近距离接触到中心主角的侍女长其实是过于激动,才微颤了起来。

不过,当留意到云倾有些怔然的神色时,她的工作素质总算回来了。

“我来帮您。”

侍女长猛然抬首,边暗中打量,边殷勤地道。

云倾捕捉到她眼中有些诡异的流光,一顿。

“不用麻烦。放下我自己来吧。”

“可……”

“我习惯自己换。”

云倾勾起浅浅的弧度:“让我来吧。”

却不料。

那侍女长竟愣住了,片刻后,才道。

“好、好的。我们在外面候着,随时等候您的召唤。”

说完,才交代好众侍女,脚步略漂浮地退了下去——

嘤。

这位小殿下,实在是太好看!

一副少女模样,却又乖又魅惑……

就该永远呆在他们古堡里!

她不管,必须投陛下铁树开花一票!

房内。

不知道侍女长内心已转了几个圈的云倾,只望了眼繁复的服侍,无奈地挑选起来。

半晌后。

她换上一袭小礼裙,踩着厚厚的猩红绒毯。在侍女长的引领下向饮宴厅走去。

一路上,云倾若有所思,倒没有多留意周围奢华的布置。

直至侍女长唤了她一声:“殿下,到了。”才蓦然反应过来。

“殿下请——”

厅外的侍者忙拉开门,却不敢多看。

“陛下在里面等您。”

云倾端出得体的笑,向他微微点头示意,略提起裙摆,才踏了进去——

去面对一个疑似自家爱人和位面反派的存在。

古老的长桌典雅十足,中间摆放这的白烛光芒细弱,照亮了桌边……两只盛满鲜血的水晶高脚杯。

眼前的场景,奢华而诡魅十足。

但……云倾的视线,却是落在了长桌后那个男子——

这一次,她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

并不意外的是……那张即使在血族中都居于顶尖的外貌。

然而,更吸引人的,却是他身上的神秘气质。

那是……一种极致的魔魅与优雅。

千年的沉淀,都隐藏在那双泛着暗金的眸中。

当他望过来时,冰冷中又似夹杂着悲悯。只一眼,甚至都会令人感到眩晕起来。

此时,他坐在华丽的长桌后,就已生生将一众奢华比成了不起眼的陪衬。

……云倾暗赞了声,勾起唇,用古老的血族礼节向他致敬。

“勒森布拉亲王。”

此时,男子正端起高脚杯,其中殷红的鲜血与轻沾过他的薄唇,将落非落。

“哦。”他的语气中似乎丝诧异:“你知道我?”

云倾直直与其对视了眼,淡定回以一笑。

下一秒。

却见男子低笑出声:“梵卓家的小女孩。”

他眸光幽黯,却是和缓地道。

“历史学得不错,你族虽避世百年,难道真不知……如今,早没有什么亲王。”

云倾敛下眸,她当然知道。

只是一时找不到更好的称呼方式罢了——

百年前那场大战,原主父母深受重伤,血族的王更是直接陨落。

此后,血族内部各为其政。原本亲王、公爵的封号,也早成了空称。

更有强悍的古老氏族家主纷纷在自己领域内自封为皇。

比如,眼前这位……

被称为暗夜君主的血族,诺瑟·勒森布拉。

已活了千年的古老亲王,甚至比上任血族皇资历还老,实力更是强大莫测。

同时,也是这个位面的第一反派。

据原世界记载,诺瑟致力于统一血族规则,一手策划了“惊天阴谋”,致力于挑起猎人与血族的矛盾。

最后,阴谋被“气运之女”识破,勒森布拉家族也被血族和猎人组成的联盟铲除。

而诺瑟这位暗中操控者,在事发时还在长眠。

于是。

得到上任血族皇能量的史蒂夫找到了棺材……趁其还在沉眠中,费尽心力解决掉了他。

说起来,这对诺瑟而言,简直是如黑色幽默般的悲剧。

云倾想着,又掀起眸,望了一眼男人——

只觉得他是自己爱人的可能已增到了九分。

毕竟……是每一世都会清奇倒台的人。

思至此,她又觉得有些好笑,唇边刚勾起丝弧度,便听道了低缓的男声。

“坐吧。”诺瑟向她示意,也没再纠结称呼问题。

等云倾落座,便举起了酒杯,遥遥一敬。

然而……

她望着眼前的鲜血,一时没有动作。

作为曾经的人类,确实难以一下子转换过来。

更何况。

高阶血族对于血液,其实并不算渴求。

甚至,在没有受极重伤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进食。

所以……

云倾长睫微颤,略有踟蹰——

要是和这位暗夜君主说一句她不饿,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然而,还没等她行动,对方却抢先开了口。

“怎么,不合口味?”

“我……”

云倾顿了下,有技巧地模糊道:“不太习惯。”

却略过了到底是什么不习惯,随他自我理解吧。

却不料。

下一秒,这位陛下低笑出声:“是……不想进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