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第288章 错位情仇,攻略阴郁总裁(5)

小说: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作者: 云三三 更新时间:2017-09-01 00:55:22 字数:2183 阅读进度:289/709

“大哥好。”

众保镖:“……”难道是他们太凶神恶煞了?!枭少竟然被认成了带头大哥……

一时间,几个大汉的思维都跑了偏,神色皆变得古怪起来。

倒是轮椅上的男人,眸光闪了闪,却并未误会。

其实,云倾担忧的面子问题,是在意太过。

……咳,尽管她此刻确实包的像个……木乃伊。

但对男人来说,一眼望去,注意到的,却是那双凤眸

仿佛缀满了粲然的星光,定定地看过来时,明亮而灼然的目光,甚至……让他的心跳顿了半拍。

然而……

还未等男人注意到自己的异样,云倾这神来一笔,他便略过了这茬,反而想到了另一方面。

“……你是周骏禹的交往对象?”

片刻后,男人终于开了口。

他的嗓音很好听,低沉而醇然,只是过于凉薄,夹杂着几丝阴冷,仿佛能直接寒到听众的心底。

不过,云倾倒并无不适。

事实上,当脱口而出“大哥”这称呼后,她也自觉出了个昏招,一时滞住。

如今听到对方的问话,她微一敛眸,暗吸了口气,还是不得不应承下来。

“……是。”

云倾从喉中挤出这肯定的一字,只觉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一开始就坐实了“弟媳”的身份,她还要搭上“大哥”,这难度简直是翻倍……

不错。

这一世,爱人与气运之女的伴侣周骏禹,又是兄弟关系。

只是这一回,两人是同父异母。

周邵枭,是周家现任家主周展平的原配之子,也是这位面的最大反派。

其母陆琴语,出身同周家平起的豪门陆家,且为独女。

当年,周、陆两家的结亲,是强强联手。

陆琴语与周展平也颇为恩爱,又生下了大儿子,多年融洽得很。

直至一场意外车祸,陆琴语不治身亡,时年十三岁的周邵枭,则半身瘫痪,从此坐上了轮椅。

又一年,周展平再婚,却是娶了个女明星,正是周骏禹的母亲宁心月,次年有了周骏禹。

而据根据世界信息记载,正是在那时,周邵枭与周家的关系,急转直下。

一则是周展平更看中健康的小儿子,一则是周邵枭也对父亲第二任妻儿不屑一顾。

到后来,周邵枭虽仍顶着周姓,却直接搬了出去。

成年以后,他也未到周氏集团任职,反而掌控了母家的陆氏,又暗中建立了自己的企业“寰宇”,对周氏争锋相对。

在原世界中,周邵枭甚至差点毁了周氏。当时,也正是关雨菲与周骏禹又一个虐心阶段:周骏禹以为他将一无所有,便提了分手,而关雨菲却不肯,两人皆是痛苦万分。

但……此界天道毕竟是更偏向“气运之女”。

就在周氏摇摇欲坠之际,周邵枭却在和白家家主谈合作时,上了辆刹车失灵的车,直落下了悬崖。

咳。

事实上,这“意外”却是因为白氏家主手下的司机李凯伟,为了关雨菲这位青梅竹马,铤而走险……

总之,随着周邵枭的死亡,周氏的危机,也随之解除。

关雨菲又因在这次困难时对周骏禹的不离不弃,加上舞蹈事业逐渐走高,彻底得了周展平与宁心月的青眼,过了父母关,顺利从周骏禹的“情人”过渡为“妻子”。

可叹周邵枭布局多年,最后身陨,倒为“气运之女”上位弄出了个绝好的契机……

这倒霉程度,简直是……

趁男人还未回应,云倾快速地回顾了遍他的信息,禁不住默默给这世爱人点了根蜡。

而思维这一拐,她倒也抛开了先前的窘迫。

弟媳就弟媳吧,就算一时认下了这身份,也不代表,攻不下“大哥”啊。

还能借着这身份多谈几句……

一时间,云倾心念急转,望着对面的俊美男人,眸光更亮。

周邵枭倒被她弄得有些莫名。

他没想到,根本不认他这大哥的周骏禹,其女友竟会知道自己,而且表现得……如此热情?

顿了瞬,周邵枭勾起薄唇,似笑非笑地道:“你倒是有礼。”

言下,影射意味十足。

“大哥过誉了。”

云倾却全似没感受到他话中的暗讽,反而回以一笑:“未料会在此处遇上您……可否打扰一二?”

搭讪得理直气壮。

闻言,周邵枭眸光一黯,摸不准她的真实意图。

……是周骏禹那边有了什么算计?

不过以往,对那位异母兄弟的幼稚手段,他多是不予理会。

但这次……

对上那双粲然的凤眸,周邵枭不自觉心中略动,竟应下了约:“可以。”

半晌后。

两人到了周邵枭的病房,开始了名义上的“友好交流”,实质上的“互相试探”。

在言谈间,周邵枭的疑惑,却是愈来愈深。

因为

云倾的表现,与医院中盛传的“深情痴心女”,实在是不符到了极致。

而对言语中周骏禹的态度,更是耐人寻味……

周邵枭眸中异色一闪,突道:“方小姐为男友甘迎火海,确实痴心一片。”

云倾一顿,一时只觉得牙疼,没想到这事,竟都传到了周邵枭这里。

……一刹,沉默蔓延。

她长睫一颤,对上男人晦暗莫测的神色,却是勾起了唇。

“当时年少无知罢了。”

旁边充当背景板的众保镖:“……”好像,那事才发生在几月前吧?

周邵枭静坐在轮椅上,听了这一回应,却并无多少意外之色。

相反,那双阴阴冷冷的眸划过对坐的女子,更染上了几分玩味。

“哦?方小姐如此说,不怕我那一心迎娶你的好弟弟伤心?”

云倾微哂,凤眸直直对上他的视线,唇边勾起漫不经心的弧度。

“他伤不伤心,与我何光?”

她说着,明明脸上还包着纱布,但竟流露出一种……持靓行凶的渣气?!

一时间,围观的大汉都被震住了。

不难想见,这女子从前的风采,但这性格,和传闻真是天差地别……

周邵枭眸中的晦色却更加重了一分。

而云倾对上那双深眸,抬腕支起下颚,又倏然笑道。

“其实,比起他,如今我更感兴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