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女尊王朝,攻略心机皇子(3)

小说: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作者: 云三三 更新时间:2017-10-02 05:52:14 字数:2398 阅读进度:612/709

她疑问道。

便听傅华吞吐道:“是、是啊,一般是不会……小的们向宫中传旨的大人打听了,说这次宴会是……自愿出席,庆生是其次,其实、其实要给大皇子选……妻主。”

云倾:“……”

她怎么不记得“世界信息”和原主记忆中有一茬?

“……原来如此。”

须臾,她沉吟着,又回顾了遍信息,终于从角落中翻找出了些相关片段。

好像……是有皇子寿宴这么一回事?

只是当初原主登门邵府被凤轻璃数落了一通,回来颇有些浑浑噩噩。

加上几日后那所谓的“外室”就找上了门,原主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思关注参与什么寿宴?

自是让傅华全部推拒了。

后来风闻了几句当日情形,似乎是闹了什么不愉快,而后,也没有传出大皇子下嫁的消息……

因此,原主根本不太记得曾有此事。

而在“世界信息”中——

虽然三皇子也有些记载,但也没提到这一寿宴。

毕竟“气运女”才是重点,饶是对方在这位面地位也不低,同样不会被系统特别关照……

云倾想着,心下不免有些好笑,面上却不显半分。

下首处,傅华看着她这波澜不惊的模样,只觉她是毫无兴趣。

也是,毕竟才遭遇了长归公子的事儿,主子哪有心思想旁的男子呢?

这贴心的管家想着,斟酌了瞬,便大着胆子道:“主子……这帖子小的处理了吧?”

“不,”不想,云倾摇了摇头,竟伸出了手:“我看看罢。”

!!!

“主、主子……你要去?!”这一惊非同小可,傅华瞪大了眼,甚至不顾礼仪地脱口反问了句。

话落,她反应了过来,又忙躬身赔罪:“小人越距,请主子责……”

“得了,”云倾轻笑了声,截住了这位管家下跪的动作:“傅华你自幼追随我,何必这么多礼?”

“……是。”傅华起身,将邀贴递上,心中感动又有些纳罕。

今儿个主子怎么好像更好说话了?

难道是受了太大打击……

唉。

真是苦了主子了。

那些所谓皇家的贵人,简直是令人寒心呐!

一时间,这位忠心的管家心念几转,深深地为云倾不值起来。

云倾倒不知她所想,只接过了烫金的邀贴,细看了一眼。

半月后于宫中御花园……

“……应该来得及。”当下,她眯起眸,自语了句。

“主子?”傅华疑道,以为她又什么吩咐。

云倾若无其事一摇首:“无事。”

“那您是要……参加吗?”傅华又问。

“且看吧。”云倾将邀贴放在茶案上,只模糊地给了一句:“好了,你们先出去罢,我再小憩会儿。”

“是。”傅华应道,带着身后一众小厮轻声撤离。

少顷,房门被小心地带上。

室内又剩下了云倾一人。

她端起茶杯慢饮,瞥了眼案上的请帖,脑中想起了寿宴正主信息。

——凤胤。

凤国大皇子,也是……这个世界的最大反派。

因为他竟想以一介男子之身,登顶大位!

更可怖的是,只差一些他便功成了……

原世界中,凤胤在原主死后半年起事,打了凤轻璃一个措手不及,直令后者遭遇了穿越以来的最大危机。

只可惜,凤胤生来本就孱弱,体质极差。

于是凤轻璃利用现代知识,设计令他重金属中毒而亡……终于还是艰难地赢得了胜利。

可以说凤胤不是真的败在凤轻璃身上,而是败在了先天不足的身体和现代的智慧下。

但无论如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在“气运女”的光环下,他也只能自认倒霉……

啧。

思至此,云倾放下了茶杯,眸中不由浮出了丝笑意。

这种身份经历,和某人简直太匹配……

十有**,凤胤便是这世的自家ài rén。

若是真如此,对方的“选妻宴”,她自然要参加。

当然,也不排除她认错了人。

那么若对方不是某人,为了防止醋包秋后算账以及她参宴引起的爆炸效应,最好还是不去……

此间道理,方才心念电转间,云倾已全数掂量清楚,同时也生出了大胆的定计。

——夜谈皇宫!

以她的手段,准备半月,应当风险不大……

*

翌日。

云倾便向朝中告假,谓自己染上了重病许在家休养一段。

刚得知她和凤轻璃闹了一场的女皇正头疼,自是应允。

于是接下来,云倾便在将军府过上了“闭关”的日子。

她叫下人采买了朱砂黄纸,整天关在房中,开始飞速修炼经书。

然,这幅做派看着府中上下、以及皇家监察的探子眼中——

只觉她是为情所伤,整个人有些魔怔了。

外界甚至传出了她要退出红尘专心修道的消息……

导致云倾在难得的出入间,接触到每个人的目光都怪异到了至极。

不过,她倒也不在意,只是依计划地疯狂修炼着,并且吩咐下人在府边多巡视,若发现边关打扮的妇人要多加戒备……

就这样过了一段,许是云倾太过“安分”,又或是遭遇了其他麻烦,凤轻璃那边一直没什么动作。

云倾自然也乐得清闲,只专注在了修炼上。

直至十几日后。

凤胤寿宴的前一晚,已修炼小成的她准备好了一切。

于是。

这一天,云倾明面上照例在房中闭关,并且严令所有人不得打扰。

到了午时,她带着隐身符,出了镇国将军府,按早探查好的信报找到了出来采买的宫人马车,坠在车底,跟着进了深宫……

*

入夜。

偌大的皇宫笼罩在一片凄迷的黑暗中。

万籁无声。

只有掌灯巡视的宫人不时在各宫落间穿梭。

皇子住所,西三府。

偏处一座华丽的院落,正是大皇子凤胤下榻之殿。

此时已是三更,这里的主寝,却仍亮着昏暗的火光。

显然,此间主人还未歇下。

朦胧的月光从窗外洒落,隐约可窥见房内的布局。

穿过外间,再越过一众华丽的摆饰——

一扇屏风后。

仅着玄色中衣的男子,正坐在榻上,于灯下专注地看着什么。

暖融的光落在他的侧脸,打出了暗色的剪影,竟是……令人窒息般的惊艳。

棱角分明的轮廓,眉飞入鬓,一双眸狭长微挑,薄削的唇角苍白而不见半分温度。

没有和别的男子一般涂脂抹粉,气质长相也没有男子应有的柔和。

反而清冷到了极致。

然,又是真正的贵气天成,配上天潢贵胄的身份,让人只觉得,他如此淡漠也是理所应当。

———

ps晚安,终于轮到倾倾夜袭了!鸡冻。

以及虽是女尊但是男主绝对不娘,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