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八零婚宠,攻略冷情军少(21)

小说: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作者: 云三三 更新时间:2017-10-27 01:14:03 字数:2355 阅读进度:665/709

云倾顿了瞬,没有直接回答,却道。

“爷爷,我前些日子配的药酒,您喝着怎么样?”

老爷子一愣,下意识道——

“好哇!丫头,我说你那药酒也真是神了!我这月每天饭后小酌一杯,滋味好不说,一段时间下来,睡的香胃口佳,风湿腿都好了,整个身子轻快不少!”

“就是见那些老家伙都说我年轻了好几岁,一个个都费尽心思让我匀几杯呢,唉,就那么点儿,我可不给……”

说到这,他突地恍然:“丫头,难道你想做这药酒生意?”

“对。”云倾肯定,又补充道。

“应该说,我打算做医药保健方面的产品,这药酒也算是前期主打之一吧。爷爷,你觉得怎么样?”

“好!太好了!”作为药酒忠实脑残粉的老爷子登时拍腿捧场。

“这也是发挥你的专业优势嘛。不是我吹,效果真不错……”

闻言,云倾心下暗笑。

效果能不好么?

那药酒是她根据《医经》中的方子所制。

因为涉及不少玄妙制法,云倾颇费了番心思,才改良出了相应的现代工艺。

所以,现在的产品只暂有药酒。

其余方子还在改良中……

“对了。”老爷子又出了声,脸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这产品是好,可还得投入资金,联系制药厂哇,还有推广,这些……你都有方案了?”

“是。”云倾正色点头。

“我已经找好了投资人,药厂也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至于推广,我想……”

“什么!?”老爷子傻眼了:“丫头,这些合作啥的,你怎么、怎么不算爷爷呢?”

云倾:“……”

一时默然。

“那……”几秒后,她连忙补救:“投资也算爷爷一份?”

老爷子这才笑了:“这才对了,其他具体的事,你联系我的助手就成。”

云倾一怔。

“哎呀,就是你丈夫莫厉烽同志。”

老爷子笑呵呵道,毫不客气地给孙子加担子。

“反正他这俩天也快回来了,到时候,他去宿舍接你回家,你们小两口详谈嘛。”

“行。”云倾轻笑出声,想起小别的ài rén,心下也不由升起了几分思念。

双修日匆匆而逝。

周一开课后,云倾又回到了清北,暂住在宿舍。

这日,夕阳西下。

她和一群师兄师姐挥别导师,刚走出了中医系研究所。

——虽才大二,云倾已被破格选入研究室当助手,和一群研究生共事。

甚至因表现“妖孽”,成了研究所中的“万事通”。

“云倾啊,方才钱老师说的那理论……我没听懂,”此时,一个研一的师姐挽住她,就道:“你给我解释下呗?”

“对对,还有我……”其余几人也附和道。

一个个都眼巴巴望着云倾这个师妹,不耻下问。

“行。”云倾也不矫情,直接应了下来,刚想讲解——

一道喊声却先一步响起:“江云倾同学!”

她一顿,抬眼,就见一个长相斯文的男生,红着跑到了她面前。

“我……我是数学系的郑昊,请、请问,你、你……”

对方结巴道,半天没憋出句完整的话。

但,显然……是来表白的。

“噢噢噢!”

“昊子加油!”

“答应他!”

……

同一时刻,其自带的“亲友团”也出现在了后面,开始起哄。

见状,愈来愈多经过的学子也凑了过来,兴味地围观起来。

当是时,那男生脸色愈来愈红,终于一握拳,豁出去地吼出了句。

“江云倾!我喜欢你!你能和我交往吗?”

云倾毫无波动,当机立断地拒绝——

“对不起,我……”

“你小子乱说什么!?”

回应却被一道激动的男声盖了过去。

!?

众人都是一愣,循声看去。

就见一队穿着迷彩服的国防生出现在了路边。

而为首那短发男子,正气势汹汹地走上了过来,对着表白的郑昊劈头就道。

“小子,她是你能喜欢的吗?”

郑昊懵了:“你谁啊……”

云倾蹙起眉,看着这位许久未碰面的渣渣,冷声道:“这位同学,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吧。”

“你!”那男子,也就是已改姓的周国强登时急了:“我怎么不能管你,我是……”你哥,你原来的男人!

他下意识地向大吼。

然,话到嘴边,又生生噎下了。

毕竟,他现在身份早不同了……

周国强咬牙,望着眼前秀美出尘的女孩,心绪复杂难言。

这一年,他处处低调,却一直不忘暗中关注云倾。

虽说在对方告发亲母后,他应视其为仇敌才对。

但……

周国强也知道,当初确实是自家对不住她。

而他自诩是念旧的,从前那么多年相处的情分,加上云倾愈发出挑,甚至成了清北私下公认的校花……

周国强心底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后悔?

再说江秀秀,纵然这一年对方表现不错,但曾经泼蛮的那一闹,始终是让他心有余悸。

也更怀念起了从前的温柔的“童养媳”,甚至动过复合的心思。

至于对方当初所说的对象?

这一年影子都不见一个,清北不少学子都传,怕是早分了……

“你……现在好吗?”思至此,周国强柔声问了句,一双朗目锁住云倾,目光似有含情。

云倾却是波澜不惊,疑问道:“我以前认识你?”

周国强苦笑了声。

“你别这样……”

“江云倾你这贱人!”蓦地,一道娇蛮的女声传来。

周国强一惊,抬眼望见来人,霎时结巴了:“秀……”

“你这负心汉!”

一头时尚大波浪,面貌比一年前又时尚了好几度的江秀秀冲了上来,就闹了起来。

“怎么?你又想和这狐狸精混在一起?”

她不断撒着泼,一旁几个国防生却看不下去了,诚实道。

“弟妹啊,你和老周别闹了,我们训练生活都和他一起,他根本没接触过人江同学啊。”

“对,老周他唯一的女友,不就只有你?”

“呃,对,也不知道老周今儿是咋了。”

……

声声入耳。

江秀秀登时恼羞成怒:“那你们怎么知道不是她故意勾引我男人?”

云倾冷嗤了声:“这位xiǎo jiě,请你慎言,事实上,我已经结婚了,和对象感情甚佳,还看不上你这位男友。”

一片死寂。

须臾,江秀秀一梗脖子,硬声道。

“……结婚了又怎样?说不定你就是看自己汉子比不上国强,才故意勾引他呢!”

“哦?”云倾挑了挑眉:“他今天来接我,你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