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女玄情缘,攻略暴虐魔祖(14)

小说: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作者: 云三三 更新时间:2017-11-08 02:53:22 字数:2455 阅读进度:697/749

一名披着斗篷的老者。

雷霆国现任国师。

也是……雷炎之父,雷德,正是此界护送雷炎参赛的雷霆国领队。

当是时。

这位大能闪入房中,一双年迈的鹰目就凌厉地锁住了云倾。

“是你传的信?你是……萧云倾?”

雷德没想到。

不声不响地给自己传了密信的高手……竟就是今日检测引起轰动的黄毛丫头。

“是。”云倾颔首:“叨扰前辈了。”

雷德拧起眉,完全不明所以。

“你找老夫干什么?”

云倾轻笑了声,倏地道。

“前辈,难道您没发觉令公子状态有些不对么?”

“不对?他有什么不对?”雷德声音当即就冷了下来。

“你莫因炎儿为难了你几句,就胡说八……”

“前辈听我一言。”云倾打断了他,又正色道。

“我并非是因私怨污蔑令公子,只是昨天我与其有一面之缘,但今早再见,他却突地变了个性子,且与我族妹萧嫣然举止亲密。”

“我观之,只觉他更竟处处似一位故人。不止是性子,那位故人与我那族妹正好也是qíng rén关系。我想令公子说不得是被夺了舍……”

几息间。

云倾迅速地将“怀疑”的推测完全托出。

然。

雷德闻言,却仍是大怒:“一派胡言!”

一声呵斥后。

他一挥袖,就要喷薄出源气,想给这胡言的小辈一个教训——

云倾却先一步冷笑出声。

“前辈作为一个父亲,连亲子都分辨不出,实是可悲至极!”

她一字一顿道,语气铿锵。

完全不惧这位源皇级的强者。

无他,“百国大比”中,每个休憩选手的房间都有强大的阵法保护。

一旦被外来力量攻击。

不仅阵法会反弹伤害,还会发出警示,唤来镇守的大能。

因此从不会有选手在休憩地身陨。

——既来参赛,为保证公平公正,自是死也要死在擂台上。

再说比之其余选手,云倾还多了个随时可进入的玉佩空间,以及一位魔祖等级的ài rén……

可谓是底气十足。

所以她才敢传讯邀雷德前来。

“你!”

而此刻,劈头被讽刺了通的雷德一咬牙,竟也生生顿住了手。

因为……

尽管他不想承认,但无论是作为一个父亲,还是作为一个五感敏锐的强者……他怎么会没有发现“雷炎”的不对?

只是他根本没往那方面想罢了。

可现在被云倾一戳破。

“雷炎”这天种种反常的举止,莫名变得更倨傲的性子,以及和一个土灵国的选手诡异的亲近……

的确处处都透着古怪。

当然。

雷德还是不愿意相信。

“笑话!我儿昨夜一直呆在房内,且不说有阵法守护,老夫就在隔壁,他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就被夺了舍?”

“是么?”云倾意味不明地笑了声:“若是夺舍的是一位源尊级的大能残魂呢?”

!?

“不可能!”雷德一震,旋即就是一口否认。

源尊强者何其稀少!

数百年来,大陆上也不过出了五指之数。

何况……

“当世的源尊无一陨落,怎会看上我儿?难道夺舍的还是个千年老鬼?”

雷德冷笑。

“……”空间中正揣着一位“老鬼”的云倾不由一顿,默了息,才嗤了声。

“没有陨落的?前辈,你们雷霆国的帝皇,失踪多久了?”

话落。

雷德瞬间色变!

……

与此同时。

另一边。

被云倾频频提及的两人,恰好也正在密谈。

“你说,那贱人到底怎么回事?”

房中。

萧嫣然焦躁地来回踱步着,张口就是怨念。

“我看她分明还是那讨厌的模样,什么夺舍?怕是有了什么奇遇才对……”

“行了。”坐在椅上的雷战不耐烦道。

她却充耳不闻,继续念叨:“都怪你啦,当初就该追下崖看看,说不得那奇遇就是我……”

“我说行了!!!”

终于,雷战爆发了:“你给我闭嘴!!!”

声声将萧嫣然吓退了一步。

“你……”她捂住心口,缓了好一会儿,看着qíng rén没有继续发作,情绪又上来了。

“雷战!你凭什么凶我!啊?你是不是还想着萧云倾那贱人?你后悔和我结契了是不是……”

一阵闹腾。

雷战脸沉如水地坐着,没有回嘴,心下却是暗恨。

是。

他的确后悔过和这疯婆子结了契!

饶是她的灵魂颇为奇特。

每每双修都能为他过滤驳杂的能量……

但这性子实在是太糟!

还有那破烂的资质,根本都是他强行扒拉上去的。

而萧云倾作为真正的绝世天才,当然比她好得多。

可惜当初闹掰了。

如今这状况又注定了敌对……

“得了,你别胡思乱想!”

思至此,雷战一摆手,笃定道:“管她是什么情况?明天初战是混战,若分到了一组,我们着手解决她便是。”

萧嫣然却仍不依不饶:“初赛可分好几组,你确定能碰上?你还是想手下留情吧?”

“你……”雷战深吸了口气,忍着怒意道。

“那往后总有一场能遇上的吧,擂台上既然无论生死,我们在比赛上动手,总才是最好的!”

听到这,萧嫣然一顿,总算是被说服了。

“行!那就这样!”她附和道,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忙补充道。

“对了,要是到时候我单独遇上那贱人,你可要回到戒指上帮我……”

否则万一对方战斗里面耍阴招,算计她怎么办?

“行!”雷战粗声道,完全也没指望这打斗废材能解决对方。

……

接着两人又扯了几句,还顶着“雷炎”皮的雷战就先出了门,回了如今居住的房内。

不想。

还未进屋,当面就撞上了似乎从外巡逻回来的雷德。

“……爹。”他僵着语气叫了句,神色中却是掩不住的傲气。

哼。

他堂堂帝皇源尊,竟唤自己手下为爹……

简直是折辱!

一时间,雷战愤愤地想着。

因此没注意——

雷德投来的目光中,夹杂着多少复杂的情绪。

痛心、骇然、痛恨……不一而足。

然。

只是一瞬。

这位颇有城府的国师便将一切失态收起,自然道。

“又找那个土灵国小姑娘去了?”

“嗯。”雷战点头,随意应付了几句,便不耐地告辞回了房。

门外。

老者走到了院中的角落处,却独自站了很久。

黑暗中。

那张沧桑的脸上,老泪纵横。

“你说,雷德前辈最后到底信没信?”

同一时刻,玉佩空间,竹楼小屋中。

进来的云倾正对自家ài rén道。

“他总会信的。”慕君廷道,意味深长。

也是。

云倾颔首,又道:“对了,你今天说雷战欲行不轨,到底是怎么回事?”

便见魔祖大人轻嗤了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