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水军进行中

小说: 科娱之王 作者: 广意 更新时间:2018-01-12 23:00:13 字数:5986 阅读进度:321/332

阔大豪华的办公室里,华天一脸阴沉的可怕,沉默地坐在黑色的老板椅中,右拳习惯姓地支着下巴,一动不动地瞧着窗外。

办公桌前面的地毯上,碎了一只名贵的玻璃杯,溢出的咖啡将地毯染成沉闷的褐色。

过了一会,华天提起办公桌上的电话,面无表情地说:“让保洁进来打扫卫生,下午三点……就这样。”

他本想说下午三点开会,但是稍一犹豫,取消了这个想法。

准备如此充分的十一特刊,却被《天龙八部》踩得毫无还手之力,更令人气恼的是。那本手下败将《大江湖》现在也是紧紧地追在后面,现在开会有什么意义呢?

出道已经五年,五年来但凡他出新书,没有一次不名列前茅,即便是早期的书,现在重新包装出售,写个感言什么的,仍然可以杀进畅销榜前十,为什么在面对那两只令人讨厌的老鼠时,会如此无力呢?

“噔噔噔”三声谨慎的敲门声,随即保洁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华总,保洁。”

华天呼出一口气,起身道:“进来。”然后走到落地窗前,负手而站。

保洁小心翼翼地进门,迅速把碎玻璃和咖啡收拾干净,轻声跟薛总汇报了一句,蹑着脚出门,自始至终华天没有回过一次头,在华总的概念里,一个保洁是不值得他回头的。

保洁走后,华天回到座位上,此时他的心情已经有所恢复,毕竟成名这么多年,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现在他要上网看一下他新书《悲伤森林》的风评。

豆芽读书上对他新书的评论,保持一贯的刻薄和嘲讽,这种势不两立的情形从华天出第一本小说就已经开始,所以他早就习惯,心中偶尔悲愤,也很快被粉丝们癫狂的赞美所取代,而他之所以保持登录豆芽,一则是因为他旗下其他作者在这里人气颇高,一则,不管别人怎么恶评他的书,书的热度总是会保持前列。

华天一向以经营艺人的方式经营着自己,他需要曝光率,需要话题,而且他本人的偶像包袱十分沉重。

然而,今天当他进入豆芽读书页面的时候,扑入眼帘的并不是他的新书《悲伤森林》,也不是《天龙八部》,而是另外一本名叫《射雕英雄传》的武侠小说,评分在8.5,长评和短评均超过他的新书。

最关键的,这本书的作者也是那可恶的一张白纸!

出于职业本能,他含恨点开《射雕英雄传》,第一页几乎八层是好评,部分可恶的网友在夸赞这本书的同时,还顺带狠狠地嘲讽《悲伤森林》,其中一个帖子开明宗义,标题为:“和《射雕英雄传》相比,《悲伤森林》简直就是儿童在梦呓。”

华天冷冷地哼了一声,继续往下拉,越来越多地看到把两本书拿出来对比的帖子,并且众口一词地厚彼薄此。

华天愤然关了豆芽,登录微型博客,第一条内容居然是一个熟人转发的韩朔的帖子,帖子内容大致是在自嘲杂志封面审核的艰难,华天双眼冷漠地掠过这个帖子,目光落到今曰热门话题上,第一条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天龙八部》,第二条是则是校园之星,第三条是某明星即将大婚的消息,直到第四条才终于出现熟悉的几个字:#华天新书《悲伤森林》#。

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华天眉目稍稍舒展,继续往后看,不愉快的发现这么一个话题#武侠居然可以这么写#,点开一看,赫然就是《天龙八部》的帖子,令他更不愉快的是,这个话题下方的第一条微型博客是由著名的自由撰稿人萝卜头所发,这个id在网络上享有盛誉,因其犀利幽默渊博的文字风格,被网友称亲切地称为“神样萝卜头”。

神样萝卜以“别是一个江湖”为题,洋洋洒洒地写了三四千字的评论文章,对《射雕英雄传》进行了热情洋溢近乎夸张地赞美,像“武侠界的盛事”,“读者们的狂欢”这种字眼时有出现。

聪明人都知道,要想在网络上打出名堂,观点鲜明是必备法宝,骂就骂得痛快,夸就夸得彻底,搞中间派,一团和气是无法在网络引起广大关注的。

不可避免的,萝卜头在文中也提到同期另一本名气较大的新书《悲伤森林》,他饱含讥讽地写道:“少年人的矫揉造作、言情剧的淋漓狗血将在这本书中得到深刻的体现,这类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小说(小说,对不起),大抵只能用来欺骗一下未成年小女孩吧。”

在这些针砭时弊的自由撰稿人眼里,华天的风花雪月向来得不到什么好评,对此,华天也从未抱有期待,统一把他们归类为葡萄心理。

浏览了一些博客和论坛之后,华天大致搞清楚了一些状况,《大江湖》以《天龙八部》做铺垫,为其正在连载的小说《射雕英雄传》做宣传,他们的旗号是“开辟武侠新局面”。

华天思考了几分钟后,嘴角扯出一抹阴冷的微笑,接着他拿起电话,开始下公关命令。

刚回到这个世界,钟逊就开始关注着自己书的成绩,他以前跟陆婷婷说过,每一本书成书只好,就要开始自己的命运,他希望那时候自己可以单纯地作为一个读者,来见证书的成长。

金师毕竟是武侠界的泰山北斗,当初写的《射雕英雄传》也的确成就了那一代人的狂欢。

虽然时间和空间都不再相同,但那种亟需大量新故事的背景却无二致,柳敬亭深信不论是《天龙》还是《射雕》在这个世界同样会取得它应有的地位。

网络上对《天龙》的评论,关键论断不外“整体故事给人一板一眼的感觉,尚未脱离旧派武侠的樊篱,不过其中萧峰三人大战群雄的时候,倒是令人热血沸腾之外……”

“小说中透露着一种历史沧桑感……”

“爱情片段看得人有些别扭和窝火……”

“这是一部悲剧的小说!”

……

实际上,钟逊一直觉得《天龙》最亮眼的地方恰恰是在爱情描写上,在那段令人纠结的三角恋情中,三人各自的内心活动的精彩描写,即便在后来的小说中,都很少再见。

不过,作为一部武侠小说,读者看不到快意恩仇,爱憎分明,自然会心生不满,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至于另一本刚刚上连载的《射雕英雄传》,评价明显走一边倒的趋势,钟逊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金师的武侠小说,一向是开篇精彩,悬念迭起,但到结尾时往往有些力不从心,戛然而止,不能让人尽兴。

概括来说,金派武侠中的主角常常背负太多,一味正统,于家国和个人自由方面来回游移,最终塑造出来的侠都显得侠气过重,一个典型的代表如《天龙》中的萧峰,最后自尽而亡。看似大义,却让读者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网络和媒体方面的评论,整体上还是让钟逊很满意,想到某些出版商以及某些杂志主编嗔目结舌地看着《大江湖》一路领先的局面,钟逊颇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

毕竟当初根本就没人瞧得起《大江湖》,是他一个人把《大江湖》给撑了起来,有了现在的成绩。

不过,这种整体良姓的评论没有持续太久,也就是钟逊回来的第一天下午,网上突然掀起一股对《天龙八部》和《射雕英雄传》大规模批判浪潮,这股浪潮最初兴起于某贴吧,随即蔓延到豆芽读书,接着到微型博客,江湖人论坛……

说是批判,但某些帖子内容已经涉及到热身攻击,如“作者白痴”、“作者脑子进水”、“作者脑子被门挤了”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

另外一些层次稍高的则是针对故事本身,类似于“写得就是一坨屎,完全没有代入感。”

“三角恋什么的太狗血了,作者懂怎么写感情戏吗?”

……

层次再高一点的就是:“不过就是对旧式武侠的跟风和抄袭而已,装什么狗屁新派武侠。”

“完全看不下去,要文笔没文笔,要情节没情节。”

“作者家是卖狗的吗?还能再狗血一点吗?”

接着就是某些入v的名人或者二三线的作家点名批评这两部小说,他们从小说技巧以及小说情怀等各方面对《天龙》和《射雕》进行抨击,有理有据,貌似真理。

这场大规模的批判运动随着又一个知名作家周载道加入,周栽道发表评论文章《狗肉的斤两》,姿态极高地把武侠小说比作上不了台面的狗肉。

当初就已经有知名作家出面嘲讽过《天龙八部》,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可是现在居然又有人出现,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情况。

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人往往在利益面前就找不到方向了,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应该怎么搁。说他是知名作家是给他面子,一定要说知名作家,那一定是星协作家里的才叫真正的知名。

狂热的网友激烈地叫喊着:“一张白纸,滚出文坛!”

“打倒一身腥臭的一张白纸!”

“一张白纸,文学界的耻辱,小说界的败类!”

“沽名钓誉的一张白纸,不懂写字,智商捉急,侮辱中华文字!”

“看了一张白纸的小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大脑受伤,灵魂被污染,赶紧逃跑才是正经!”

“大家要时刻警惕文坛毒草《天龙八部》和《射雕英雄传》!”

……

“看到没有,又来了又来了。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些人居然还不知道厉害,现在又还是来这一套。真的以为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意抹黑,对我们有用吗?这些人到底怎么想的。”丰浩波在公司里笑道。

“周载道是黄河文艺的作者,难道说这次抹黑行动是黄河文艺幕后操纵?”公关部经理提出自己的疑问。

“应该不会,崔嵩还不至于做这种事,看了一下网上攻击言论,普遍无脑,严重暴露智商,应该是职业水军和一些年龄偏小的狂热粉丝。”

“华天!”

“这种事不必下断言,也无须揭穿,公关部暂时先不做回应,让他们好好欢腾几天。”

“好的。”

……

文学界罪人,全民公敌,文坛败类一张白纸,即钟逊,这个时候正在换衣服。

毕竟他成为了三线明星,虽然分量不是很大,但是这是对比而言,至少对于钟逊来说,跨越还是很大的。

所以这饭是一定要吃的,只不过在原世界是一个亿万富翁,到这个世界就成为了一个半百万富翁,这差距有点大。

“我说,你看到网上的那些评论了没?”在换衣服的时候,齐磊看向钟逊。

“看了。”钟逊随意的点了点头。

“嗯?”齐磊有些诧异,道,“看了,你没事?”

“什么?”钟逊有些诧异,道,“我,我有什么事?”

“你到底看了没?”

“看了啊。”

“那,那你真知道网上对你新书的评价?”

“对,知道。”

“那你还没事?”

“他们说他们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喂,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网上的那些言论对你本人以及你的新书影响非常恶劣,据说现在已经有人在组织焚烧你书活动,所以,我想你今天可能没有心情吃饭,你不去解释一波吗。”

钟逊耸了耸肩,悠悠道:“这样啊,听你这么一说,突然心情好低落,要不一起去吃个饭,喝点酒,借酒消愁嘛!”

齐磊:“……”

你丫的这叫借酒消愁,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你的愁来,反而很开心呢。

“你不要假装无所谓了。”齐磊以为钟逊是强忍难受,就安慰起钟逊,“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受。”

“我难受个屁啊。”钟逊翻了个白眼。

“我说我好不容易安慰你一回,你能不能当个真。我看那些评论骂的,我看着都难受,更何况你是当事人。”

“我说我真的不难受,他们骂去吧,反正都是一些水军,蹦跶不了多久的。”钟逊依旧无所谓。

“我靠,你是真的一点不在意?不是装的啊!”

“有什么好装的?”钟逊无奈道,“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情况,最后不还是销声匿迹了?十年,三年,一年,或者半年之后,基本就没有谁会记得或者关注这场跳梁小丑般的抹黑,但《天龙八部》和《射雕英雄传》这两本书却会一直都在!”

钟逊的声音不是特别大,脸上的表情也依旧平和,但寝室的三人却听得十分触动。

这是何等的自信?

“作为公众人物,就要做好有被骂的准备。我们最不需要回应的就是谩骂和蓄意诋毁,因为有那个时间,为什么不多写两首歌,或者出来吃顿好的呢?”钟逊笑道。。

“不过,按照程序,广茂文艺应该会找你出面回应。”

“到时再说吧,丰浩波多么精明的人物,这样的话题他求之不得,估计他会刻意延缓几天才做回应,我完全无所谓。对了,我们出去吃什么?”

“我只是不明白,不过是写了两个小说而已,又没有杀那些人的父母,他们为什么说那么多难听的话?”许一伟兀自愤愤不平地说道,“即便是其他作者搞下三滥竞争,抹黑作品就好了,也不至于人身攻击吧?”

“行了,别说这个了,咱们感觉去吃饭吧,我都饿了。化悲愤为食欲,好好吃吧!”

……

网络上对钟逊的攻击依旧在持续,有意思的是,时间和地点都特别集中,比如五点豆芽读书,七点半微型博客,九点江湖人论坛……

不过遗憾的是,这批人似乎对钟逊的书不是特别熟悉,关于书的攻击,词汇逐渐匮乏。

于是他们改变策略,开始集中攻击钟逊这个人,于是,在某一个时刻,江湖人论坛首页接连出现十几条内容相似的帖子:“为作者智商捉急……”

十几个帖子排列整齐,触目惊心!

如果不是有意而为,那钟逊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什么这个世界忽然出现这么多人同时关心起他的智商来。

一天之内居然有那么多的诋毁,真是一般人也做不到啊。

很快,在热度差不多的时候,丰浩波也下令回复了。

一直沉默的广茂文艺方面终于做出回应,而且是直接放大招,丰浩波亲自撰写文章,驳斥周载道。

谁都没有想到,广茂文艺发文居然不是平复,而是撕逼!

这一个声明厉害了,于是,这场论战的规模继续扩大,不停有“知名xx”加入,他们不好直接攻击丰浩波,只好拿一直沉默不语的钟逊为切入口,粉墨站队。

于是,除了网络上的低劣谩骂之外,一张白纸这个名字开始在出现在各种类型的大v文字中,随之而来的是他多了一些新的身份:“历史投机者”、“宣扬暴力的阴险分子”、“带坏未成年儿童的毒瘤”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论战双方以及围观网友都对钟逊的态度表示期待,因为不论如何,大家争吵了这么久,当事人一直保持沉默,实在让这场论战有些尴尬,他必须要出来给出自己的态度。

另外,这场纷争最初的目的本就是要激出钟逊,让钟逊愤怒,让钟逊回应,因为愤怒的人的回应通常会留下漏洞和把柄,那么他们可以抓住把柄,继续新一轮的攻击,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没有想到钟逊居然如此沉得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