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前头的风采

小说: 烂柯奇缘 作者: 真费事 更新时间:2020-11-22 02:20:13 字数:2936 阅读进度:836/857

见室内师徒三人都起身向自己行礼,计缘站在门口回了一礼,然后很自然地走入了室内。

看到计缘看向桌上桌下,陆乘风是无所谓,燕飞和左无极则有些尴尬,桌上桌下一片狼藉,赶紧粗略收拾一下迎接计缘。

“计先生请坐!”

“先生,您在这,可是来解救我们的,我们也不知道被妖怪掳到了什么鬼地方,妖怪堂而皇之能出现在城中,也无庙宇鬼神。”

计缘点了点头,在空着的位置上坐下,也示意三人不必站着,等四人都坐下,他才开始替左无极三人解惑。

“你们所处的位置并不在外天地之中,乃是黑梦灵洲一处洞天之内,其内凡人皆被妖魔视为食粮……”

洞天?

本以为自己等人就是在一处偏僻难寻的地方,原来自己等人已经不在真正的天地之内了,原来这世界内本就没有仙人和正派的鬼神。

“原来是这样,若非仙人渡海而来,我等就算苦练武功厮杀到天边也不可能离开这里?”

听到燕飞这话,计缘想了下点头道。

“若不知如何出入洞天的话,确实是跑到天涯海角也逃脱不了,不过你们也不用妄自菲薄,那死在你们武功之下的马妖可不是寻常小妖小怪,在一般妖魔中也能算一号人物,经由此事,武道之路彻底开辟,同属万法之妙。”

说到这计缘笑了下继续道。

“修行中有一种现象为脱胎换骨,代表修行层次的质变,武道至三位的境界,尤其是无极的境界,虽有不同,但论变化之大,也能称得上脱胎换骨了,当然了,计某并不喜欢这种说法,于武道还是另定称呼为好,比如凝练武魄便不错。”

陆乘风想了下还是问了一句。

“为什么?同样叫脱胎换骨不也挺好吗?”

计缘看了看陆乘风,再看向燕飞和左无极,若有所思道。

“计某希望习武之人在真正踏上武道之路并取得成就之后,依然视己为人,而不是从此以后自觉先天上高人一等,同寻常黎民百姓割裂关系。”

对于算是饱经风霜见惯世事的燕飞和陆乘风来说? 细想计先生的话也有所理解? 而左无极则还在想着什么,计缘知道他对武道见解独到但毕竟年轻? 便多说几句。

“练武未必就是踏足武道? 但入武道必先练武,武功脱胎于江湖? 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计缘看着左无极问道。

“武圣大人觉得武者练武为了什么?”

听到计先生这么称呼自己,刚刚才有些习惯外人这么叫的左无极又立刻感觉臊得慌。

“计先生您可别这么叫我啊……”

随后左无极脸色一正? 回答了计缘的问题。

“练武除了强身健体? 也当锄强扶弱、匡扶正义、勇猛精进、挑战自我!”

很正式的回答,但也真的是左无极心中所想,有些武者的回答更有“个性”一些,但武者这些“老旧”的思想正是武道精神的所在。

“说得不错? 若脱了人间? 这些也不完整了。”

计缘的话令左无极若有所思,也不知道他想没想通,最后还是礼貌地点头并向计缘致谢。

“多谢计先生教诲!”

计缘心下一叹,但也不可能强行影响左无极,干脆从袖中取出白玉千斗壶放在桌上。

“计某知道陆大侠酒瘾早就犯了? 今日正好带着酒水,与三位共饮? 也算是祝贺三位武道精进。”

陆乘风看到酒壶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计先生,这小小一壶酒可还不够陆某一个人喝的? 庆贺有些不够啊? 您是仙人? 再变一些酒水出来吧!”

计缘又再次取出了几个杯盏,摇头笑道。

“这一壶就够喝了。”

这千斗壶中可是玉狐洞天九尾狐的藏酒大杂烩,又被千斗壶神奇的功效所融合,酒香醇厚滋味特别不说更是饱含灵性,也算是一种奇酒了,更是计缘设想中自酿酒的基础雏形。

在酒水倒入杯盏的时候,老酒鬼燕飞当即就不说话了,贪婪地嗅着酒香,这酒水可真的是人间难有几回尝了。

不等计缘说什么,陆乘风就迫不及待端起倒了酒的酒盏喝了一口,大赞“好酒。”

“请用。”

计缘客气一句也先干为敬,燕飞虽然少饮酒,但这会也不会推辞,也和左无极一起端起酒水一饮而尽,这一杯酒入口,二人顿时眼睛一亮,不但滋味美妙回味无穷,酒水入腹更是暖如炉火。

计缘知道三人的身体这会是急需大补的,所以也不吝啬酒水,一杯接一杯地倒着,除了聊着他们平常武道修行上的事,也会讲讲这洞天中其他人畜国的情况,更是十分认真地同三人讲述这天地之大。

天下各州,四海八荒,洞中天地,妖国鬼蜮,阴阳两世,人间各处……

当一人几十杯酒下肚,计缘面色不变,左无极、燕飞和陆乘风三人已经面色潮红,也是这时候,计缘忽然又说道。

“如今武道已显,三位也算是有气运加身,若有真正的仙人想要传授你们仙法,想让你们入仙道之门修逍遥长生之术,三位意下如何?”

燕飞带着笑意看向计缘。

“计先生,您不会是说自己吧?”

计缘直接摇头。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计某都不会这么做。”

左无极正巧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听到这话便直接将酒一饮而尽,初时面对计缘的拘谨早就一扫而空,此刻反而有种此前击杀大妖时的狂妄。

“哈哈哈哈哈,计先生您既然说我等已经真正开辟出武道,前路璀璨却一片未知,那我左无极必然要沿着此路不断突破下去,来日屹立绝巅俯瞰武道的山川盛景,也叫世间各道看一看我武道之风采!”

计缘眼中闪现精光,亲自为左无极倒上一杯酒,也为自己续上一杯,然后举杯而起。

“想来到那一日,武圣之名必将实至名归,计某会等着看你的风采!”

“一言为定,先生看好吧!”

左无极同计缘撞杯,然后先将酒水一饮而尽,喝了酒后他又看向燕飞和陆乘风。

“也请师父们看徒弟风采!”

“好小子,我们可不会输给你!”“臭小子有志气,但我们也还没老呢!”

“哈哈哈哈……喝酒!”“喝酒!”

……

酒水一杯接一杯,那小小的酒壶内永远都能倒出酒来,到后面除了计缘,左无极师徒三人都已经喝得迷迷糊糊了。

陆乘风不知道第几次摇晃千斗壶,然后再度给自己倒酒,一条酒线落在杯中将酒杯灌满,又有酒水溢出酒杯……

“呃额……这酒怎么就倒不光呢?”

“师父,你喝多了,嗝……”

左无极从陆乘风手上接过酒壶,也给自己倒上,迷糊间要给燕飞也倒酒,然后才发现大师父早就趴倒在桌上了。

“好了,喝了这杯就好好休息吧。”

计缘拿过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一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上则掂着一枚黑子,再看桌上趴倒的师徒三人,这会连左无极和陆乘风也已经趴倒在桌上。

“嘿,年轻有傲气,真好啊……”

计缘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然后收了酒壶酒盏往外走去,顺带还替三人带上了门。

……

两天后,正邪之战早已经落下帷幕,结果自然不用多说。参加万妖宴的那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几无一走脱,而天禹洲修士也觉战果已经极为丰厚,不想再搅动黑荒对自己造成更大损失。

这一天,拥有诸多所谓人畜国的洞天之内,无数人惊恐地抬头望天,也有无数人紧张和期盼,随后这些人的表情都逐渐化为呆滞。

因为,天塌了!

天空无云却雷霆狂舞风暴肆虐,人们站立的大地在微微晃动,一些老旧建筑都显得摇晃,震耳欲聋的响声不绝于耳,然后脚下又逐渐平静。

天禹洲各宗派高人联手,一起将这一处洞天撕裂,其后洞天之内天塌地陷恍若末日,有成片的陆地拔地而起,直接悬空从破裂的天空飞出。

仙道高人们竟是直接将洞天内相当一部分陆地带走,这样可以最快速度将人带走,而无需在黑荒这种邪域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