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回忆(二更)

小说: 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 作者: 喻绫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5170 阅读进度:46/49

“奇怪……”天狼神色忽而凝重起来, 不可置信道,“怎么会!怎么会毫无异样!”

明风亦没了与他逗趣的心思,中枢高速运转, 要将所有收集而来的数据计算分析一遍。

的确没有。明风疑惑道。

可是根据概率分析来看, 女鬼并未牵涉其中的概率不到00001,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真有如此巧合之事么?”天狼虽不懂什么是概率,但也能大致猜到明风的意思——女鬼的确布局,但其后诸事,都是机缘巧合。

“不是巧合。”楚浔简意赅地下了定论,“定然是那女鬼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骗过了我们所有人,且先加强戒备。”

他向来信奉一个道理,所有的巧合, 都是人为。

更何况,萧清毓踏入此间前既然频频“预见”了那女鬼,她便定然不可能置身事外。

“你且小心,为师暂时未能感知到杀机所在,”楚浔低声道,“此处必有古怪, 只是一时不察。你莫要放松紧惕。”

略微顿了一顿, 楚浔迟疑道:“我很抱歉。”

“师尊又说的哪里话,本来就是弟子麻烦师尊。”

眼下并非长谈之时,萧清毓戒备地环顾周遭,却仍不曾发现任何异样之处。

“莫怕,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那幕后之人本就以逸待劳,正是拖得越久,其准备便越足, 倒不如迎难而上。

黑暗之中,唯有几点飘飘荡荡的惨白烛火,勉强照亮了萧清毓身后的石墙,愈发显得压抑。

他神识扫过之处,许多白绸、蜡烛、香油之物陈列齐整,赫然摆成了……灵堂的样子!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女鬼尖利的嗓音骤然划破虚空,萧清毓心头一跳,四顾望去,却是不知其身在何方,“哼,你以为这是谁的灵堂!是你!是你!”

主人,她似乎不在此方空间之内。明风仔细计算了声音的源头,最终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声音的传播需要介质,但此方空间之内,空气并未因其声音的振动而产生波动。

原来如此。

那女鬼或许与他一样,藏身于某个幻境空间之中。

想来也是,她既如此清楚萧氏宗祠之布局,能掌握萧氏绘制符文的一二秘法倒也不算奇怪,即便萧清毓只在幼时偶然见过一眼,照样能制出玉佩这等奇异物事,那女鬼若是有心钻研,得了一件类似法宝并不奇怪。

“毓儿,她或许与为师一样,藏匿于虚空之内,这才难以探知。”

“受死吧!我要剖了你的心肝,祭奠你可怜的母亲!”

下一瞬,周遭的环境骤然一变。

非是朴拙的宗祠,而是……

酒池肉林。

这酒是桃花酒,这肉是禽鸟肉。

“哼,你以为你们萧家是什么好东西吗!”女鬼的嗓音逐渐歇斯底里,像是被这一幕彻底刺激,“还传承千年的隐世大家呢!如此奢靡成风,更、更残害我一方山域之生灵!”

“你们算什么东西!算什么东西!”

她的声音愈发凄厉,几乎要将萧清毓鼓膜与识海尽皆震碎。

“姓萧的没一个好东西!”

自虚空之中忽而伸出了一节柔软的桃花枝条,直直冲着萧清毓脆弱脖颈袭来,意欲将其绞断!

萧清毓下意识将神识同样化作一节枝段,以此抵挡。

因那女鬼境界胜过萧清毓几分,她所催生的枝条便比萧清毓化出的一段粗壮许多,极具侵略性,而萧清毓的那条虽显得纤弱虚幻,但也能暂时招架,两节桃枝相互纠缠,都欲将对方绞杀!

与此同时,一段莫名其妙的记忆忽而在萧清毓脑海中铺陈开来。

他看见了他自己。

此处是一间学堂,主墙之上是“萧氏家学”几个大字。书写之人想必修为高深莫测且于法则之道领悟极深,因而那一幅字饱含法则气息,叫人目眩神迷。

他约莫三四岁光景,正是刚刚能执笔画符的年纪,亦是整座学堂里年岁最小的孩子。

他似乎于制符一道上颇有天赋,只消看那范本一眼,也无需多思,整道纹路走向便已刻入他识海深处,随手几笔,就画得格外完满,其上灵力流转,宝光灼灼,竟是上品符箓!

而学堂之内的其他孩子却不如他有天分,即便一笔一画对照描绘,毁了无数符纸甚至险些弄出火来者亦大而有之,相比之下,萧清毓显然拔得头筹。

萧清毓看见年幼的自己兴高采烈地将符纹送于教习夫子品鉴,却只换来轻蔑无比的一瞥。

萧清毓环顾四周,那些与他一道修习符文法则的孩子,他们的长相,全都与萧清毓有几分相似。除却那双已可预见将来艳质风流的桃花眼外,萧清毓几乎与他们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们是……他的兄弟吗?

还没等萧清毓细想此事,教习符法的先生便宣布下课,离开了此间家学。

而后,萧清毓便感觉到无数恶意满满的目光齐齐投射在他的身上。

“啧啧,小妖怪,不过是长了张还算漂亮的人脸,又运气好能画几笔符,便以为自己可以蹬鼻子上脸了不成?”说这话的是一个七八岁左右的男童,他正是先前险些把符纸烧了的人中的一员,“哼,还以为自己会画个符就能讨得父亲欢心呢,天真!”

他这话登时就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哈,可不是吗!”男童身后一个枯瘦的跟班瞅着萧清毓不受众人待见,便跟着一道辱骂萧清毓来博取他“追随之人”的好感,“这小妖怪,也就一张脸拿得出手了!和他那个没名没分的娘一样!”

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得到众人的交口认同,殊不知却说错了话,先前那个男童脸色一变,已是一拳向他挥出:“你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谁没名没分了!”

他这才如梦初醒,冷汗涔涔。

他们这一辈的子弟之中,除却那高高在上的少宗主萧玦以及他一双弟妹之外,全是“外室”所出,上不得萧家宗谱,即便母亲有受不受宠之分,又有谁比谁更“有名分”呢?

“五哥,十弟也只是一时口快嘛,”又有一名男童见气氛尴尬,出来打了一个圆场,道,“至少十弟大部分说的没错呀。”

说着,他满含侵犯意味的目光落在萧清毓身上,嗤笑一声道:“他也就这一身皮肉,能够取悦父亲了,谁不知咱们父亲的喜好呢!”

局内的萧清毓露出不可置信的神伤之色,而冷眼旁观的萧清毓则只觉荒谬。

分明都是半大孩童,为何这些人竟能吐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是目光淫邪地望向了年幼的萧清毓。

分明是与他们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又只有这么大点年纪,偏偏生了那样一双旖旎流光的桃花眼,配上精致无比的五官,已能窥见未来的绝色姿容。

“父亲的确喜欢漂亮的,我听说前些日子父亲还要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哥哥哩!”又有一人走到他跟前,玩味地吹了声口哨,“我看啊,你去向父亲求一求……等他把你养个几年,好日子不就来了吗?可不比在这学习符道法则来得快么?”

“妖怪本就性淫,桃花更是其中翘楚,啧啧,你那母亲不就是么?”他身量颇高,看着年幼的萧清毓几乎居高临下,毫不留情道,“你不若向她学一学如何取悦父亲之法,也好过在这里苦熬!”

“噗,你若是混的好了,将来踩在那萧玦头上也不是不可以啊,想想,少宗主开口唤你一声‘庶母’,可不是比他高了一辈么?”

提及萧玦,一众孩子又是一阵嘘声。

与萧清毓是大家争相欺侮的对象不同,萧玦则是众人厌恶无比、但又实在惧怕的萧家少宗主,不论是修行天赋还是制符天赋,都是万中无一的资质,备受萧家家主宠爱。

几乎与他们这一堆庶子云泥之别。

记忆里年幼的萧清毓被这许多侮辱之语气得眼尾泛红,但如今的萧清毓却能理智地分析其中景况。

不论记忆之事是真是假,他都已不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萧清毓了。

他是师尊的弟子,而非萧家不入流的子嗣。

他只有师尊……也只需师尊。

若他们所是真,只怕自己这位“父亲”,是个极度贪恋美色之人,修仙之人本就子息艰难,他家中不知娶了多少美妾,才能有这许多孩子。

但那位父亲似乎对他们完全不曾上心,唯有那位“萧玦”才有些分量。

他、他竟这般万人嫌么?

不论是幼时“家人”,抑或他漫漫仙途中那无数的背叛了他的人,不管他待他们如何得好……

也不过是拔刀相向的结局。

“毓儿?”楚浔与他心绪相连,亦自他的识海之中,见到了他埋藏于记忆深处,被他主观忘却而不愿揭开的秘密。

“莫要多思,为师在呢。”

“即便是真的,也都过去了。”

耳边是师尊温柔的劝慰,萧清毓猛然回神。

这一回,他并非万人嫌。

至少……师尊从未厌恶于他。

不论记忆真假,他都早已离开萧家,又被师尊捡到。

“多谢师尊,”萧清毓双手紧握成拳,勉强压下了心中酸楚,“若没有师尊,我、我就要……”

终于还是到了这个话题,楚浔心中一痛,但面上却是云淡风轻:“无妨,你我有缘罢了。”

只可惜有缘之人,不是他,而是原主。

“好了,我观那女鬼来势汹汹,你且小心行事。”楚浔轻咳一声,将这个话题暂时揭过。

不知为何,女鬼并未使出最强杀招将萧清毓直接除灭,而是与他慢慢纠缠起来,似是要逼出萧清毓所有手段。

女鬼将漫天花雨化作密匝的暗器,却被学习能力极强的萧清毓一眼破解其中奥妙,以同样的招式也射出无数花瓣,与其一一对撞而后尽皆打散,不曾伤到萧清毓半分。

“师尊……”萧清毓犹豫道,“弟子怎么觉得,她不像是想杀我,而是,想教我些本命手段呢?”

楚浔亦有所觉。

那女鬼虽招招致命,但却是循序渐进,不仅给了萧清毓适应的机会,更是故意将许多与桃花血脉相关的厉害招式一一使出,让萧清毓得以模仿学习。

甚至……或许是她引萧清毓勘破本体奥妙,最终凝成桃花法体。

但是,他的观察、明风的微表情计算甚至是天狼的猜测感知,都证实了女鬼毫不掩饰的恶意。

“不论如何,你都需先保护自身,”楚浔沉吟片刻,道,“她并非善类,杀招也是毫不留情,若你不能化解,也要有性命之忧。”

“弟子明白。”

如此有来有往过了几息时间,萧清毓神识便有些疲惫,但如今敌人藏身于虚空之内,而他暴露在外,丝毫不敢松懈,只能见招拆招。

只是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若是再纠缠下去,他的神魂可能就要受创。

深吸口气,萧清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若不能破解虚空谜题,他便只是一昧地消耗自身,却不能对那女鬼造成实质伤害。

女鬼又是素手一扬,其间酒池里浓稠至极的桃花浆液便化作道道长龙,向萧清毓命门之处奔袭而来。

而另一侧的肉林之内,妖风吹打在垂挂的兽肉之上,竟似敲响编钟一般,发出道道魔音,夺人心智。

“看看……这些因你而死的桃花和鸟雀!”女鬼咬牙切齿道,“若不是你、若不是你!他们、还有你的母亲,都不会死!”

无端地,萧清毓想起了那日在郊外女鬼为自己设下的桃花大阵。

每一树桃花与林中每一只鸟雀,都对他怨愤不已,意欲除之而后快!

连同他隐约记得名字的那只“鸢儿”,都将利爪和尖喙,伸向了他。

“哟,小子,想起来了啊!”女鬼冷哼一声,道,“你该庆幸,你身上不只流着那个贱男人的血!不然,你哪里活得到今日!”

“天道不是最爱你们姓萧的了吗,不是什么都能送到你们面前给你们看吗!”

她此刻已是声嘶力竭,几乎气得发昏,攻势更为凶猛,但却失了准头,只有零星几招直冲萧清毓而来,被萧清毓一一化解,其余竟都只是擦着他的衣衫飞过,甚至不曾扬起他散乱的长发。

一时之间,萧清毓也不知她是当真太过生气,还是下意识要留自己一命。

毕竟,这一路下来,自己虽几度面临险境,却是收获成长更多。

“哼,天道给你们看什么,你们便信什么是么?”她一指点出,酒池里的桃花酒便沸腾起来,无边的怨气蒸腾而上,似是诉说其心中愤怒。

而萧清毓的血脉,亦随之一道变得滚烫灼人。

“呵呵,你就好好想想,那个被我杀死的人,究竟是谁!”

萧清毓将那幅图景在脑海里回顾一遍,却是蓦然失语——

那血泊之中,瘫倒在地的男人虽是趴伏的姿势而看不清面容,但身形却与自己很是肖似!

他原以为这位“将死之人”,是女鬼迁怒的对象,怎么、怎么会是自己呢?

“莫急,”楚浔立时便知晓了自家弟子的慌乱,不疾不徐地为他输送一道霜寒的神识,微冷的手握在他手腕之上,助他冷静下来,“你所见之人,不是一名中年男子么?不要为她的语所激。”

对,不是他,是中年男子,他不能轻易乱了心智!

“啧啧,我不过是把二十年后的一幕提前罢了,我倒要看看,今天能不能就先杀了你,也好证明,天道所示,也可能有假!”

下一瞬,随着“刺啦”一声裂响,一双惨白的手撕裂虚空,尖利的殷红指甲有如鲜血画就,叫人望之胆寒。

“我就不信了,修行半生,相携百载,却敌不过天道轻飘飘的一个暗示!”女鬼红衣胜血,宽大衣袍随风鼓荡,露出其下一节枯枝。

她竟已皮肉尽失,唯余一身枯骨,化作树枝形貌,无比瘆人。

“惊喜吧,这也是拜你那好父亲所赐呢~”她娇笑一声,浑不在意地拢了拢袖子,将那节枯枝遮蔽起来,目光愈发狠毒,“哼,我虽不知道他究竟从天道那里知道了什么,才要对我桃花一族下如此狠手。但我今天就要原封不动,全部还给你!”

“我偏要告诉那劳什子天道,不要再骗人了!人定胜天!”

她这话看似阴邪怨毒,却在萧清毓心头敲下重重一击。

天道……也可能骗人么?

“受死吧,小桃花——” w ,请牢记,

s..book313631841757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