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九章 山本一木的悲哀 这只是一场表演

小说: 轮回开端之应聘者 作者: 倾世大鹏 更新时间:2018-07-03 10:59:52 字数:2292 阅读进度:180/662

夕阳西下,日已黄昏,距离杨村数十公里外的公路上,山本特种部队下车集合,山本一木缓步走到队列前方,从左至右扫了过去。

山本一木像那个年代大多数日本男人一样,个子矮矮的、罗圈腿、身材壮实,脸上带着日本军官惯有的神态,冷酷与坚毅。

山本一木大佐毕业于帝国陆军大学,他的同学已大部分脐身于陆军名将行列,如赫赫有名的板垣征四郎等。

山本一木的军衔是陆大同期毕业生中最低的,原因是山本一木对大军团作战不感兴趣,他的兴趣在于研究特种作战,这是一门新兴的军事学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尚不被各方所重视,到了本世纪30年代,各军事强国的军事学院里都不约而同地冒出一些对特种作战感兴趣的军人。

他们的理论根据是:在承认伟人创造历史的前提下,也决不忽视小人物创造历史的可能性。

比如奥匈帝国皇太子斐迪南在塞拉热窝被一个塞尔维亚小人物干掉,就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你能说小人物创造不了历史吗?

当天平处于均衡状态时,一只蚂蚁的重量都可以导致天平的倾斜,那么在战略的天平上,一支受过特种训练、装备精良、作战素质极高的小部队在关键时刻的突袭,也会使战略的天平发生倾斜。

难怪山本一木大佐无法像他的同学们一样晋升将官,他研究的课题太偏了,但他从来不后悔。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个广阔的舞台,他的美国、英国和德国同行们已经在欧洲战场、北非战场、太平洋战场上大显身手,大日本皇军的特种作战史岂能是空白的?

他的特种队队员都是从各部队精选出来的,必须通过多种严格的考核,淘汰率极高。

在慕尼黑特种兵学校里,那个一贯看不起东方人的日耳曼教官霍曼上校曾惊讶的发现,这批来自日本列岛的学员具有极丰富的实战经验,这绝不是课堂上能学到的。

学员们骄傲地告诉上校,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另外,从1931年的满洲事变起日本军队就没有停止过作战,那时希特勒先生还没把德国的事料理好呢。

山本一木看不起那些老朽的、头脑僵化的负责军械生产的官员们,看看他们给日本陆军都装备了些什么武器。

五发装弹的三八式步枪,每发射一发子弹还要动手拉枪栓退弹壳,轻机枪每个小队才一挺,火力太差了。

军械官员们的理论是,日本是个资源贫乏的国家,如装备自动火器将会加大作战成本。

以单兵携带的弹药基数150发计算,用于单发射击的步枪也许能支持一天的作战,而用于连发的冲锋枪也许一个小时都顶不下来。

如果只给一百万陆军装备冲锋枪,那么以现有的资源、生产力、运输能力及后勤保障系统要扩大十倍,这样的高成本战争,不是日本所能承受的。

山本一木则执相反观点,他认为日本资源贫乏是客观事实,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日本就没有必要进行这场侵华战争。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从1931年的满洲事变起,中国东北三省已成为日本的资源供给及武器装备生产的主要基地。

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和上海的813事变后,中国大部分国土及资源已落入日本之手。

今年,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资源丰富的东南亚国家也被日军占领,那么如此广大的占领区,如此丰富的资源及廉价劳动力,那些老朽们再说什么资源贫乏就有些居心叵测了。

为什么不及时调整军火生产,拿出更好的武器装备部队?须知此时的欧洲战场上,各主要交战国的单兵武器都是以自动火器为主,就别提重武器的火力了,一支军队的强大主要应体现在火力的强大。

山本一木永远也忘不了1939年他亲身参加的在中蒙边界地区爆发的诺门坎战役,那是一场以钢铁、大工业生产与意志、血肉之躯的较量。

当时的苏军远东第一集团军司令朱可夫将军集中了四个坦克旅,三百架飞机和二百五十门大炮,骄横的日本陆军算是体会到什么叫现代化战争了。

天上机群呼啸,地上大炮怒吼,航空炸弹和大口径炮弹把日军阵地炸成一片火海,火力打击的密集度是日本军人前所未见的。

在无遮无拦的大戈壁深处,在十几公里的宽正面上,飞扬的尘土席卷大地,数百辆T34型苏联坦克铺天盖地而来,坦克的履带毫不留情地碾碎了日本士兵的精神和身躯。

把大日本帝国狂妄的北进野心埋葬在风沙茫茫的蒙古大戈壁,是役,日军阵亡五万余人,苏军伤亡则不到三干人。

诺门坎,一个恶魔般的名字,它像烙印一般给山本一木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惨痛回忆。

身为现实主义者的山本一木虽自知人微言轻,无法改变日本陆军的装备,但用先进武器装备这支小小的,不足百人的特种部队的权力还是有的。

所以,基于对单发武器先入为主的偏见,加上他本人对自动火器的迷信,山本特种队全体队员都是使用的冲锋枪,而这样的做法在高鹏看见,简直就是白痴。

山本一木的视线扫过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这支特种部队,这是他的骄傲,而今日,他就要让那些头脑僵化的陆军将领看看,什么是特种部队,什么叫特种作战。

山本一木面无表情的开口了,“从现在起,你们不再是任何人的父亲、也不是任何人的儿子,不是任何人的朋友,甚至你们不是普通的大日本皇军士兵。”

“你们是山本特种部队的队员,在你们手上,我们第一军历史将重写,目标,消灭八路军总部,消灭华北八路军最高指挥官,要不惜一切代价。”

山本一木说完,再次扫视了一眼自己的队员,自己的骄傲,心下却泛起一阵悲哀,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

原本他们最好的作战方案,是晚上进行夜袭,可那样一来,就无法让那些“观众”们看清了。

这次战斗,他的特种部队实际上就是一群演员,进行一场用生命来完成的表演,这何其悲哀?

山本一木沉默了几秒,什么都没再说,直接下达了命令。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