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六章 高香主果然深不可测

小说: 轮回开端之应聘者 作者: 倾世大鹏 更新时间:2018-07-03 11:10:52 字数:2316 阅读进度:356/662

王屋山四面如削,形若王者车盖,以此得名,主峰之巅有一石坛,据说为轩辕黄帝祭天之所。

有史记载:“黄帝于此告天,遂感九天玄女、西王母降授《九鼎神丹经》《阴符策》,遂乃克伏蚩尤之党,自此天坛之始也”。

故而王屋山又称天坛山,主峰之东有日精峰,西有月华峰,天坛以北还有个王母洞。

山上苍松翠柏,山景清幽,王屋山于道书中称“清虚小洞天”,天下三十六洞天中名列第一,相传为黄帝会王母之处。

王屋派人众聚居于王母洞及附近各洞之中,冬暖夏凉,胜于屋宇,而他们占据的山洞尚不过十之一二,山中适宜住人的山洞不知凡几,高鹏欣喜无边。

这里的条件果然是一等一的好,除了山势过于巍峨,大批人马运送物资上下不便外,其他条件基本不在钓鱼岛之下,无须为居所费心,他们发展起来可省却不少功夫。

当日,天地会青木堂便在王母洞中大开香堂,接纳王屋派诸人入会,众人拜过香主,便都是高鹏麾下部属了。

这个势力与这块地盘是高鹏自己凭本事拿下来的,即便是负责天地会河南事务的黄土堂也说不出什么,况且高鹏还是副总舵主,行总舵主之职,身份本就比黄土堂香主姚必达高。

各堂香主只有听命行事的份,哪里会有什么意见?

办妥此事后,高鹏立马派人分别往福建总舵,河南黄土堂分舵送去密函,知会陈近南与姚必达此事的同时,调派人手物资到王屋山设立分舵,建造作坊。

在王屋山盘桓几日后,高鹏带着徐天川等人告辞离开,在离开前,重点吩咐了司徒伯雷与司徒鹤父子,令他们放弃绑架吴应熊,逼吴三桂造反的馊主意,司徒父子俩自然听命。

只要他们不去京城绑架吴应熊,自然也不会遇上韦小宝一行,如今韦小宝可跟天地会没什么关系,自己也明言大事上各凭本事,若他们仍如原剧中那般行事,韦小宝定不会轻易对他们手下留情。

而王屋派如今可是自己麾下的力量,怎能如此毫无意义的消耗?还不如留在王屋山协助发展分舵呢!毕竟他们对王屋山地形比较熟悉,可以起到巨大作用。

安排好王屋山之事,高鹏径往登封而去,他当初虽口中说无须韦小宝为他做任何事,可事实上他拥有着先知先觉的优势,无论韦小宝帮不帮他,他都能事事在前,占据先机。

而韦小宝本身就是高鹏判断一些事件的基本依据,他出现在哪里,哪里发生的剧情立马便浮现在高鹏脑海,韦小宝的存在本身,就是他的一支风向标,已经帮了他最大的忙。

登封距离王屋山不远,一日即到,而此处是黄土堂的地盘,分舵虽然不在此地,但到处都是天地会据点,高鹏便随意选了一处院子暂驻。

高鹏将人手全部撒出去,令他们严密监控登封的进出要道,一旦发现朝廷兵马到达,便要立刻禀报。

化装侦查这种事,对天地会兄弟来说本就是家常便饭,三十多人散入城中,或化为小商小贩,或变身行脚商人,轻易便泯然众人,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而高鹏自己,则是在据点中安心修炼,他发现,在破掉童身,泄了元阳之后,内功修炼速度果然慢了不少,不过他如今也不是那么在意了。

三十年基础内力,在同级别中已属顶级高手,而在内功档次高一级别的高手中,却根本不够看,无论三十年还是五十年,没多大区别。

不过若顺利的话,他应该很快就能更换功法,所以对于内功他暂时放弃了修炼,重新钻研起自己安身立命的本领,枪法与腿法来。

……

一个多月后,高鹏正在院子里练枪,最近他对枪法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夺命锁喉枪已经被他改得面目全非,但是杀伤力却强了不止一筹。

他将夺命锁喉枪法的特点,与学自我是特种兵世界卫生员老婆李兰英的六合大枪的一些技法相融合,去芜存菁,使得夺命锁喉枪不仅仅再局限于擅长扎、刺,在挞、抨、扫等招式方面也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毕竟如今夺命锁喉枪的枪头换成了玄铁匕首,这杆枪如今可谓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便是坦克的装甲,他也有把握将之当成纸片一般拆了。

甚至连他身上的金丝宝甲都不敢让夺命锁喉枪刺上一枪,因为他很清楚,当玄铁枪头附加上了内力,金丝甲根本就防不住。

“高香主,属下有事禀报。”

便在此时,院子外响起了徐天川风际中等人的声音,因为武林中人在习武的时候是非常忌讳别人窥视的,所以他们不敢贸然入内,只在院外开口。

高鹏收枪而立,气归丹田,这才道:“徐大哥钱大哥风大哥高大哥,你们进来吧!”

四人这才走入院中,钱老本对高鹏恭敬抱拳道:“高香主,你让我们注意的那支朝廷兵马进城了。”

高鹏闻言精神一振,问道:“很好,他们驻扎在哪?”

“兵马大军驻扎在嵩山下,大军统帅是骁骑营副都统与大内侍卫总管,他们带着一帮亲兵和侍卫在城中天香酒楼玩乐。”

说到这钱老本脸色古怪的道:“那个骁骑营副都统是……”

“是韦兄弟吧!”钱老本话没说完,高鹏已经微笑着接过话。

四人面面相觑,徐天川心悦诚服的道:“高香主不出门便什么事都知道,果然是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呐!”

高鹏失笑的伸指虚点徐天川,调侃道:“徐大哥,你夸人来来去去就只会这一句深不可测吗?”

徐天川尴尬的摊摊手,道:“高香主智深若海,多智近妖,从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揣测的,本就是深不可测嘛!”

高鹏哭笑不得的摆摆手,道:“行了,让兄弟们都撤回来吧!不用再去盯着他们,到了这,事情基本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你们带着兄弟们先行赶往河间府驻扎,杀龟大会的时候,我会前往与你们汇合。”

四人齐齐抱拳躬身道:“是,香主。”

行完礼四人转身离开了院子,徐天川的声音还在隐隐传来,“咱们什么都还没闹明白呢!事情却已经在高香主的掌握之中,高香主果然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