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九章 夏侯恩与青釭剑 从天而降的援军

小说: 轮回开端之应聘者 作者: 倾世大鹏 更新时间:2018-07-09 14:15:03 字数:2399 阅读进度:415/662

那是一员手提长枪,身背长剑的曹军将领,他引着数百骑,阵列齐整,纵马扫荡,高鹏一时不查,越过山脊时便与对方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竟敢单骑冲阵,好胆,擒下他。”那曹军将领见高鹏单枪匹马,血染征袍,显是单人独骑冲杀至此,武力定然不弱。

故而他没有贸然上前搦战,而是长枪一指,令身后虎豹骑上前擒拿,如此猛将,若能生擒活捉,必是大功一件。

高鹏看着阵列齐整,气势如虹冲上来的虎豹骑,微感牙疼,这些虎豹骑之间阵势严密,毫无空子可钻,只能正面硬刚,但要硬刚这宛若人墙的骑阵,又哪有那么容易?

而在高鹏看清那曹军将领的形貌,与他身背长剑的造型,他就已经猜出对方是谁,不出意外,这家伙应该就是曹操随身背剑之将夏侯恩了。

曹操有宝剑二口,一名“倚天”,一名“青釭”,倚天剑自佩之,青釭剑令夏侯恩佩之。

那青釭剑乃是一柄削铁如泥,锋锐无匹的绝世宝剑,原史中夏侯恩自恃勇力,背着曹操引人抢夺掳掠,不想撞着赵云,被他一枪刺死,夺了那口剑。

但是演义中写得过于简洁,三言两语间赵子龙便刺死了夏侯恩,夺得青釭剑,但具体过程如何,高鹏却根本不得而知。

所以当他直面这一幕时,才会深感蛋疼,这特么要干掉夏侯恩,夺得青釭剑,那绝壁是一场血战啊!

虎豹骑已逼迫而来,高鹏没时间再多想,回顾身后从骑,已无一人,只剩得孤身。

此时此刻,他能相信与依靠的,惟有胯下白龙驹,掌中涯角枪而已。

高鹏双目一凝,既如此,那就杀吧!高鹏握紧涯角枪,轻磕马腹,白龙驹前蹄在地面轻刨几次,一声高亢嘶鸣,如猛兽出山一般直冲迎面而来的数百虎豹骑。

“子龙将军莫慌,某来助你。”

“北海崔元真,特来相助赵将军。”

“曹贼休要猖狂,渤海林彦在此。”

便在高鹏即将与虎豹骑正面刚上,陷入艰难苦战之际,左前、右前、左后三个方向竟先后响起三声爆喝,吓了夏侯恩一跳的同时,让高鹏也懵逼了一瞬。

不过他立刻就反应过来,眼中精芒一闪,嘴角勾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不出意外,这仨货全都是选择了刘备阵营的应聘者了吧?

三个,加上已经确定的张紫英,再加上自己,刘备阵营就聚集了本次考核一半的应聘者,这下有意思了。

如今可以说除了自己,其他四人都明明白白的摆在了对方面前,不知道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些什么呢?而他自己又能从中捞到多少?高鹏万分期待。

三个方向的三骑各自喝出这一声后,便诡异的齐齐沉寂下来,显然,他们都已经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

不过三人都对自己的实力与智慧自信不已,故而并未太过放在心上,他们反而觉得,这样也挺好,大家都摆明车马,各凭本事,也省了老是去防备暗中冷箭的精力。

却说井原明智几人之前各自从曹军骑兵手中夺了一匹战马,偷偷摸到霸陵村附近守株待兔,等了半日终于见到一道白马白袍,手掌银枪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在长坂坡上,又是这副外形的,除了常山赵子龙外又还有谁?当下个个打起精神,凝神注意着最合适的出现时机。

而当高鹏撞上夏侯恩的人马,这时机自然到了,三人都是于轮回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且实力都不弱,对时机的把握自然差不到哪去。

结果三人就这么从三个方向齐齐冲了出来,刚好与高鹏从四个方向杀进了虎豹骑的阵列,将虎豹骑的阵列搅得一片大乱,溃不成军。

井原明智掌中一杆长柄薙刀,在其手中几乎被舞成一轮风车般,只见刀光不见柄,任何靠近其丈内的骑兵,没有一个能将兵器递进那片刀光中去,反而一个个被开膛破肚,头颅乱飞。

自称北海崔元真那人,手中两柄狭长的大长刀,双刀配合施展,防守得密不透风。

而双刀在防中又自然而然带着反击,一刀挡架住对方兵器后,另一刀便对着空门大开的对手胸膛横劈而过,时常是连甲带人断为两截。

最后一个自称渤海林彦的人倒是与高鹏的路子差不多,皆是玩的“技”,手中六合大枪挑刺之间,专奔对手咽喉、膻中、心口、小腹等要害而去。

杀戮效果虽无另外两人看上去震撼,但杀戮效率却丝毫不比他们差了什么。

这三人既然选择了帮助赵子龙,加入刘备阵营,本就有了“明牌”的打算,也就无所谓隐藏实力了。

他们毫无顾忌的使用着一身能力,什么查克拉内力真气全都肆意挥洒,许多时候曹军骑士都发现,对方的兵器离自己明明还有数尺距离,对方一刀挥过来,自己的胸膛却莫名其妙的开了。

他们不懂那叫刀气,只以为对方是类似大贤良师或仙人于吉那样身负神秘力量的术士,一个个顿时胆寒,这数百虎豹骑有了溃散之势。

而在三人从各个方向突入虎豹骑阵列,将骑阵搅乱之际,高鹏也趁势杀入了阵列之中,有了三人分担大部分压力,高鹏轻松不少。

涯角枪出击之间毫无滞涩,将阵势被搅乱,阵列不再那么严密的虎豹骑军士一个个挑杀,并一步不停的向着夏侯恩逼去。

此时虎豹骑乱象已显,溃势初现,夏侯恩又亲眼目睹这四将勇猛无匹,势不可挡,骇得魂飞天外,哪里还敢恋战?

本想调转马头,就此离去,可惜被节节败退的虎豹骑所阻,一时竟然脱离不得。

而高鹏见夏侯恩想跑,哪里肯依?虽说他自己从未学过剑法,赵子龙也只是懂一些基本剑招,并不会什么高深剑法。

但是像单刀长剑这类单手兵器,本就相当于手臂的延伸,即便不懂什么高明剑法,单凭青釭剑的锐利,那对战斗力的提升也不是一星半点。

故而高鹏又怎能让煮熟的鸭子飞掉?当下急催白龙驹,手中枪势更急,终究在夏侯恩脱离战场前追了上去,将之一枪刺了个透心凉。

长臂轻舒,一把将其背上的青釭剑夺了过来,看了看柄上那金嵌的“青釭”二字,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是青釭剑。

将青釭剑往腰带上一别,一摆涯角枪,又回身杀入骑阵之中。

这数百虎豹骑,须臾之间便被四将屠戮逾百,加上对方手段诡异,他们早已是心胆俱寒,此时主将已死,哪里还坚持得住?顿时四面溃散,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