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九章 尚方宝剑

小说: 轮回开端之应聘者 作者: 倾世大鹏 更新时间:2018-09-17 22:38:09 字数:2343 阅读进度:552/667

“这位公子有何贵干?有事你尽管吩咐,我们一定照做。”温老四立马满脸谄笑的对高鹏道。

“是吗?”高鹏冷笑着看向他们,道:“那好,叫你的人放下兵器,全部面向墙壁,双手抱头蹲下。”

“啊?”

“怎么?有意见?”

“没……没意见。”温老四看向温老二,见温老二轻轻点头,这才对手下红衣人叫道:“全部照做。”

温青青脸色一变,正想开口说话,却被袁承志拦住,袁承志紧皱着眉头,对她摇了摇头。

待得所有温家庄的人扔下手中兵器,靠墙抱头蹲下后,高鹏从怀中掏出御赐金牌,举到归辛树面前,肃声道:“我乃大内密探,奉皇上之命监察江湖各大门派世家。”

“经查温家庄投靠东厂,勾结满清鞑子,意图谋反,现在我命令你,率禁军将温家庄的人全部拿下。”

“啊?冤枉,冤枉啊大人。”温老二与温老四立马叫起了撞天屈。

温青青再也忍不住,娇声叫道:“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说我们温家庄意图谋反,有什么证据?”

高鹏冷笑道:“证据?冤枉?嗯,你的确是冤枉的,整个温家庄,也就只有你温青青与温夫人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中来。”

“或许温老大也没有参与,主谋是温老二与温老四,勾结满清也是他们做的,但温老大一个失察之罪是逃不了的。”

“更何况,谋反乃是诛九族的大罪,若是定罪,温家其他人同样逃不了。”

温青青气得俏脸通红,高鹏说了半天,依然是空口白牙,没有说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袁承志皱眉道:“高兄弟,谋反这种事,若无真凭实据,是不能随便给人定罪的。”

“证据自然有,但我不可能给你看。”高鹏说完转向温老二,喝道:“温老二,温老三是怎么死的我相信你心里有数吧!”

温老二脸色大变,目光闪烁不定,面露惊惧之色。

高鹏见温老二不说话,主动开口道:“数月前,袁崇焕麾下大将孙仲寿祭奠旧主,东厂派温家庄前往剿灭,便是温老三带队前往,结果被赶到的金蛇郎君杀了个精光。”

“你说你们冤枉?那请问,你温家庄一个武林世家,为何要听命于东厂?若你们没有勾结满清,乌哈克又为何会出现在这?回答我。”

“这……这……我们……”温老二与温老四额头上冒出了汗珠,温青青一看,心下顿时有了几分数,不由又惊又怒。

正如高鹏所说,谋反乃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二叔四叔此举,是将温家庄逼上绝路啊!

却听高鹏接着道:“而且我还查到,你们打算借由温老三之死,污蔑温夫人是扫把星,逼你们大哥亲手杀了她。”

“温老大必然不肯,你们就有借口联合温家老一辈,剥夺温老大家主之位,掌握温家庄的大权。”

“到那时,你们就可以起兵谋反,与满清鞑子里应外合,迎清兵入关,真是好算计,对于我所说的,你们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

温老二与温老四面如死灰,瘫软在地,高鹏将这些事查得清清楚楚,必然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温青青见状,哪里还不明白高鹏说的都是实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死死盯着温老二与温老四,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

“你们……可真是我的好叔叔,你们跟我爹是亲兄弟,亲兄弟啊!”

阿九同样听得义愤填膺,她凑到高鹏耳边,悄声问道:“喂,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高鹏同样在她耳边轻声道:“别忘了,我是从三十年后来的,现在发生的事,对我来说都是历史,我自然一清二楚。”

阿九恍然,猛然转身,对归辛树道:“师父,你是没听清楚还是怎样?还不将温家庄的人统统拿下?”

归辛树如梦初醒,忙一挥手,对那些手持长柄大刀的禁军喝道:“你们都聋啦?给我拿下?”

温老二见此,突然反应过来,面色一狠,叫道:“兄弟们,束手就擒只有死路一条,咱们跟他们拼……”

“呼”

“轰”

“噗”

温老二话没说完,高鹏提脚就是一记天残脚踹了过去,一个巨大的脚掌形无形气劲将温老二轰飞起来,撞在墙上,屁股撞破木壁,整个人嵌在了墙上,气绝身亡。

“还有谁要拼了的?”高鹏冷冷扫视了一周,包括温老四在内,所有温家庄的人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再有异动。

禁军们两两一组,一个将大刀架在温家庄之人脖子上,另一人找来绳子将之捆上。

袁承志眉头微皱,对高鹏道:“高兄,虽然他们有罪,但这该由刑部来审讯定罪,在定罪前,他们只是嫌犯,并非罪犯,你可以打伤他们,让他们失去反抗之力,不该……呃……”

袁承志话没说完,高鹏已经纵身而起,跃上二楼,进了自己房间,随即手中提着一把长剑重新跃到他面前。

高鹏将手中长剑举到袁承志面前,拔出一截,淡淡问道:“袁兄认识这把剑吗?”

袁承志沉默了,虽然没见过,但他又不是瞎子,剑身上“尚方宝剑”那么大四个字他会不认识?

归辛树惊呼道:“哇,传说中上可斩昏君,下可斩奸臣,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皇上竟然这么信任你。”

高鹏还剑入鞘,撇嘴道:“这算什么,我家里还收着一块丹书铁券,一枚免死金牌呢!改天让你见识见识。”

“……”

归辛树与袁承志哑然无语,这小子……真的只是个大内密探?

阿九也有些无语,凑到高鹏耳边轻声道:“这些都是我给你的?”

高鹏耸耸肩,道:“要不然呢?难不成是我偷来的?”

“可之前你身上明明什么都没有啊!你这剑是收在哪的?”

“你猜。”

“……”

便在此时,一名禁军竟想上来绑脸色苍白的温青青,袁承志虎眼一瞪,一身气势压得那名禁军将士心惊胆颤,不敢上前,顿时委屈的看向归辛树与高鹏。

高鹏摆摆手,道:“此女名唤夏青青,跟温家庄没关系。”

那禁军如蒙大赦的转身走开,袁承志感激的看了高鹏一眼,知道他是要将温青青摘出来,只是……为什么非姓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