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四章 初次上朝 水太凉了钱谦益

小说: 轮回开端之应聘者 作者: 倾世大鹏 更新时间:2018-09-19 22:39:54 字数:2417 阅读进度:557/667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太和门外广场,王承恩一声唱喏。

大明的早朝并非后世影视剧中那样,都是在某座宫殿中进行,那是满清鞑子的规矩。

大明皇帝上朝,乃是在太和门或乾清门外的广场上,称为“御门听政”。

今日高鹏参加了第一场御门听政,因为崇祯对他的任命,已经昭告天下,户部也给他入了官籍。

所以,高鹏如今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大明太师,内阁首辅,站在百官之首,立于左侧。

百官此刻的视线,倒有大半集中在他身上,其中有好奇,有轻蔑,也有探究,但最多的,却是忿忿不平。

高鹏毕竟太年轻了,而且在崇祯昭告天下之前,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就像是横空出现的一般。

此刻王承恩唱喏声一落,高鹏往右行了两步,道:“臣有本奏。”

崇祯道:“高爱卿有何事启奏?”

高鹏朗声道:“启奏皇上,月前反贼张献忠攻陷汉阳,于武昌立国,自称‘大西王’,反贼李自成改襄阳为襄京,称“新顺王”,此二贼各据城池,招兵买马,大有席卷天下之势。”

“臣奏请皇上即刻发兵攻打,臣愿为皇上领兵出征,荡平天下,望皇上恩准。”

崇祯脸上浮起一抹欣然的微笑,问道:“高爱卿拟需要多少兵马粮草?”

高鹏想了想,道:“启奏皇上,予臣兵马三万,粮草够大军二十日消耗即可。”

崇祯大讶,并非高鹏要得太多,而是太少,数月前,周延儒率军“迎战”鞑子,带了三十余万大军,号称三十九万五千人。

结果走到通州就不敢再往前,反而每日谎报军情,大传捷报,最后鞑子劫掠了个够,自行退去,他却说是他打退了鞑子。

这固然是周延儒之罪,可也能看出,大明将士对满清鞑子确有畏惧之心,三十余万兵马面对鞑子十万杂牌军,却一步也不敢进,其他战场明军也是一触即溃。

可高鹏只要三万兵马,二十日的粮草,先别说兵马了,这点粮草,刚够走到武昌的消耗,那到达武昌后呢?将士们难道不吃饭了?

当下崇祯迟疑的道:“高爱卿,二十日的粮草是不是少了点?大军上路,速度必然快不起来,光赶到武昌便要近二十日,这……”

高鹏傲然道:“回皇上,臣需要的也只是能走到武昌,到那之后,张献忠手中有的是粮草,咱们以战养战,灭了张献忠,自然不虞粮草不足。”

“……”

“哪里来的无知小儿?”高鹏话音刚落,崇祯愕然无语时,却有一道冷喝传了出来,只见另一官员出班道:“臣有本奏。”

看着出班那人,崇祯眼中微不可查的掠过一丝寒芒,他已经下定决心要铲除东林党人,而这个人,就是他要铲除的第一个对象。

平日他无论要颁布什么改革或政令,这老小子总是带着一众东林党人反对,让他有政不得施,有力无处使,从高鹏对他讲过东林党的本质后,他对这老小子更加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当下淡淡道:“钱爱卿有何事启奏。”

崇祯眼中那一抹杀意被高鹏捕捉到了,当即也两眼微眯的扭头看向说话那人,却是个干瘦老者,看上去六十来岁的模样,头发已然花白,气质上倒也有几分文人的儒雅。

便见那钱爱卿冷冷看向高鹏,道:“启奏皇上,这位高太师根本连敌我双方态势都不明,便在此大放厥词,可见其并无半分才能,只是纸上谈兵之辈,望皇上明鉴。”

高鹏似笑非笑的看着钱爱卿,问道:“你是何人?”

那钱爱卿胸膛一挺,道:“本官礼部侍郎钱谦益。”

高鹏眼前一亮,道:“你就是那个娶了秦淮八艳中柳如是的东林党领袖钱谦益?”

钱谦益冷哼道:“那是本官的私事,与你无关。”

高鹏轻笑一声,道:“的确与我无关,不过你身为东林党领袖,就与我有关了,要说起纸上谈兵,大话连篇,天下何人能出你东林党中人其右?”

高鹏此话一出,满朝上下顿时一片哗然,站在这里的百官,其中至少有六成是东林党中人,随即一个接一个的出班向崇祯攻讦高鹏。

然而崇祯却只是冷眼看着,不发一言,慢慢的,便没有人再说话了。

高鹏扫视了所有出班之人一眼,将他们全部记下,这才施施然对钱谦益问道:“钱大人,你说本官不明敌我双方态势,只是纸上谈兵,那表示你对敌我双方态势是很清楚的了,不如你给本官说说。”

“哼。”钱谦益冷哼一声,道:“既然高太师求教,本官就跟太师说说,那反贼张献忠麾下,有二十余万大西军,这些还是已经有过基本训练,形成了战斗力的军队。”

“另外尚有数十万各地汇聚起来的流寇,总计不下五十万,高太师放言,只需三万兵马,便可荡平天下,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听完钱谦益的话,高鹏状似恍然的道:“哦!原来如此,张献忠就有五十万大军,再加上李自成,兵马恐怕得超过百万,这么说来,我大明基本上就打不过他们,亡国在即了,对吗?”

“你……你强词夺理。”钱谦益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这个问题叫他如何回答?

高鹏眼中汉芒一闪,声音阴寒的问道:“敢问钱大人,你可知道什么叫‘一人成军’?”

钱谦益闻言一怔,随即嗤笑一声,道:“一人成军?高太师莫不是在说自己?可笑,当真可笑,便是西楚霸王在世,温候吕布重生也不敢说此大话,太师又凭什么?”

其实在钱谦益跳出来那一刻,他在高鹏眼中就已经是个死人,不为别的,就为他那句“水太凉”。(有兴趣的朋友请自行度娘,大鹏就不科普了,免得有水字数的嫌疑)

“凭什么?呵呵,本官就凭这个。”高鹏说完,一把抓住钱谦益,佛飞西天施展开来,冲天而起,身上泛着金光,手里提着钱谦益,悬停在十丈高的半空。

“哗”

广场上又是一片哗然,崇祯霍然站起身,面现震撼激动之色。

“啊啊啊……放老夫下去,你这妖人,放老夫下去……”钱谦益一张老脸吓得煞白,口中崩溃的叫嚷道。

高鹏点点头,淡淡道:“大家都听到了,是这老东西让本官放他下去的。”

高鹏这淡淡的声音,却在内力的作用下,如同大道雷音,滚滚而动,传遍了整个广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而高鹏说完那句话,抓住钱谦益的五指,骤然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