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一章 连你师父都教不了我这个徒弟

小说: 轮回开端之应聘者 作者: 倾世大鹏 更新时间:2018-10-09 01:24:52 字数:2267 阅读进度:590/663

六脉神剑并不是像人们理解的那样,只等同于一把无形激光枪,就是从指间发出剑气攻击敌人。

真正的六脉神剑,乃是从指间延伸出剑气,以气为剑,施展剑法,可刺可削,可劈可撩。

六种剑气,或巧妙灵活,难以捉摸,或大开大阖,气势雄迈,又或轻灵迅速,变化精微,若六脉结合起来施展,便能形成一套剑阵,令人如坠剑网之中,避无可避。

便如生化危机中的激光通道,当激光一道或两道的出现,总有办法能避开,可当最后那激光形成一张网,如何避?

总结一句话就是,原剧中段誉那小子根本就没练到家,因为他本就不喜欢练武,武功只要足以自保,他就会失去进取之心。

六脉神剑当作激光枪使用,已经让他无往而不利,能抵挡的人少之又少,他又何必再去钻研六脉神剑的剑法?

原本对六脉神剑不屑一顾的高鹏,总算对其正视起来,按他估计,六脉神剑练至大成,其威力应该不在风云世界无名的万剑归宗之下。

虽然他不擅剑法,也本身就不喜欢剑法,想要练至大成是相当困难,但他可以尽最大努力将之学好,日后传给张紫英,那也是份不错的礼物不是?

如今高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医卜星象也略知一二,武功更是罕有敌手,有些事终于可以去做了。

便在这日晚上,高鹏留书一封,言道自己想去闯荡闯荡江湖,增长些见识,也可寻机看看有没有突破瓶颈之法。

段正淳看到小儿子的书信,一开始有些焦急,可静下心来一想,小儿子的武功早已超凡入圣,且有佛陀庇佑,想必这天下能伤他之人不多,也就安下心来。

……

高鹏离开大理后,驾马望东北方向而行,一路上闲事不理,诸地不企,直奔河南而去。

他虽然看上去只是个半大小子,且文质彬彬,但他不主动招惹事端,也没人会来惹他。

通常来说,一个小孩敢独自上路的,不是暗中有高人庇护,便是有特殊本领,在外遇到独自一人赶路的小孩,都会十分谨慎,便连强人都很少会对一个单独上路的小孩下手。

当然,偶尔也能遇到那种不开眼的蟊贼,见高鹏衣着考究,气度不凡,便以为他是什么私自离家的富家少爷,想发笔横财,结果自然是悲剧的。

高鹏连马都没停,骑在马上挥了挥手,那些拦路的蟊贼便身首异处。

大理到河南有四千五六百里,高鹏足足赶了半个月,到得河南平顶山郏县后,他便开始四处打听擂鼓山怎么走。

事情比高鹏想象的要顺利,他很快就打听到了擂鼓山所在,当下骑马往城外东南方向而行。

走了约五十余里,高鹏终于看到一条山道,顺着山道一路上行,两个时辰后,地势越来越高,马儿已是走不动。

高鹏便将之放在山腰间,任其吃草歇息,自己徒步而行,半个多时辰后,翻过两座山头,来到一地。

便见此处见竹荫森森,景色清幽,山涧旁用巨竹搭着一个凉亭,构筑精雅,极尽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看去,竟分不出是竹林还是亭子。

见到这般景象,高鹏轻舒了一口气,脸上浮起一抹欣然的笑意,知道自己已经找到地方,当即运开佛飞西天,飞身而起,窜入半空,一边前飞,一边四处俯瞰。

越过一片竹林后,又是一片松林,数息之后,高鹏终于看到了那个有着三间木屋的山谷。

此时谷中一群人正自悄无声息的做着自己的活计,有种菜的,有编竹筐的,不一而足,唯有一个矮瘦的干瘪老头,正坐在一块大青石旁凝眉思索。

高鹏见此微微一笑,落到一株松树树冠上,吐气开声,道:“大理段氏镇南王世子段鹏,前来拜会聪辩先生。”

高鹏的声音滚滚而动,在山谷中形成阵阵回音,显示了一身深厚的内力。

苏星河大吃一惊,霍然起身,回头看去,见高鹏整个人立于树冠之上,身子随着树枝轻轻晃动,却站得稳稳当当,不由骇然失色。

见苏星河已经看到自己,高鹏双手负在背后,身形飘飞而下,落于苏星河身前丈余外,再次抱拳一礼,道:“小子不请自来,惊扰了先生,还望先生恕罪。”

苏星河双目发亮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高鹏,眼中喜爱之色毫不掩饰,高鹏已经不是年纪轻轻可以形容了,这根本就还是个小小少年。

最关键的是,这少年小小年纪,不仅丰神如玉,俊秀绝伦,已尽显翩翩浊世佳公子的风范,且武功之高,也让他望尘莫及,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最佳弟子啊!只是不知其才学如何。

想到此,苏星河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打破了与丁春秋的誓约,开口说话道:“小兄弟此来不知有何见教?”

高鹏微微一笑,丝毫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小子是为拜师‘逍遥派’而来。”

苏星河浑身一震,双目圆睁,惊问道:“逍遥派三字小兄弟从何得知?”

高鹏眼都不眨的道:“从我段氏思平先祖所记手札中所知,手札中记载了那个年代天下绝顶高手,逍遥派祖师逍遥子前辈,慕容世家先祖慕容龙城尽皆在列。”

苏星河不明觉厉,对于他的师祖逍遥子,他也只闻其名,却从未见过,当下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兄弟是来拜师的?非是老夫妄自菲薄,以老夫的本领,怕是当不了小兄弟的师父。”

高鹏哂笑一声,道:“先生倒有自知之明,小子说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漫说是先生,便是令师无崖子前辈,恐怕也教不了我这个徒弟。”

“……”

苏星河哑然无语,高鹏的声音还处于青春期变声阶段,尚有些稚嫩,但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莫不俱一代宗师的大家风范,苏星河丝毫不敢将他当成一个无知少年对待,当下只得问道:“那小兄弟的意思是……”

高鹏叹道:“事情还是等小子见到无崖子前辈后再说吧!究竟要如何,小子与先生怕也说不清楚。”

高鹏说完,径直向那三间木屋朗声道:“小子段鹏,求见无崖子前辈,还请前辈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