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十二碎玉待身后敌

小说: 李凡慕千凝 作者: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3974 阅读进度:794/1186

已是深秋,冬至将至。

天气寒冷,所以,还未到深夜,周围已经燃起了篝火。

篝火上烤着各种海鲜,包括鱼、虾等,十分丰盛。

大家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围坐在篝火边,并不觉得寒冷,温暖而热闹。

大家一起叙话,拉拉家常,说说村里的趣事。

张大伯说年猪已经肥了,只等腊月开宰;王大婶说今年要多灌一些腊肠,熏了好吃;几个小孩子缠在父母身边,说着过年时想要放鞭炮的愿望……

洛星尘处在众人之间,他感觉自己如在梦中。

居然进入了这样一个地方,遇到这么多不可说的存在……

而这些禁忌存在,居然像是俗世凡人一般,谈论着家长里短、柴米油盐。

自己究竟是身处无上禁地,还是来到了红尘凡间,在与凡人相处?

他有些恍惚。

“来,老洛啊,我带你见见人。”

而这个时候,二大爷则是过来,拉着他走到另一堆篝火边。

这堆篝火边,冥天北和血戈、单明等魔帅,也正在喝酒呢。

看到二大爷过来,冥天北等人都是急忙起身。

“您老人家来了,快请坐请坐!”

洛星尘看到冥天北等人,此刻却是有些异样。

这种地方,还有这么弱的修者??

但是,紧接着,他瞬间感觉眼都红了。

因为,这么弱的一群魔修,身上居然全都是禁忌神装啊!

每个人都是一身破烂补丁衣服,但那每一个补丁中,都蕴藏恐怖禁忌气,分明胜过一切战甲!

此外,他还看到,一个魔帅头上扎着破头巾,那破头巾分明是蕴养元神的禁器!

另一个魔帅腰间挂着锅勺,以他武道强者之眼,居然看不穿其用途!

甚至,还有一个魔帅身边,放着一把粪叉,那粪叉沾染的气息混乱又浓郁,让他感觉阵阵心悸!

……

每一件,都非常可怕!

妈的……这也太富了吧!

洛星尘有种感觉,他要是得到这些魔修任何一人的装备,他都敢斗胆去闯那条路了!

嫉妒,羡慕啊!

“天北啊,我给你们介绍介绍,他叫洛星尘。”

二大爷开口,方才席间,他已经知道了洛星尘的名字,此刻接着道:

“老洛呢,是个苦命的人,人老了,还有精神病,我和小李商量了一下,得在村里,给老洛找个住的地方。m.cdxs.”

“小李说了,要建个疯人院,天北你啊,人又勤快,又上进……天天捡垃圾,屈才了!”

“以后,就由你带着血戈、单明他们管疯人院,怎么样?”

闻,冥天北等人都是怔了一下,朝着洛星尘看去。

瞬间,他们都是一惊!

他们分明感觉到,眼前这个老者,虽然非常收敛,但是依旧有一种可怕至极的气息!

——冥天北等人,根本感觉不出村里人的修为等,但是,此刻却能感应到了一丝洛星尘的可怕。

“这……是精神病?这分明是个盖世高手啊……”

单明喃喃。

“很强……很强,强到超出感知!”

血戈也是很凝重!

冥天北更是有些发慌,这等高手……让自己管?

“二大爷,我怕我管不住他啊……”

他不禁朝着二大爷开口,有些怂。

二大爷闻,却是直接放话了,一挥手道:

“你们这么多年轻小伙子,还怕他一个老头?回头我让你张大伯,把他那牛鞭子给你,老洛要是发疯,你只管抽他,别怕!”

闻,冥天北却是顿时激动了,道:

“二大爷,你说真的?”

“张大伯的牛鞭子,真能给我?”

他可是知晓,张大伯抽牛用的那鞭子,逆天至极啊。

比他平日里捡的各种垃圾……强多了。

他都眼馋那鞭子好久了,就等那天张大伯嫌弃鞭子不好用,丢弃了,他就好捡垃圾!

结果,一直没等到。

二大爷道:

“大爷还能骗你啊?一个抽牛的鞭子而已,又不是什么精贵东西,回头让他自己重新弄一个就行了……”

而洛星尘听得,却是一愣一愣的。

他方才在酒桌上,可是知晓,那个张大伯……

也是恐怖的禁忌存在啊。

他的抽牛鞭子?那该是何等法器!

而且,他虽然没见到村里的牛,却见到了村里的牛粪。

牛粪都那么可怕了,牛……得多凶残啊?

绝对比自己高出很多段!

抽牛用的鞭子,恐怕能直接抹杀自己了。m.cdxs.

而此刻,二大爷也是看向洛星尘,肃声嘱咐道:

“你可别看天北他们,在咱们村是拾荒的,但人家拾荒人有拾荒人的骨气,从来不偷不抢,勤勤恳恳,以后你跟着他们,要听话!”

“不然被抽了,别怪大爷我!”

闻,洛星尘急忙道:

“大爷……您放心,我一定听话,我是精神病,我听话的!”

他现在是真的怂!

别说这几位魔修大哥,还能拿到那位张大伯的恐怖禁忌器物,就凭人家这一身破烂……

他洛星尘也不敢惹啊。

“那个……天,天北大哥啊,不对,天北院长,我敬你啊……以后,多多关照我这个精神病,多多关照!”

他端起酒水,就给冥天北敬酒!

……

几大坛酒,几乎已经喝空了。

原浆啤酒和果啤,劲头无法和往常的精酿白酒等相比,所以,大家都喝得多。

“好饱啊……师父,我们以后还能吃海鲜大餐吗?”

紫菱摸着鼓鼓的小肚子,端着一杯果啤,眼睛发亮。

“有机会当然可以的。”

李凡也是开口,吃惯了陆地上的飞禽走兽,吃一吃海货,却是很新鲜。

“师父,原浆真好喝啊……我感觉自己还能再来一桶!”

吴大德则是饮了一大口杯中酒,那样子,意犹未尽呢。

诸多弟子,其实都是第一次有喝不醉的感觉。

往常这个时候,他们差不多都晕了。

“原浆醉人,只在无形之间。”

李凡却是悠悠开口,道:

“大德啊,你此刻还不觉得,但稍过一会儿,原浆在你体内发酵,酒劲会暴增数倍,其酒力,并不比精酿差太多。”

这乃是原浆的妙处,喝时不觉,等到迎风而倒,便是酒力在体内发酵了。

李凡话音刚落,旁边陆让,就已经大呼了起来。

“浑身舒服……酒力直达四肢……畅快啊!”

他感觉,此刻浑身暖洋洋,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舒畅至极。

这股酒力,直接灌注全身,在神化他的四肢百骸!

这是……四炼境界的征兆!

“清尘师弟,突破到四炼了?”

南风讶然。

众人都是意外。

但,紧接着清尘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酒力发酵,他直接醉了。

紧接着,弟子们一个接一个,都是酒力发作了。

“酒力……真的在发酵!”

紧接着,南风也是微微一惊,她感觉,酒力仿佛化作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冲击着每一个穴道,让她全身的穴道都有种颤抖收缩感,一时间如潮水来袭、无力软倒!

躯体正在被神化,而且,酒力上头……她也醉了。

“啊……每一个细胞都酥麻麻的……师父,我也承受不住了……”

紫菱也是迷糊着,酒力突然如潮水涌起,突飞猛进的四炼境界,让她有些无法适应。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独孤玉清则是喃喃着,他醉中如见千军万马奔腾,只想一剑斩苍穹。

“断剑终有重铸日……吾剑,将归来……”

独孤玉清四炼之际,同样醉倒。

“你怎么也颤抖了……你也喝醉了啊?”

陆让抱着他那株草,脸发红,那株草也在颤抖,每一片叶子也在被神化,因为,陆让喝酒的时候,也浇了一些给草!

“可惜……要是炼一些药,配着现在的酒力,估计直接能到五藏、六蕴……好想睡觉……明天再说吧……”

苏白浅昏睡过去,小狐狸依偎在她怀里,同样醉了。

“嗝……”

吴大德方才还在说,还能喝一桶,现在却也是浑身酥麻麻,倒在大黑狗身上,道:

“死狗……你可不要趁胖爷醉了乱来啊……不然我弄死你……”

话音还没说完呢,他就睡着了,大黑狗一边舔着碗里的酒水,一边歪头,嫌弃地一眼吴大德,但却没动,就让吴大德靠在它身上。

“到乡翻似烂柯人……”

江离昏昏欲睡,恍惚间,如有黑白二气,充斥四肢百骸间……

宫雅、心宁同样醉去了,在酒力发酵间突破。

转眼间,小院中的众人都已经醉倒,在醉酒间突破。

李凡不禁一笑,这些弟子啊,酒量终究是不行。

夜阑风起,深秋临冬至极,天气寒冷,李凡见大家醉倒,当即将杯中原浆一饮而尽,这才起身。

一如往常,他把南风、紫菱等人都一一抱了回去,然后才回来拖吴大德等人。

云溪醉得脸色发红,帮着他拖人。

深夜寒凉,拖完一众男弟子,李凡照料云溪睡下。

他在云溪的香囊中,悉心装下了些安心宁神的药花,放在云溪枕边。

他颇为担心,这傻丫头之前才做了噩梦,如今又得了红尘玉,怕她心神被扰乱,睡不好。

守在床边半晌,只见云溪眉间,似乎有了一丝甜甜笑意。

李凡见状,这才放心离去。

……

而此刻。

小院中。

一只老母鸡优哉游哉,走到了院子角落里,在角落中,放着一个破木盆。

破木盆中装着些许清水,在水中有着数十条“泥鳅”。

老母鸡随意地啄吃了几条。

“当年黑气缠身的时候,没少靠这些东西过日子……倒也令人怀念。”

土鸡开口,话语中有些感慨:

“熟悉的味道……就是境界太低,肉质不地道。”

另一边,龙影震天,有五爪真龙掠过木盆,小院中景象惊人,一条条真龙,在吞吃永环魔蛇!

“都是些小虾米……没意思!”

真龙嫌弃的声音响起,吧唧了下嘴。

“吃个东西,这么吵?还吧唧嘴,吵醒了主人他们,明天下锅的就不是那些灰雾生灵了。”

老母鸡冷淡地开口。

真龙顿时憋屈,都是全部回到池子里,不敢乱动了。

老母鸡这才没看那群龙,而是道:

“主人当年留下了那块红尘玉……居然碎了。”

它似乎有些不可置信,道:

“能击碎主人红尘玉的……该是什么人?”

而此刻,桃树的声音也是响起:

“红尘玉一分十二,散布四域八荒间……如果我没有猜错,十二块碎玉中的神力,已经融入四域八荒间。”

“她借主人的玉,布下了惊天大局。”

“她走上了那条路,自知不可归来,所以设此局……以待身后敌。”

老母鸡闻,颇为震动,道:

“用心良苦……”

它喃喃着:“如此大阵,针对的是那条路上的黑手么?”

“那条路上的黑手,如今该到了何种境地?”

桃树却十分淡然:

“主人在,这一世谁敢伸手,谁就从万古迷路间消失!”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