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混沌眼·海尽

小说: 灵寄囚羽 作者: 之子一斋 更新时间:2019-08-14 00:21:55 字数:3239 阅读进度:624/624

孟良凡:“你休想威胁海神。他没有你这样的先祖,你不配做他的祖宗。以后,回到四圣殿,我会把帝葬陵移出那里,你也不配待在那里……”

“你……”太昊无言,立刻和他们动起手来。毕竟适合破军动过手的人,力量不容小觑。囚羽几人各展所长,还抵不过他三招,就把他们打伤退了下去,只有孟良凡一个人相安无事。

孟良凡说:“果然有点东西,但是在我面前,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屁”

说着,孟良凡就幻出了无常镜和地狱火,和太昊打了起来。上天入地,十分激烈。只看到他们的招式,不见到他们的人。然而没过二十个回合,天空中突然闪亮一只八角金龙眼,便把太昊打伤落地。那八角金龙眼,正是孟良凡的星魔眼。

太昊吐了一口血,在看他的狼狈相。头上的十个龙头,已经被孟良凡斩断了三个,鲜血直流。孟良凡幻出邪甪龙脊,“你去死吧!”

太昊哈哈笑了笑,“果然有点厉害,我打不过你,但你也休想杀死我。我要让你为今天你所做的事情后悔……”

孟良凡说:“你以为你还能兴风作浪吗?死人就该有个死人的模样,你早就应该死了。要怪就怪我心慈手软,还把你放出来。你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我居然认为你会帮我的忙。你走到尽头了……”

孟良凡说着,就挥动邪甪龙脊朝着太昊刺去,没想到太昊突然变成一个光影,使出了致命一击,朝着旁边的霜儿攻击上去。

太昊说:“你们都很在乎他,是吗?”

霜儿已经傻眼,本来以为逃过了一劫。刚才正在旁边观看战斗,她还给囚羽他们加油,没想到太昊扭头就冲了上来……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海神把霜儿推到了潘洛斯圣殿的结界之内,自己迎上了太昊的冲天致命之光,那光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

海神应声倒下。

太昊没有杀他的意思,他只想杀霜儿。但是已经误杀,他只能在大家着急的目光之中,迅速幻出神兽帝葬,破了孟良凡的星煞封疆结界,朝着洗灵池海之外的其他时空逃逸而去。

太昊之前之所以没有攻破潘洛斯圣殿的结界,首先,是他的神兽被孟良凡控制,所以他的力量没有那么强大;其次是孟良凡在潘洛斯圣殿的结界上设置了监察,如果被他察觉他损坏了结界,一定会再次折磨他的神兽帝葬。

霜儿反应过来,马上哭着跑了过来,抱住了她的海神爷爷。而孟良凡没想到,太昊居然还有新的招式,刚才速度之快,他也没有反应过来……他没有在追太昊,看着海神倒地,他马上上前,想要给他治疗。然而海神已经年迈,如今又被致命一击,那里还经得住折腾。

海神在临死之前阻止了他,给他运输神力,海神说:“别,别白费力气了,我的情况我我清楚,我活不了了”

孟良凡:“海神前辈,实在对不起,我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还在打霜儿的主意……”

海神说:“没事的……”

霜儿:“海神爷爷,你千万不要死,你说过,你要一直陪着我的,海神爷爷……”

海神对霜儿说:“我不能陪你了,兮月,我的小兮月,这个给你……”海神递给了霜儿一条血迹斑斑的异石蝴蝶手链,“我刚从蓝海回来,这是我从溟君那里,为你挑选的礼物……”

众人看他神志不清,说话迷迷糊糊,都非常的心疼他。

而孟良凡和祝清婷,提修,仍旧没有放弃努力,想要把他救回来。

霜儿,“海神爷爷,我是霜儿,你不要霜儿了吗?……”

“兮月,我终于保护了你。兮月,兮月,兮月……”只见海神看着霜儿先是笑了笑,最后又大叫了三声兮月,就闭上了眼,再也没有醒来过。

“父亲……”兮瑶从扶摇宫也闻声赶了过来,没想到他还是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眼。

霜儿的哭得昏死过去,而这里也陷入沉寂。孟良凡默默的走到了一边,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我如果不把太昊救出来,不把太昊带到这里,他就不会出事……都怪我,是我害死他……”

他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旁边的杨柳树上,他没有使用神力,所以拳头打得鲜血淋漓。然而他还不能发泄,一拳接着一拳,把自己的拳头打得鲜血模糊。

祝清婷连忙过来,拉住了他,为了稳住他的情绪,她紧紧抱住了他,“小凡,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孟良凡沉默了许久,流下了眼泪,“我会为他报仇,我要亲自手刃那个家伙,无论他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抓住他……”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帮海神处理后事。因为海神是因为霜儿而死,所以,囚羽和锁离,对海神的后事,都非常的上心。同样的,他们把海神葬在了七峰坛下。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地方,一般情况,除了缅怀的人会去到那里,没有谁愿意走进那个地方。

而孟良凡又颓废了几天,他靠着酒精麻痹自己,这是他又一次感到非常的无助。他就看着海神死在了他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无法力挽狂澜,无法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小凡,这件事不怪你,你不要再往心里去了”提修过来安慰了他,“海神前辈这一生一直后悔,没有救下自己的女儿兮月。因为兮月的事情,操白了头发,苍老了许多。如今,终于让他如愿以偿,他最后终于有了这个机会,救了霜儿,这应该是最圆满的结局,他应该没有遗憾的”

孟良凡:“都怪我太自以为是了,我以为控制了他的神兽,他就能收敛自己的身性,没想到他为了挣脱牢笼,什么都做得出来。如果我早点杀了他,他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提修:“有许多事是无法提前知晓的,只有走向了必然的结果,才会让人联想到过去”

孟良凡说:“看来,我还是太善良了。先是忆城死了,然后是我妹妹,紧接着,又是玄武还有海神……我失去了这么多,我现在已经是元气大伤……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尤其是我妹妹……”

提修说:“他们的每一个离去,我们都非常的难过。我知道我不适合来劝你,但是我只想说,这一切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你的身上,那样你会很累的。看着你愁眉苦脸,话也变得很少,我们都非常的担心你”

孟良凡看着远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终究会来,我确实好累……”

祝清婷也走了过来,对他说:“男子汉大丈夫,喜怒不形于色!你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一定要给我站起来!你要是都垮了,那我们怎么办”

“我是不会倒下的。这点小困难,还压不倒我。海神是我的义父,他把我和婷婷当成了自己亲生的儿女,为我们筹办了婚礼,把潘洛斯圣殿厚重的赠送给了我们,这所有的一切,我对他感激不尽。他走了,就像我亲生父亲走了,是一样的,我的心里不舒服……尽管我很想什么都不要想,但是暂时是做不到”

提修说:“棠昕天天叫唤着你呢!要不你去陪他玩玩吧!你听我的,只要陪孩子玩,所有的一切不开心都会烟消云散的”

祝清婷说:“是啊,小鱼也很想爸爸,回来以后你都不和他说话,他昨晚上都还问我,你是不是不想他了。”

孩子已经出生一年多了,他们非同凡人,所以,都非常的聪明,早就学会了走路和说话。

孟良凡说:“让小鱼带着妹妹来吧!我陪他们玩,你们两个呀!我对你们是公平的,对孩子也是公平的,不会因为爱这个不爱那个,偏重于哪一个……”

接下来的几天,孟良凡什么也没想,除了早上和晚上的修炼以外,其余的时间都在陪他们,陪他的孩子们。

他打算去找太昊报仇,但是,不急于这一时,他知道那个家伙逃得无影无踪,想要再次找到他,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于是,他又重新用星煞封疆,封锁了洗灵池海时空。里面的人容易出血,但是外面的人,就不好进来,一般的人更不会找到这里。

囚羽和锁离也陪了霜儿好几天,都不打算再回到其他时空处理那些怪物。

几天之后,锁离去灵幻大陆的幻幻学院招逻灵幻人,召集那些本事高强的家伙。目的是让那些家伙顶替他们,像之前的灵徒一样,帮他们去那些时空,处理那些怪物。灵幻大陆是受到虚蛥影响最小的,因为在这个时空,虚蛥得不到多大的利益。除了这里的灵幻人很强之外,这里的时空构造,和虚蛥有一些关系(虚蛥是灵寄记忆所滋养,灵寄进入洗灵池海,化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有记忆的金蝉,一部分是即将去到灵幻大陆的灵幻人),所以虚蛥和他们有比较相近的联系,所以虚蛥不会和这里的人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