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万事和为贵

小说: 龙秦天下 作者: 玖七六 更新时间:2020-09-10 09:38:38 字数:2456 阅读进度:7/36

东平坊座落于咸阳城的东城,整个坊内热闹无比,坊内茶楼,酒馆,当铺,作坊星罗密布,街道两边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摊贩,路上行人川流不息。

穿过繁华的街道,沿着东平大街往坊中心走,行人渐渐稀少,大部分都是身着道服的建筑也逐渐庄严大气。

东平大街上,一行三人正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中间一袭白袍,丰神如玉的正是叶七,左手一身富家子弟打扮的正是秦国储君公子政。叶七右手正有一个气宇轩昂的劲装青年给两人介绍东平坊的情况。

“公子,叶真人,再往前走左侧那座宫殿就是青天宗的宗门,右侧的宫殿则是神皓宗的宗门,两宗方圆千米之内是不允许商贩进来的,这片区域都是两宗外门子弟和杂役生活的地方。”

叶七一边打量着周围的建筑,一边用折扇敲打着手心,心中暗想道,难怪秦王对这些宗门怨气如此之大。

这些山上修士,每年秦国要供给三大宗门无数钱财珠宝,东平坊内治安,税赋还不得插手,看周围的建筑,一个比一个大气,青天宗跟神皓宗的主殿更是建的比王宫还要雄伟阔气。

“白卢旅帅,这两宗都有多少弟子啊?还有天魔宗的驻地不在东平坊内吗?”叶七回头问道。

劲装青年白卢拱拱手,“真人唤我小白就好了。”而后有些惭愧的道,“两宗共有内门弟子五百人左右,外门弟子千余人,其他杂役,仆从等约有两万多人,因为两宗平素极少与朝廷打交道,我们手里的资料很少,这些都是通过安排进去的杂役打听到的。至于天魔宗,他们山门在天宁坊。”

叶七笑着道,“这些资料已经够了,他们高端战力的情况呢?”

白卢郑重的说道,“据我们所知,两宗内门弟子皆在四极境以上,化龙境大概有一百来人,内门弟子加长老搬山境十二人,金丹境有十人,斩我境三人,两宗宗主皆是移海境。”

叶七没想到两个二流宗门竟然还有移海境的大修士,正待说话,突然前面传来一声怒骂。

“哪来的不长眼的东西,竟敢挡着真人的路。”

叶七抬头看去,一个骑着莽牛的黑衣壮汉正对三人喝骂。

白卢正要上前呵斥对方,没想到壮汉直接提了鞭子就向三人抽了过来,“贱民,还敢不理老子!找死”

叶七冷笑一声,折扇轻轻一甩,一道劲风扫出,壮汉的鞭子竟在空中直接断成几截。

壮汉愣了愣,低头看了一下手上短短的一截鞭子,怒气冲冲的骂道,“小王八蛋们,真是找死。”

话音未落,白卢已经冲上去,一个巴掌就将壮汉打落在地,一口碎牙随着老血吐了出来,壮汉捂着脸上的巴掌印,恐惧的看着三人。

离三人百丈处,两头白鹿正拉着一架华贵的车辇往这边往往走来,旁边跟着八名身着青色道服的修士。

“何方狂徒,竟敢冲撞青平真人车辇!”八名修士看到壮汉竟被打倒在地,一边朝这边疾奔过来,一边喝骂道。

壮汉嘴角含血,看到救星来了,口齿不清的说道,“虱熊,他嗯…哒喔。”说到后面,竟然委屈巴巴的痛哭起来。

叶七一行三人看的是哭笑不得。

白卢走向前,对领头的马脸修士拱拱手,“在下白家白卢,现任破灵卫百将,今日带两名贵人来此赏景,未想到这人出言不逊,还想对贵人动手,在下才教训了他一下。”说完,便负手昂然的对着诸修士。

领头的马脸修士神色一变,白家在秦国可是有些鼎鼎大名,白家先祖便是秦国的开国功臣,后辈子弟人才济济,在军中都占据要职。更重要的是,白家很多子弟都是兵家真武山的弟子。正想着说几句客套话。

旁边的壮汉可怜兮兮的拉着他的腿,“虱熊,帮窝做煮啊!”领头修士还在犹豫,旁边一个青年修士却忍不住了,“我管你白家黑家,欺我青天宗弟子,我让你变成红家。”

说着便掏出一把长剑,向白卢刺来,白卢冷笑一声,小小观海修士也敢造次,侧身躲过这一剑,一脚直接踹在青年修士脸上,青年修士吃不住力,倒飞出十几丈,青年修士无力的躺在地下,口吐鲜血。

剩下那几名修士看到此景,再也按捺不住,纷纷冲上去围攻白卢,领头的马脸修士一看形势已不受控制,暗骂一声,也只能上前攻去。

小阿政呸了一声,“不要脸”,正想上前帮忙,叶七却拉住他,示意看着就行,小阿政也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待在叶七旁边急躁的看着。

只见白卢在几人围攻之下游刃有余,左一拳,右一脚,直打的那几人连连后退。

七名修士见状,对视一眼,站在一起,手捏法决,齐声大喝道,“惊雷斩。”只见几人周围灵气迅速聚结在一起,几道雷柱在空气中汇合成一把长刀的样子,向白卢劈来。

白卢一声长啸,疯狂的吸纳周围灵气,身后浮现出一具三丈高的法相,一手持巨斧,一手拎着巨锤,那模样,竟然和白卢有些相像,法相巨斧往前一劈,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劈向雷柱劈去,巨大的能量使得空气都有些扭曲。

仿若晴空一声霹雳,巨斧和雷柱在空中相撞,雷柱被直接劈的消散在空气之中,七名神皓宗修士震的往后倒退,口吐鲜血,看着越来越近的巨斧,皆面露恐惧。

此时,白鹿车辇里伸出一只巨掌虚影向白卢冲来,巨掌里奔腾着汹涌的能量,巨掌在飞来途中掌心的能量不断变幻着文字。

阿政凝神看了看,“和…为…贵?”

巨掌从车辇中飞出也不过瞬息之间,白卢面色凝重,身后的法相凝神聚息,仰天发出一声巨吼,手中的巨斧,巨锤几乎幻化成实体,朝巨掌砸去。

“嘭”

“嘭”

“嘭”

汹涌的能量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白卢的法相连同手中的巨斧巨锤竟是节节败退,最后消散在空气中,白卢也是被冲的往后一退,法相受损,本体自然也会收到伤害,白卢此时也并不好受,不过不知对面为何收手。

叶七正欲出手。

此时车辇外面突然飘起了漫天的花雨,一道灵气凝聚的大道出现在车辇前面,车辇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慢慢推开,一个着红色道袍,头戴紫金冠,仙风道骨的老修士缓缓从车辇里走出。

小阿政目瞪口呆的看着此人,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真骚包啊!”

叶七也不得不服,这出场方式,这派头,没走过上千次红毯走不出这范啊!

红袍老修士看了看地下的弟子,又看了看三人,痛心疾首的说道,“小友,打打杀杀多不好,万事和为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