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秦王之死

小说: 龙秦天下 作者: 玖七六 更新时间:2020-09-10 09:38:43 字数:2196 阅读进度:12/36

“君上,储君只是全身脱力陷入昏迷,并无大碍,想必休息几天就可恢复如常!”秦王一脸担忧的望着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小阿政,医官回话似也没听到。

叶七示意医官回去休息,医官连忙行礼告退,叶七走向前,阿政此时虽然昏迷,但是气息悠长。一条五爪金龙正在阿政胸膛游走,龙身一丝红线猩红如血,五爪金龙也逐渐凝实。

“君上,倒不必过分担忧,阿政虽然提前觉醒人皇传承,倒也不是坏事,只不过阿政本身体魄不足,只需休养几天,当可恢复如初。”叶七在一旁劝慰道。

秦王这才回过神来,“让真人见笑了,阿政从小上山修行,我们父子聚少离多,见到他这样难免有些心疼,以后还多赖真人扶持阿政一二。”

叶七心中还在纳闷秦王此时为何有种托孤的感觉,却来不及多想,连忙说道,“舔犊情深,人之常情,阿政是我师弟,我自当全力护佑他。”

秦王欣慰的笑了笑,“我还有些政务要处理,阿政还要麻烦真人照看一番。”

叶七道,“君上请放心。”

秦王迈步往外走去,到了门口却突然停下,深深的看了阿政一眼,这才继续往外走去,令叶七更加疑惑,此刻都在宫中,又不是见不到了,为何秦王如此不舍。

秦王走到政务殿,看着面前的案台陷入沉思,廖隘悄无声息的从他身后出现,轻声问道,“你真的想好了?”言辞之间,虽有些许敬佩的意味,但是却不像君臣之间的口气,反倒像是朋友间闲聊。

秦王沉吟半晌,方才无奈的道,“不如此又能如何呢?想要变就必须付出代价,值得就好。”

斗篷下,廖隘的脸阴晴不定,最后才叹息了一声,“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自当全力助你,只是你莫忘了你我之间的承诺。”

秦王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斗篷下的脸,廖隘也同样默默的注视着他,良久,秦王才仿若有些疲惫的说道,“孤既然答应你的。自当会做到!”

……

叶七盯着昏迷多时的阿政,心中也不免泛起了担忧,阿政已经昏迷六天,却仍未醒来,只是胸膛上的五爪金龙更加凝实,仿佛马上就要破体而出,阿政的气息也节节高升,已经到了搬山上境的体魄气息。

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阴暗,最近几日王宫里也不安宁,黑盔黑甲的将士,身着各色法袍的修士,来来往往的公侯将相,虽然王宫里人影绰绰,反倒比以前更加安静,这种感觉十分压抑,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叶七知道,今晚将是一个血流成河的夜晚。

这几日,秦王也不见踪影,似乎一直忙于政事,唯有阿政的母亲,秦国的王后,神色担忧的来过几次。

白卢连同破灵卫一营也被紧急调回,陷阵军只剩下少数骨干带领士兵们原地驻扎,只是不知道,这种大战,最后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透过重重院墙,远处的福临宫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公侯将相,宗门仙师,齐聚一堂,觥筹交错,即使相隔甚远,叶七也能感觉到福临宫的热闹非凡。

叶七坐在窗边,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冥冥之中总感觉除了今日驱逐两宗之外,还会发生别的大事。

忽然,院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院里的将士纷纷警惕的盯着院门,众人还未看到人影,就听到一声悲怆的哀嚎声,“君上薨了,青天,神皓两宗作乱,其门下弟子祝酒时暴起行凶,君上当场不治身亡,留下口谕,令公子政继承王位,扫除两宗。”三名黑衣宫人皆面露悲色,鼻泪纵横,几乎是跌撞着跑进来。

叶七终于知道心中的不安来自于哪了,之前的计划是在除夕引发朝廷与两宗的冲突,借机驱逐两宗弟子,没想到秦王不惜以自身之死来制造冲突,将两宗弟子赶尽杀绝。

“师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嘶哑而干涩的嗓音,叶七转过头去,发现阿政神色呆滞,两道眼泪不住的往下流,木然的看着叶七。

叶七心中一疼,阿政从小就被师傅带上山,在他眼里就如自己的亲弟弟一般,而今阿政醒来便突闻噩耗,经受如此打击还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让他如何不心疼。

黑衣宫人连滚带爬的冲进屋,跪在地上,悲嚎道,“储君。”

阿政木然的看了看他,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有几句话对师兄说。”

黑衣宫人只得退下。

叶七正待安慰阿政。

阿政却突然笑道,“师兄,我没有父亲了对吗?”眼泪却忍不住的往下流。“父王是为了我才这样对吗?”

叶七走向阿政,摸了摸他的头,阿政还是他半人高左右,叶七却觉得阿政仿佛一瞬间突然就长大了,叶七蹲下来,看着阿政,认真的说道,“阿政不怕,有师兄。”

阿政点点头,“我相信你,师兄!”

院外护卫的将士已经群情激愤,诸多公侯大臣此时也已赶到院外,乌压压的一片人,俱都神情悲怆,很多大臣已经哭的无法自已。

阿政擦干眼泪,缓缓走出门口,一步一步,叶七跟在身后,看着阿政仿佛一步一步远离了天真无邪的过去。

阿政走到门口,外面大臣纷纷作揖行礼,一名白发苍苍的文臣和一名魁梧的黑甲武将上前行礼,“王上不幸遇害,留下口谕,命公子政即刻继承王位,事急从权,对两宗如何定夺还请君上下旨。”

“请君上下旨!”诸臣异口同声的说道。

此时一名青年武将急匆匆走上前,叶七认出这是白卢的兄长白广,白广走到阿政身边,“君上,今夜两宗各派一名长老带五名内门弟子前来参加晚宴,祝酒时两宗各有几名弟子暴起伤作乱,十二名两宗弟子已被当场诛杀,破灵军,监天司,羽林军已前往东平坊,如何处置两宗请君上指示。”。

“杀。”一声冷的仿佛九幽玄冰的声音从阿政嘴里挤出来。

诸臣中还有些愕然的,但此时都立马躬身行礼道。“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