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君法相

小说: 龙秦天下 作者: 玖七六 更新时间:2020-09-10 09:38:48 字数:2775 阅读进度:17/36

汹涌的灵力涌入让叶七有些醉酒的感觉,这是灵力消耗过度后补充过快的后遗症,叶七固守灵台,心神合一,全力引导着体内的灵力在全身经脉形成一个大循环。

汹涌的灵力逐渐变得缓慢,原本神采各异的灵力渐渐液化成晶莹的灵力,冲刷着经脉肺腑中的污秽。

叶七深深吐了一口浊气,缓缓站了起来,感受着体内灵力强劲的流动,散发着蓬勃着力量,他便知道这次的确和想象中的一样,这次大战受益匪浅,直接突破了斩我中品。

透过夜幕,天上的大站还在继续,青玄道人和长泽道人现在已是拼命的打法,两人虽然面色狼狈,嘴角含血,气势却节节攀升。

廖隘和缪川却不与他们正面交锋,只是游走缠斗,地面上的两宗弟子非死即擒,破灵军和监天司也押着被俘虏的两宗弟子退到坊门外。

众人专注的看着天上的大战,四名移海境之间的战斗,在他们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见,秦国地处西北,远离中土,极少有大修士会前来,更何况平时修士之间的争斗都发生在城外,此时都看的津津有味,不少人因此还有了感悟。

不管是练气士还是武夫或者剑修等等,一法通万法通,观摩高境界的战斗总是大有裨益的。

……

一声让人耳膜发炸的吼叫声在空中响起,只见青玄道人脚踏虚空,靴底的空气因为变形发出了近乎炸裂的声音。

廖隘和缪川神色一变,没想到青玄道人竟有如此决心,舍了一身修为强行召唤雷法天尊座下天君法身,青玄道人一身灵力源源不断的从身体里喷涌而出,形成一道光柱,直冲上天,青玄道人的身躯也迅速变得干瘪,只是脸上还露着快意的笑容。

“恭迎天君下驾!”

一座金色的天君法相在光柱中慢慢显化,法相宝相森严,随着法相越来越凝实,威严的气息开始蔓延。

天地瞬间变得晦暗,天雷阵阵。

东平坊诸修士俱都感受到了那份大道运转的磅礴气象。

有些境界低的修士,就像鱼被丢进了一座干涸的池塘,每一次呼吸,都需要消耗体内的灵力。

境界高的修士虽然灵力充沛,但是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监天司免有余力的修士纷纷祭出法宝庇护身侧,或用自身灵力输送给其他修士。

一些低阶修士被这气势压迫,魂不守舍,一个个面色惨白,身形不稳,只不过提着一口悍勇之气勉力支撑。

阿政衣袍无风自起,稚嫩的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冷声对身侧诸人道:“所有人都撤出东平坊内,疏散附近民众!”

白卢一身黑甲,低头拱手道:“君上,你也回王宫镇守吧!这里有廖司首,缪门主和叶真人在就够了!”

身后诸人也俱劝阿政退回王宫。

阿政摆了摆手,“孤为一国之君,岂可轻言退让!”

众人无奈,只得神色担忧的退出东平坊。

漫漫黑夜里,只剩下几道身影。

监天司司首廖隘,天魔门门主缪川,叶七,阿政和神皓宗长泽道人,以及天上的天君法相。

青玄道人以自身修为召唤天君法相,本就是重创在身的他看到天君法相下驾,露出欣慰的笑容摔落下地,砸出一个大坑,而后生机断绝。

叶七飞纵到阿政身侧,面带忧虑的看着天上法相。

天君法相虽然不是本体,也受限于献祭者的实力,让法相只能维持移海上品的实力,但是毕竟有天君一缕心神在上,不管是术法还是战斗经验都远超移海境修士,更何况本身气息与天地契合,让秦国阵营几人都不免有些担忧。

天君法相天眼一开,绽放万道金光,“尔等杀我雷道弟子,可否知罪?”

阿政昂着头,“孤乃人间君王,掌管攻伐之事,杀谁灭谁还需你来说三道四?”一身气势竟是节节上升,丝毫不惧天君法相的威严。

叶七心中也是一阵畅快,我又何须畏惧,神要阻我,我便灭神。仙要伐我,我便诛仙!

只求人生畅意,哪管他天上是神是仙?

一身剑意竟是不减反增,整个人如出鞘宝剑,气势逼人。

天君法相面色一冷,阴沉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阿政:“人间君王?呵呵!仙人之下皆草芥,小小诸侯也敢大放厥词!”

我打爆你个呵呵!

叶七只觉得剑意通畅,哪管他天君鬼君,手持昆吾如长虹贯日,冲天而起。

天君法相见有人挑战他的权威,勃然大怒,手中雷光散发着骇人的气息,五道象腿粗的雷柱瞬间凝固成型。

这时,五爪金龙突然从云里窜了过来,一口就咬向雷柱,两只巨眼露出垂涎的眼神,五爪金龙张口一吸,却被雷柱打的浑身雷光四溅,全身僵硬,直直的往地上落。

天雷威势不减,势如破竹的往下劈去,叶七人剑合一,化成一道白光,直直的迎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雷柱被劈成无数雷光,消逝在空中。

叶七一袭白袍,手持昆吾,傲然立在半空之中,一身战意激昂,哪怕他是真身驾临,叶七也无所畏惧。

天君法相轻呵一声,天空之中灵气狂涌,正在酝酿更大的风暴。

阿政一身大吼,将五爪金龙接住,五爪金龙化为虚体,钻入阿政体内,阿政气势暴涨,修为也水涨船高,往上一跃,一拳就向天君法相击去。

那边廖隘和缪川也使出压箱底的手段,追着长泽道人穷追猛打。

叶七一剑递出,击在天君法相身上,激起一阵阵星火四溅。

天君法相轻蔑一笑,左手伸手做拈花状,夹住昆吾,竟是让叶七动弹不得。

“师兄,我来助你!”阿政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击出一拳,直直的向天尊法相撞去。

天君法相右手往前一推,一股无形的屏障让阿政寸步难进,阿政面色扭曲,全身修为汇于拳上,依然无用。

叶七心中暗叹,斩我与移海巅峰的差距难道这么大吗?

我偏不信,神挡我便要杀神!

灵力如狂暴的长河一般涌来,叶七感觉全身经脉都被撑裂,体表出现淡淡的血丝,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无风自起。

“斩!”

叶七仰天长啸,昆吾竟是生生从天君法相手里拔了出来,昆吾跟着发出一声长鸣,一只凤凰虚影浮现在昆吾剑上方,火凤凰振翅欲飞,张嘴便向天尊法相撕咬过去。

“呵,有点意思!”天尊法相轻蔑一笑,勾了勾小手指,示意你们不行。

叶七却不管不顾,整个人心神合一,握着昆吾剑就向天君法相斩去,一只火凤凰在头顶跟着喷出阵阵炎火,跟着冲了过去。

天君法相身形暴增,长袖无风自起,一阵阵电光向前击出,天空之上阴云密布,狂风骤雨,雷柱也肆虐着劈了下来。

砰的一声,火花四溅,昆吾剑斩在天君法相衣袍上就被弹开,无数雷柱带着天火从天而降,击在叶七身上,狂暴的能量在叶七身上肆虐。

叶七只感觉浑身都开始灼热起来,身上都燃烧起一团团火焰,整个人都被火焰覆盖,叶七只觉得浑身的血液,灵力都被烤干了,整个人无力的忍受着这炙热的感觉。

“师兄!”阿政奋力的想要挣脱天君法相的掌控,面色狰狞,青筋暴露,阿政看着火焰中痛苦挣扎的叶七,转过头来一双眼眸变得只剩下仇恨:“管你是天君还是什么,我誓灭你全族!”

这一刻,天君法相发现自己竟有些心悸,随后使劲甩甩头,几个蝼蚁一般的修士,死了就死了,难道还会有人为他们出头打上天庭吗?呵呵,都给我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