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天一宗马一功

小说: 龙秦天下 作者: 玖七六 更新时间:2020-09-17 18:48:14 字数:2625 阅读进度:33/36

“他现在的身体就如一个无底的圆桶一样,生命力和灵力源源不断的从底部流走,所以再多灵力涌入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用处。现在我用家传的禁灵法阵让他身体里的灵气不至于流失,再重新激活他体内的生机,如此应有七成把握让他苏醒。”

雍南烟说道禁灵法阵的时候娇美的脸上一抹哀色一闪而过,旋即又恢复正常,柔声道。

“姐姐好厉害!”拓跋小蛮小嘴鼓鼓,眼中充满了迷茫,但还是大声喝彩道。

几滴精血从雍南烟指尖逼出,在空中形成一个符阵,精血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雍南烟在空中划了一个玄奥至极的符文,金黄色的精血涌入符文内。

神霞璀璨,海量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符文中,雍南烟突然闷哼一声,体内的生机竟被牵扯着往符文内涌去。

符文越发的璀璨,雍南烟美艳的面容却越发的苍白。

拓跋小蛮吃了一惊,拉住雍南烟衣袖,“南烟姐姐,你这样承受不住的,快停下!”

雍南烟嫣然一笑,笑容却带着一些凄美,“无碍,禁灵法阵必须以我精血生机才能激活,放心,不会有事的。”

叶七宛若身处深渊之中,四周一片黑暗,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夜,终于,眼前出现了一团光亮。

一团青色的光晕从天际飘来,浓郁的生机弥漫,叶七如同干涸的河流终于迎来了滔滔水流,一下变得充盈而富含生机。

整个世界变得明亮起来,叶七睁开双眸,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苍茫的空间里,此时空间的六方出现了六个金光闪闪的符文,海量的灵气不断的涌入,慢慢的充满了整个空间。

叶七的身形也越来越大,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从一个小光点到顶天立地的巨人,最终“嘭”的一声,叶七感觉自己漂浮到了云端,意识也重新清晰。

“南烟姐姐,你怎么样了!”

拓跋小蛮眼见叶七生机慢慢浮现,正欣喜不已,雍南烟却浑身脱力,往后倒了下来,拓跋小蛮连忙扶住她,坐在凳子上。

叶七闷哼一声,睁开眼睛,只见自己正躺在床榻上,白卢欣喜的喊道:“叶大哥,你醒了啊。”

雍南烟娇美的脸上此时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打湿了秀发,显得格外凄美。

充沛的灵力在叶七体内运转,叶七只感觉体内的灵力仿佛无穷无尽般涌入,体内的丹田经脉肺腑都充满了灵力。

叶七站起身来,这才发现一旁的两位佳人。

一名绝美丰腴的女子正坐在椅子上,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微颤,似乎有些痛苦,正是此前在咸阳城遇到过的天魔门圣女雍南烟。

一名娇憨精致的少女满脸焦急的抓住雍南烟的手,看到叶七醒来,忙道:“叶大哥,快过来看看南烟姐姐,她为了救你,动用自己本源生机,刚刚突然晕过去了。”

叶七心里一沉,原来是她救了自己,本源生机乃是一个人生存的根本,她为了救自己,竟然不顾自身危险。

看到叶七过来,拓跋小蛮连忙让开,焦急的看着叶七。

叶七搭住雍南烟柔荑,只觉得如玉的柔荑此时竟有些冰冷,连忙将体内灵力输送过去。

温润的灵力缓缓渡进雍南烟的身体,雍南烟睫毛轻颤,缓缓睁开如水的眸子,整个人透着说不出来的疲惫。

“南烟姑娘,你怎么样?”叶七心里也满是感动,看到雍南烟苏醒,连忙问道。

雍南烟恍惚了一下,柔声道:“没事,让叶公子担心了。”

“怎能没事?你体内生机已经在衰竭了!”叶七心中一疼,有些失色的喊道。

蓬勃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雍南烟体内,除了让她的精神稍稍好转以外,并没有让她的生机有所复苏,这让叶七怎能不急。

“叶公子,其实小女子此番也有所求。”雍南烟睫毛微微颤抖,眉眼低垂,欲言又止。

“南烟姑娘请说,叶某义不容辞。”叶七重重的点点头。

“叶公子听说过破灵之法吗?”雍南烟盯着叶七,如水的眸子此时透露着坚定。

叶七点点头,之前前秦王曾对他和阿政说,秦王年青时和现在的天魔门门主缪川同游九州,在大周皇城遇到一名老人遭山上宗门弟子欺辱,两人义愤填膺救下老人。

秦王和天魔门门主缪川也因此遭受重创,老人临死前将破灵之法交给秦王,并将后人托付给秦王。

自己早该想到了,老人的后人就是眼前的雍南烟。

“南烟姑娘可是想要报仇?”

雍南烟点点头,有些哀伤的说道:“我与爷爷从小便生活在大周皇城,那日爷爷上街不小心撞到那名修士衣袖,那名修士便要爷爷拿灵石赔偿,爷爷虽然是化龙境修士,但也拿不出来灵石来,也不敢还手,怕惹恼那名修士祸及到我,那名修士见爷爷拿不出灵石,便要打死爷爷,还好碰到秦王和师傅,但是爷爷生机断绝。”

晶莹的泪水从雍南烟的眼角流下,叶七不由心中一疼,叶七轻轻抚去她眼角的泪水,抓紧她的手,坚定的道:“那人是谁,我必杀他。”

白卢听闻雍南烟说道破灵之法之时,眼中露出诧异,白家世代将门,自是知道破灵之法的由来,秦王游历时带回,但是却不知其中还有如此曲折之事,一时间也满腹愤慨,在一边说道:“对,南烟姑娘,那个人是谁,我和叶大哥必帮你报仇。”

拓跋小蛮更是气的愤怒不已,如神霞般炽热的火焰从她体表浮现,如同一头火凤凰一般,“南烟姐姐你不要怕,说出那个人名字,有我们在,任他修为再高,也要诛杀此人。”

雍南烟感激的看了看三人,勉力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柔荑还被叶七握着,娇媚的脸上不由得浮起一抹晕红,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出。

叶七这才发现自己失色,也不由有些尴尬。

雍南烟对叶七笑了一笑,如春风一般明媚,然后郑重的对三人施了一礼:“多谢叶公子,白公子和小蛮妹妹。”

“只是那人绝非凡俗,叶公子此时也不必忙于替南烟报仇,这些年,师傅已经替我打听到,那人名叫马一功,如今已是移海境大圆满,更重要的是,他是天一门的弟子。”

叶七和拓跋小蛮对中土宗门倒是没什么概念,只觉得哪怕移海境大圆满,也有自信帮雍南烟报仇。

白卢也是一惊,“天一宗?”

雍南烟点点头,脸上浮起一丝苦涩,“南烟不敢强求,叶公子须以自身安危为重。”

见叶七和拓跋小蛮一脸疑惑的望过来,白卢一脸郑重。

“天一宗是中土数一数二的宗门,其祖师乃是千年前助大周立国的大修士天一仙人,门内高手无数,最为护短。”

叶七心中却是豪情万丈,管他什么仙人不仙人,救命之恩,虽死必报,叶七双目精光闪现,“南烟姑娘,我必将马一功斩杀,以解姑娘心头大恨。”。

拓跋小蛮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在一旁叫好连连,发誓一定和叶七将此人擒杀。

白卢虽然修为低微,却也不是怕事的主,当即说道:“叶公子,拓跋姑娘,白某虽然不才,但也愿舍命陪君子,誓杀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