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别假笑

小说: 路尽阑珊处 作者: 相思尽 更新时间:2018-04-12 13:55:44 字数:4123 阅读进度:9/428

那个小男孩的猛地挣开女人,从角落里跑出来。

跑到了阑珊眼前。

只到她腰间高的小人儿,眼睛很大,几乎占了半张脸。

小男孩喘着气,小小声的说:“别欺负我妈妈,她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

“哪种人?”

阑珊忽然觉得很好笑。

这一屋子的大人,看起来竟然还没有一个小男孩有勇气。

“顾阑珊,你和那个狐狸精的儿子有什么好说的!”

顾雨彤拿起来沙发上一个抱枕就砸了过来。

地上都是碎瓷片。

小男孩被砸的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

阑珊手快,拉了一把,直接让他坐在茶几上。

一地的狼藉。

一家子人,苦大仇深的表情。

阑珊真觉得自己,可能是走错了片场。

“小锐。”

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女人着急的跑过来。

半蹲在小男孩面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阑珊这才看清楚她的脸。

皮肤很白,长相清婉。

嗯,还长了一双……桃花眼。

“什么意思?”

阑珊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渊,“顾总的眼光,好像有点不太正常了。”

那个女人抬头的一瞬眼。

阑珊居然觉得她,有那么一点像顾茗。

错觉真是可怕。

“闭嘴。”

顾渊冷声呵斥:“我的事,轮不到你说话。”

阑珊抬脚把挡路的碎茶杯踢开,“那就把麻烦你稍微有点做一家之主的自觉。”

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大约是和陆先生在一起久了。

连带着她,也有点喜怒不形色。

阑珊说:“别把这些乱七八槽的事,弄到这里来。”

面目全非的顾公馆。

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了。

可是在很久之前。

小阑珊也曾把这里当成她的家,有开不尽的夏花,有关系不怎么和谐,却完整的爸妈。

这些都没有了。

只有这座房子还在。

阑珊不知道自己还执着什么,只是那时候重病的顾茗,时常和她说起栅栏外满街的无尽夏。

从夏季开到秋天的绣球花。

她以为,顾茗也是想回家的。

“哭什么?”

顾渊沉声:“上楼去一副换了,让别人看见了成什么样子。”

看样子,已经完全放弃了和阑珊沟通了。

其实大多的时间都是这样的。

要么被阑珊气炸,不欢而散。

要么,直接无视她,上上下下都当做没她这么个人。

阑珊早习惯了的。

今天却,格外的不爽。

而且这种不爽,让她脸上的笑越发的明艳了。

“一号。”

阑珊撩了撩眼角,“让你上去呢?”

顾雨彤瞪她:“什么一号?你是回来看热闹的吗?”

付雅惠哭的眼睛都肿了。

可能是刚才闹累了,现在整个人都有点脱力。

阑珊抬了抬眼。

目光落在付雅惠脸上:“一号。”

转头,看了另外一个,“四、五、七八号?”

她语调散漫的,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

顾渊这几年在外面做的事也不怎么干净,不过还真没有带着儿子闹到家里来的。

“顾阑珊。”

顾雨彤整个人都处于马上就要喷火的状态。

平常还有付雅惠在旁边拦着,但是今天,付雅惠显然自顾不暇。

她绕过茶几,走向阑珊。

“你给我打电话,难道不是请我来看热闹的吗?”

阑珊一脸的理所当然,“其实,也不怪一号反应这么大。”

“试想,一个完全依靠着男人享受金钱的女人。在年纪大了,皮肤松弛,让人连睡的欲望都没有,实在很难没有危机。”

阑珊抬眸,看着近在眼前的顾雨彤。

语调缓缓:而且,她没儿子就算了,还有你这么不成器的女儿。”

“反正不和别人撕,也迟早要被你气死的。”

阑珊微笑:“早点习惯就好。”

顾雨彤伸手就要推她。

“你腿好了吗?”

阑珊含笑问了一句。

顾雨彤伸到一半的手,顿住。

极其不甘心的收了回去。

顾雨彤是个很爱臭美的人,一年四季各种裙子换着穿,今天却穿了小脚裤。

估计是留了疤,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好了。

这有人护着,就是不一样啊。

阑珊想着有陆先生就是好。

堵心的那口闷气,竟然去了大半。

她沙发一角坐下,叫女佣把客厅收拾了,散漫自若的,“泡茶。”

倒像是来做客的。

“你到底什么意思?”

顾雨彤看她这副样子。

心里更加没底。

阑珊头也没抬,“你问我?”

“那你回来干什么?”顾雨彤恨恨的问道。

“看热闹啊。”

阑珊答的极其自然。

等客厅清理完,泡好茶。

“我怎么觉得客厅好像比以前大了不少。”

阑珊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东西都砸的差不多了,能不比以前看着宽敞吗?

“先做dna。”

缓了半天的付雅惠终于开口。

顾雨彤也说:“对,谁知道这孩子是谁的。我看他和爸就一点都不像,可别是故意来讹钱的。”

阑珊轻笑出声。

以前怎么不觉得,这母女二人组,还有说相声的本事。

眼刀子刷刷刮过来好几道。

“那你们也跟着一起去验验。”

阑珊挺随意的这么一说。

捧着热茶暖手,却也不喝。

只看着嫩绿的茶叶在水中飘飘浮浮,茶水也渐渐的浓郁起来。

小男孩的脸气鼓鼓的,白的像刚出笼的大肉包。

“家里出了点事。”

那个一直低着头的女人说话了:“我只是想来借点钱。”

阑珊目光微移,不太赞同的说:“太没追求了。”

“你不说话会怎样?”

顾渊已经沉着脸很久。

再忍下去,估计要内伤。

“不说话?我长嘴干什么?”

阑珊就没怎么给过顾渊面子。

朝小男孩挑了挑眼角,“不想要爸啊?”

“不想。”

这小子还挺实诚。

“我有我妈就好了。”

这话一说

顾渊的脸色更难看。

阑珊忍不住笑,把逐渐放温的那杯茶放在桌上,“你的脸是早就丢没了,顾氏的股份还能跌到什么份上,掂量掂量。”

她一副大方至极的模样,“你们看着办。”

气氛挺怪异的。

这个地方,总是莫名的就会给她这种感觉。

阑珊走出去没几步。

就听到了付雅惠拔高音量的骂声,偶尔掺杂着一两句顾雨彤尖锐的声音。

阑珊唇角扯出一抹弧度,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有时候也不得不佩服。

一个小三上位的,居然还能这么有模有样的撕别人。

老话怎么说来着。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

阑珊定了个环境不错的地儿。

在陆氏集团旁边。

不过回了顾公馆一趟,顾阑珊再去就晚了一点。

陆先生坐在窗边的位置,桌上摆着白色的满天星,他侧着脸,目光悠远,不知道在看什么。

阑珊走过去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陆先生挺准时啊。”

“你请人吃饭的时候都迟到?”

陆随然回头,眼睛里倒映着一个小小的她。

“难得一起吃饭,紧张。”

阑珊笑了笑。

“别假笑。”

陆随然瞥过来一眼。

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哪里假了?”

阑珊说:“鸡汤不都说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陆随然勾唇,不语。

那眼神分明在问她“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顾阑珊这种女人。

和傻白甜是完全不沾边的。

讲这种话,完全是在强行扭曲人设。

侍应生走过来问:“可以上菜了吗?”

阑珊点了点头。

在安城市中心的位置,找到这么一家环境清幽的餐厅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主要是工作日的中午,人不多。

前后桌都空着。

陆先生静静的看风景。

阑珊静静的看陆先生。

也是相当惬意的一件事。

“去哪了?”

陆随然忽然开口。

阑珊还愣了一下。

顾家的破事层出不穷,她自己糟心就够了,真的不想影响陆先生的心情。

只是时间地点都是她自己定的。

还迟到。

真的是有点不靠谱啊。

“顾公馆?”

这几个字从陆随然口中吐出的时候。

阑珊整个人都是懵的。

心里各种弹幕刷屏而过。

——你跟着我?

——你派人跟着我?

——你居然随时关注我?

但是这话吧,还不好说。

“每次一和顾家的人有关,你笑的都特别假。”

陆随然说。

“是吗?”

阑珊抚了抚花瓶里的满天星。

不知道为什么。

她听到这句话,感觉有点微妙。

“嗯。”

陆随然点头:“所以,今天唱的哪出?”

“大戏,挺有意思的。”

阑珊莞尔一笑,桃花眼弯弯的。

每次进顾公馆的时候。

阑珊都觉得自己,会变成特别恶毒刻薄的人。

那样不堪的一面。

她希望,陆随然永远都不会知道。

不过显然不太可能。

“动手了吗?”

陆随然问的相当自然。

阑珊摊开自己的手给他看,“今天真没有。”

笑容却不由自主的越发明朗起来。

陆先生这个人,有一项十分特殊的技能。

阑珊再糟心的事情。

一到他这里,总是莫名的就不那么糟心了。

忽然,很想笑。

但是,很快……

就不不太能笑的出来了。

秦媛和沈慕之一起走过来的时候,阑珊都觉得自己有点眼花。

直到那声标志性的“随然哥”响起。

阑珊回神。

沈慕之朝她笑了笑,“顾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