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陆太太,我们回家。

小说: 路尽阑珊处 作者: 相思尽 更新时间:2018-04-12 13:56:27 字数:3087 阅读进度:44/428

阳光从窗户洒落进来,笼罩在男人身上,没有平时看起来那么冷淡疏离,反而有一种微妙的温情。

只可惜这点温情没有维持多久。

就被一个diànhuà打断了。

是顾渊打来的。

顾阑珊勾起一抹冷弧,接了。

那边转来压制怒火的声音,“晚上回家,我有事和你说。”

“我们有什么事是不能在diànhuà说的,爸?”

“你还想这样在外面厮混多久?”

顾渊估计已经知道她在片场的壮举了,极其恨铁不成钢:“我已经给你安排了靠谱的相亲对象,你好好收心准备嫁人生子,别再败坏顾家的名声!”

“我败坏顾家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哦,是不是时间太久了,你连自己原本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顾阑珊。”顾渊强忍着怒火,“趁着你现在还年轻漂亮,收一收你的坏脾气。否则再过几年……”

又是老一套。

她直接把diànhuà掐断了。

关机。

朝陆随然笑笑,“让陆总见笑了。”

就顾渊那个音量,就是不开免提也够让人听清楚了。

她多说一句都觉得十分难堪。

转身,潇洒的离去。

……

李想和霍子航一左一右站在门口,看她出来,不由得打量了一眼。

霍子航摸着下巴,笑的不怀好意“看不出来,还挺经拆的嘛。”

她顺手,扯着男人的领带,把人拉近了,“这么感兴趣,你要不要来试试?”

霍子航挑眉,“怎么试?”

顾阑珊妩媚的笑,红唇轻启,“bàojú花。”

旁边两个男人都忍不住后背一凉。

霍子航:“除了我二哥,一般人消受不起。”

顾阑珊伸手,轻轻抚平他的领带,“以后请多多关照啊,霍少。”

“一定、一定。”

女人扭着细腰,扬长而去。

霍子航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摇头,“消受不起。”

“霍子航。”

门内转来寒凉的声音。

他挺直了背,推门进去。

有些讨好道:“二哥,你没什么事吧?”

陆随然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看着他不说话。

霍子航一看这种目光,就腿软。

“这女二号改了?”

“顾阑珊看着还不错,就她了?”

陆随然还是不说话。

能吓死个人。

“二哥。”

“当时年少有雪原戏,力求逼真,你带剧组去东北拍,拍的不好,你也别回来了。”

陆随然用的是平述句。

完全不给拒绝的机会。

霍子航添着脸求饶:“其实后期p的效果更好,这雪原效应太大,一般人都吃不消。经费燃烧啊,二哥!”

“这个不用你担心。”

陆随然淡淡的,“去找李想交预算报告。”

霍子航苦着脸出去。

脑子倒是转的很快。

这个顾阑珊在安城名声差的不行,难道是技术好到让人一次就沉迷?

二哥这爱好也是奇葩。

不过有这位在,应该会有好戏看了。

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顾公馆。

他第一遍没接,那边倒是锲而不舍的。

铃声响了好几遍,陆随然忽然想起那个女人尖酸刻薄的样子。

指尖划过屏幕。

“陆总。”

那边传来顾雨彤惊喜的声音。

陆随然:“什么事?”

顾雨彤小心翼翼的问:“是这样的,我听说奶奶喜欢苏绣,特意拖朋友带了一副名家,我想她看到一定会很高兴的……”

陆随然沉默片刻。

那边斟酌着说:“我想去看看奶奶,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陆随然声音淡淡的:“不用。”

挂了diànhuà,扔在桌上。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那个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这顾家人还真是有意思。

……

她一扭一拐的走出大门。

言白靠在车旁边,连忙把她扶了进去。

汪格就坐副驾驶上,“你和陆随然到底是什么关系?”顾阑珊躺在座位上,不假思索的“想睡他。”

“有志气是好的。”

汪格是个三十出头的奶爸,长得一脸世故圆滑,虎着张脸也挺吓人,“不过,你先来和我解释解释,那盒避孕药是怎么回事?”

终于点到正题。

顾阑珊笑了笑。

汪格:“别对着我笑,没用!直接说实话。”

言白靠在角落,弱弱的替她解释:“居家常备,也不一定要吃的吧?”

顾阑珊顺着往下接,“以备不时之需。”

开车的司机都笑了。

这圈子乱。

她也算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汪格摆了半天的脸色没绷住笑场了,立马又换上一张严肃脸,“不管你想干什么要什么干什么,只要没被人抓到把柄,我一概不管。但是你是个艺人,即便还没红,也要注意点影响。”

“就你今天和孟佳琪抢角这事儿,气是撒了,以后她更逮着机会就给你小鞋穿。”

“就是没今天这事,我和她也做不了妖精姐妹花。”

顾阑珊知道汪格是为她好,“汪哥,我要是再不争一把,咱们就要一起喝西北风了。”

汪格拿她没办法。

转头教育言白。

好苗子歪了一个,可不能都歪了。

言白点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

“你要是想傍陆随然,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别真的玩心就成。他要是有一丁点喜欢女人,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汪格又想起什么似得,说:“不过我听说陆老太太身体不好,这段时间一直在给他相对象,这回可能真的要定了,你小心点别撞枪口上。”

顾阑珊正在低头刷fēiwén,愣了一下说:“我知道的。”

……

当时年少的主演一个个爆出来,引起网上不小的轰动。

连着好几天都占着热搜。

女二却一直没定。

顾阑珊摸不透那个人的心思。

汪格安排她参加别的饭局,周旋在各种大老板太子爷之间,忙得她没有一点空隙胡思乱想。

连轴转了一个星期。

顾阑珊累到沾床就睡。

半夜的时候忽然被铃声惊醒。

“珊珊!珊珊快帮忙救我朋友!”

diànhuà那头,江宁婉急到哭,一个劲儿的求她帮忙。

顾阑珊揉了揉额头,边穿衣服边问,“先别哭,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江宁婉声音颤抖的厉害,“他、他被人下了药,带到包间去了!”

顾阑珊瞬间清醒,“告诉我地址!”

“醉笙梦色,1103。”

……

醉笙梦色。

午夜十二点。

会员制的高档会所,富家子弟们的寻欢场,厕所门口随便撞都是个千万身家以上的。

顾阑珊有饭局来应酬过两回,刚进门,看见fúwù生打扮的江宁婉。

脸色有点差。

“我、我以后再和你解释,现在先救人好吗?”

江宁婉像是哭过了,用最快的速度带她去目的地,“珊珊你快一点,不然来不及了!”

走廊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五光十色的灯光震的人头皮一紧。

顾阑珊烦躁的撩了一把头发,“赶紧。”

快到了。

顾阑珊把频频回头看她的江宁婉推到一边,“在角落里好好待着,没事儿别出来。”

自己继续顺着包间号往前走。

1103。

顾阑珊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踹开门。

巨大的声响,引得包间里的人都神色诧异的看了过来。

却没有江宁婉口中说的那个被下药的人。

有的只是在谈事的三男一女。

包间里的灯光昏暗,她看见男人修长的指尖搭在了合同页上。

巧合的要命。

她一眼就对上了陆随然清冷的眼睛……